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內&街頭上的法律系學生

*本文為兩位作者之共同著作

校園內的法律系學生:你想要的大學生活

選擇就讀法律系的理由其實相當單純-那就是「我的數學已經沒救了」,即便數理能力本來就不是一類組同學的強項,但我想必也是同儕中最糟的那幾個。相較於需要修讀會計跟微積分的商院,「看起來」只要求背誦能力的法律系根本就是我的救星,即便日後發現學習法律時如果只會「背誦」是完全不夠的,更重要的是培養出自己的一套思辨和邏輯推演的能力,但至少讓我在大學生活中與煩擾我將近十年的數學科目道了珍重再見。

法律系的生活是不是只有讀書?

確實,法律系的課業相較於其他系所繁重很多,別人期中期末可能只要考三到四科,法律系學生一次就是七科甚至八科起跳,待在閱覽室苦讀抱佛腳的時間可能也比其他人要來得更長、更早。但這並不代表讀書就是法律系學生的全部,像筆者本身直到大四為止都相當熱衷於參與系上社團活動,活動內容通常是在寒暑假前往偏遠地區的小學,教導當地小朋友一些基本的法律知識,期望法治教育的種子能夠穩穩扎根在台灣各處角落,此外筆者的同學們也常參加如校外辯論競賽、體育競賽甚至是社會運動等,能夠參加能夠玩的我們一樣都沒有比別人要來得少。

看到這裡同學可能想問這樣不會壓縮到讀書的時間嗎?不會影響到考試的成績嗎?首先筆者從不認為參與課外活動就代表著課業的荒廢與退步,筆者躋身班級排名前段的幾個學期剛好都是擔任社團重要幹部的階段,學校的課業固然不可荒廢,但要把課業顧好、把活動做好的關鍵在於「找到屬於自己的節奏」,發掘在什麼時間點做什麼事能夠拿出最高的效率始能收事半功倍之效;然而最重要的是,不論你就讀什麼科目什麼系,你的大學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完全取決於「你想要的是怎麼樣的大學生活」,有了明確的目標才能無心無旁騖地向前邁進。

在法律系得到了什麼?

學習法律的路程上,得到的絕非只有民刑法的條文和學說實務見解,更重要的是從不同的面向切入問題的思考方式,以及用質疑和實證來代替「感覺」的討論問題方式,這使我們能夠排除大量非理性的元素做出更深度客觀的討論與學習,不論日後是否繼續走法律這條路,筆者認為這絕對是法律系能帶給學生最重要的資產,尤其在閱讀新聞時能避免被其聳動的標題蠱惑而忽略許多問題的本質。

小結

就讀法律系是一個有別於國高中教育的全新挑戰,即便日後發現法律並非自己的興趣所在,筆者相信這段求學過程也不會白費,畢竟法學院給予的扎實教育以及思考習慣的培養仍是值得一輩子帶著走的寶貴資產。現階段同學們真的可以花時間好好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樣的大學生活,希望大家可以和筆者一樣用力的享受這當學生的最後幾個年頭不留下任何遺憾。


街頭上的法律系學生:愛講話就要去念法律系

選擇法律系,大概是從小被認定的美麗幻想。

依稀記得2000年總統大選的時候,全台灣都極為瘋狂,當時我小學二年級,甚麼都不太懂,只知道當選總統的是一位律師,所以在我心中就產生了一種印象,如果有一天要出類拔萃、站上高峰,似乎要具備幾項要素,首先必須要很會講話,也要愛講話,尤其演講方面;再來似乎要很敢,敢作別人不敢做的事情;最後,要法律系畢業,並且成為一位律師。尤其在成長的過程當中,由於喜歡關心以及了解各種社會議題,當看到的通常帶領者很多都是律師,因此在我心中就留下了律師的各種英姿,尤其在公共事務方面的腳色。

再者,由於從小就愛講話,經常因為上課講話被老師懲罰,因此所有人都覺得那麼愛講話就去唸法律系吧,並且也因為自己比較衝的個性,對於老師及主任平常的一些管教方式十分不能認同,經常會起言語上的衝突,所以我也就一直認定自己應該是要念法律系,因為法律似乎可以解決問題,所以在成長的過程當中,對於自己要念法律的意志,也就這樣成行。

剛開始的疑惑和失望

不諱言,一開始些失望,畢竟那是自己的對於法律的想像,一直以為法律和社會的接軌程度,應該是會很具體的躍然紙上;一直覺得好像我翻開書本,我就可以來解決社會問題;一直覺得我學會了,就應該可以得很熱血的解決問題;但我錯了,完全不是我想的,在學習法律的一開始,我們所學的東西十分的抽象,抽象到你完全不知道你在幹嘛,甚至,你完全無法想像你學這些能幹嘛,舉例來說,在憲法的學習,何謂基本權?何謂基本權衝突?何謂法益衡量?我完全聽不懂,所以在學習法律的初始,對於自己是不是適合這一們學科,有很大的失望和疑惑。

好多畫面的衝擊

還記得在2013年暑假,苗栗大埔案,在房子背景,怪手拆下來那一霎那,我嚇呆了,我們國家怎麼會這樣對待人民?法律到底做一個怎麼樣子的存在呢?我們可以做什麼呢?而在接下來的各種社會運動的場合以及去年318運動的爆發,我看到律師第一時間的站出來,在隨時待命準備去警局保護學生;我看到了好多法律系教授,在立法院現場講解整個法律程序;更看到許多學習法律的人,在各種場合提供許許多多的法律論述,我大概才知道,那些深厚的法律論述,本來就是經過很多枯躁、無聊、抽象的概念所集合成型,本來就不太可能一蹴可成,仔細想想,一個球員在球場上的精采表現,也絕對是許多枯燥的基本動作所慢慢練成的,在理解之後,也慢慢不覺得這些概念無聊,反而開始覺得好玩起來。

在有這樣的體悟之後,我逐漸開始認真的參與各項社會運動,慢慢地去了解這些社會議題背後的故事,我才發現,這些議題背後的法律爭議,其實跟課本中所學到的東西其實非常的不一樣,完全一點都不抽象,反而都是活生生血淋淋的生命故事,我才知道,原來,課本中所說的「權利」並不是這麼的抽象和難以理解,什麼是「權利」?就是當你失去他的時候,你會哭,你會憤怒,你會在乎,你會想要把他拿回來,課本上的詞語,在現實當中,原來,是這麼有血肉。
有一年暑假,我到台灣人權促進會實習,接觸到更多更多的社會議題,舉凡土地正義、移工人權、集會惡法⋯⋯等,沒有任何一個議題,是離的開法律的,是不需要法律的,在那個暑假之後,有新的感覺,對於書本,慢慢的就不陌生了。

組織社團 做一點事

在運動之後,我認為要把這些議題帶回學校,要讓更多的同學知道這個社會現在正在發生什麼樣子的事情,希望可以帶來大家更多更多的刺激,所以在學校組織了異議性社團,平常在校內舉辦各個社會議題的活動以及舉辦讀書會,有時跟大家一起走上街頭集會遊行。剛剛說到了解法律的意義,但是在社團做事當中也發現法律的極限性,畢竟有時候法律的落實,也需要政治的力量,需要社會在街頭曝光議題,然後有與論的壓力,法律有時才會被落實,在這些過程中,也見證了集會遊行以及教育的力量,畢竟法律不會作為單獨的存在,他需要社會各種力量相輔相成而行。

找到自己興趣的法律領域

因此在上述的經驗,在考研究所期間,就選定考了公法組,畢竟在公法組所學的科目為憲法以及行政法,涉及人民及政府之間的權力關係,也會涉及比較多的社會議題,例如:婚姻平權的合憲性,也會涉及比較自己感興趣的政治問題,例如:權力分立的各方面的爭議,在法律中也找到自己感興趣部分,學習起來也比較有特別有幹勁,在未來研究所的研究方向,也因為這些年的社會參與以及最後選定的領域,有了一定的目標及方向。

結語

五年的學習法律下來,最大的收穫就是發現自己永遠還不夠,要一直不斷的進取學習,並且也找到自己要成為的目標,如同顧立雄律師所說的:

「法律人參與公共事務是一種療癒,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希冀自己在未來,可以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Logo-small
幫我們粉絲團按個讚吧

訂閱網站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

訂閱 570 其他用戶

法律白話文駐站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