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總長為死囚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什麼是非常上訴?為什麼鄭性澤案值得你我關注?

鄭性澤救援短片: 『我無罪,我是鄭性澤』

鄭性澤於2002年1月5日晚間與男子羅武雄至台中縣豐原市(今台中市豐原區)十三姨KTV店飲酒作樂,羅嫌坐檯小姐人數太少,在包廂內開槍,店家報警。豐原分局刑事組偵查員蘇憲丕與兩名同事到場處理,蘇先進包廂喝斥羅「警察來了,不要動」,引發槍戰;羅及蘇均中彈死亡。鄭性澤被認定是射殺蘇的凶手,二○○六年被判處死刑定讞…檢察總長顏大和決定為死囚鄭性澤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為今年四月上任以來,首度為死囚提起非常上訴。(2014/09/05 聯合報)

刑事訴訟的目的在於落實法律規範、發現犯罪事實、有效追訴犯罪。但是從事訴訟的檢察官、律師,做成判決的法官都是會犯錯的凡人而不是神人,因此刑事訴訟法設計了非常上訴制度,當判決確定後發現該案件的審判事違背法令,則可由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向最高法院提起之特別救濟程序。
另一個類似的制度稱為「再審」,是糾正原本確定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所設計的非常救濟程序。換句話說,如果認為法院「錯誤的理解或適用法律」則提出非常上訴。但是如果認為法院「錯誤的理解或認定事實」,則提出再審。

不過必須注意的是,只有檢察總長可以提出非常上訴。
(衍生討論:http://ppt.cc/tCNy

2002年1月5日,他和朋友一起去KTV唱歌,沒想到捲入了一起槍擊案,死者是警察。鄭性澤被當成嫌疑犯,熬不過刑求,他就自白了。在殺害警察的兇槍上面,沒有鄭性澤的指紋。這個案子也沒有專業的法醫鑑定報告、現場鑑識報告、彈道分析、傷創分析。

判鄭性澤有罪的證據,只有是鄭性澤的自白,和證人的證詞。換句話說,除了鄭性澤自己說「我有殺人」,以及有人說「我看到他殺人以外」,法院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些說詞是正確的。

更糟糕的是,這自白是鄭性澤遭到警察刑求後,在醫院病房被警察包圍下對檢察官所作成。因此檢察總長顏大和認為,依據法律,被告在精神上受恐懼脅迫的情況下做成的自白是不可以使用的。法院既然認為鄭性澤在警訊時精神上受恐懼脅迫時做成的自白不能用,但相隔一個小時內在檢察官面前做成的自白卻可以用,而未說明鄭所受的恐懼脅迫是否從警訊時延續至檢察官偵訊,因此違背正常法律程序。換句話說,這次的非常上訴並非主張法院錯誤地認定事實(把沒殺人的鄭性澤當成殺人犯),而是主張法院錯誤的適用法律(使用了依據法律不可以使用的證據)

可能有網友想問既然是冤案,為什麼不幫鄭性澤就蒙冤的事實提起再審?原因在於再審的門檻太高,制度設計使得救援的律師團無法為鄭性澤提起再審。因此律師團才會向檢察總長聲請提出非常上訴,所幸在2度遭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拒絕後,新任檢察總長顏大和終於願意為鄭性澤嘗試這最後的「救命機會 」

(其餘判決疑點請參考:http://toomuchdoubt-cheng.blogspot.tw/2011/09/blog-post.html

為什麼鄭性澤案值得你我關注?聲援死刑犯並不是支持廢除死刑,事實上,不論你是否支持廢除死刑,只要你認同國家可以透過處罰罪犯來維繫正義,那就更該站出來,不要讓維繫正義的法律制度反而讓人含冤而死,否則今天付出代價的是你我都不認識的鄭性澤,下一次可能就會是你我身邊摯愛的親友。

為鄭性澤,寄一封良心的信: http://chenghsingtse.taedp.org.tw/?page=1

圖片取自廢除死刑推動聯盟網站

訂閱網站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

訂閱 564 其他用戶

楊 貴智 Written by:

Designed in Taiwan. Assembled in the Global Village. 長得像狸貓和浣熊,但分類於智人種(Homo sapiens) https://tw.linkedin.com/in/kcyang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