fbpx

法律白話文運動專題 2021.9

科技是勞權的危機或轉機?​

外送員權益之爭迄今已有兩年,而我們為數位平台工作者找到更好的權益保障之道了嗎?

“ 數位科技下的零工經濟,固定工作時間及地點不復存在,雖然帶來更多時間主權,更少的職場拘束,但也帶來是否適用勞動保護之爭議。

2019年,發生兩位外送員發生死亡事故後,勞動部迅速認定外送員與餐飲外送平台業者屬僱傭關係,然經調查發現,數位科技讓「上班」工作變成「上線」工作,使得外送員的勞務型態具有工時零碎、彈性化,工作場所去空間化等特色,而許多外送員希望保有更多彈性,並不期待自己成為僱傭關係下的受僱者,卻又渴求法律保障。

 

在本次專題中,我們除了梳理相關勞動權益法規,發現對於希望兼顧彈性的美食外送員而言,既有選項只有「僱傭」及「承攬」二者,意味著勞動權益只能在「全有」及「全無」擇一,然而在我們調查之下發現,外送工作不被固定的時間及空間所拘束,與典型「現場文化」之勞動型態差異極大,將之強制納入僱傭體系規範,恐有削足適履之弊端。

 

而世界各國早已於 1970 年代開始思考面對勞動外部彈性化的問題,台灣卻遲至 2019 年發生外送員死亡的不幸事件才開始重視這項問題,然而 2 年過去了,我們卻還是找不到適合數位平台工作者的權益保障之道。原因何在?

  • 網路平台外送員跟傳統勞工有何不同之處?
  • 現行法律是否能符合網路平台外送員的需求?
  • 其他國家制度是否足以作為參考?

專題作者

作者|楊貴智

編輯|黃建智

視覺|廖伯威

(本集節目可於 Apple PodcastSpotifyKKboxGoogle Podcast 等 APP 上收聽)

受訪者:外送員李先生、外送員八月、馮昌國律師、林佳和教授(依出場順序)

2019年發生美食外送員死亡事故後,勞動部迅速認定兩人與餐飲外送平台業者屬僱傭關係,背後的原因無非在於:在台灣,不是僱傭關係就不是勞工,不是勞工就不受勞動權益相關法令保障,然而隨著科技進步,此種思維是否真的足以因應更多樣化的經濟型態?

本集節目我們透過對外送員產業的事前調查,訪問了兩位實際從事外送工作的夥伴,讓我們對於這個產業中的從業人員有了更多的了解,同時訪問了馮昌國律師及林佳和教授,一同討論現行勞動法律的不足之處。

【重要精彩重點】

✓ 一窺外送員工作的面貌 (ft. 外送員李先生、外送員八月)

✓ 零工經濟為勞動型態帶來的改變(ft. 馮昌國律師)

✓ 我國勞動者保護體系的不足之處(ft. 林佳和教授)

✓ 美國經驗:AB5法案與公投的啟示(ft. 馮昌國律師)

✓ 德國經驗:以「類似勞工」擴大保護安全網(ft. 林佳和教授)

*受訪者均為獨立受訪,製作單位並未提供其他受訪者之資料及回答供個別受訪者參考回應。

01.

只能全有或全無的勞動權益

「僱傭」與「承攬」之爭意味著勞動權益只能在「全有」及「全無」擇一

面對食物外送員的權益保障,討論焦點多聚焦在「僱傭」與「承攬」之爭,然「僱傭」與「承攬」之爭意味著勞動權益只能在「全有」及「全無」擇一,然而外送員的勞務型態具有工時零碎、彈性化,工作場所去空間化等特色,與日常生活被綁定的傳統勞工存在明顯差距,當外送員如被定義為勞工,雖能取得勞動法律給予的保障,但須同時接受勞動基準法的規範而失去一定程度的勞務給付自由度,一來一往之間,恐怕難以取得平衡…(閱讀更多

03.

外送員法律權益大體檢

我們的勞動法足以因應數位時代的挑戰嗎?

本站檢視 Uber Eats 和 foodpanda 法律文件,發現外送員對於是否要工作、何時要工作、工作時間長短等事項均能自己決定,在法律上,平台方無權要求外送員提供勞務。而本站訪問數位外送員並調查網路相關問卷,發現外送員從事外送工作的主要動機在於工作自由彈性,不少外送員更是在本業之外同時兼職從事外送,如將其放入僱傭框架加以規範,不僅會出現許多難以理解的情況,更可能無法切合外送員的真實需求…(閱讀更多

03.

美國與德國經驗

從「上班」到「上線」,數位科技與零工經濟為勞動法帶來的挑戰

數位科技與零工經濟讓企業不再要求工作者在特定的時間到特定的地點待命,只要有網路,工作者就能「上線」工作,換言之,企業不再需要與工作者建立長久而深厚的勞務關係,雖然帶來更多時間主權,更少的職場拘束,但也當然帶來是否適用勞動保護之爭議。在美國加州透過「勞動者身分:員工與獨立承攬人法案 (第 5 號法案 )」將零工經濟下的勞務提供者原則上將歸類為勞工,然遭到第 22 號公投案推翻,是否暗示人民的思維已經大步向前,讓留在傳統思維的政治人物難以企及?而德國選擇在勞工跟承攬之間,開創第三類別「類似勞工」,賦予零工經濟工作者相對應的勞動保護…(閱讀更多

(Visited 434 times, 7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