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法律是不是要很會背呀?法律系組別五花八門,到底差在哪呢?我數學、英文不好,念法律系再也不用被英數追殺了嗎?據說東吳法律系要念英美法,沒事找事做、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修法怎麼辦?難道就要重新學起了嗎?

本文為法律人升學與生涯特輯系列專題

▍關鍵一:念法律是不是要很會背呀?

很多人對法律的刻板印象就是「要很會背」,遇到法律問題,就可以信口捻來說出「民法XX條規定…」、「刑法XX條規定什麼罪處幾年以上幾年以下有期徒刑」,好像不是很會背書就不足以匹配念法律。不過這只是外人對念法律的刻板印象~其實念法律,邏輯思維比背誦更重要好幾倍!

法律系的教學課程中,教授們所教導的是如何擁有正確的「法學思維」,而背誦法條的條號以及內容,雖然對於法學思維的形成有加乘效果,但現今國家考試也都會附上一本本法條供你翻閱,除了表示不會考那些翻法條就能解決的題目,也代表了社會期待的法律人才絕對不是只會背誦法條的人。因此法律系的教學並不強調背誦條文而是理解法學思維(雖然仍然有老師堅持背條號)。

在法律系在學校的考試、乃至國家考試,其實很常允許考生翻閱法條作答,對條號的記憶其實不是那麼的強調,重要的還是要怎麼理解以及操縱法條。法律工作,就是要學會如何把一則法條適用在具體的生活事件當中。

舉例而言,刑法第320條第1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會背誦這則條文及條號其實意義不大,更重要的是要去理解,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可能會成立竊盜罪。例如:

下雨了我急著用傘,看見大寶價值100元的傘放在桌上,但不見人影,所以我直接放200元在他桌上,然後撐傘離開。這樣算竊盜嗎?或是我連200元都沒給,只是撐傘去對街買個飲料,回來時再把傘放回去,這樣算竊盜嗎?或其實大寶之前就說要送我一把傘,放在他的櫃子裡,但要等下午才要親自給我,不過因為下雨了,所以我中午就自己從櫃子拿走那把傘離開,這樣算竊盜嗎?

因此,法律最困難的地方不是背誦,而是使用條文,即便條文再會背、記憶力再好,腦袋瓜硬梆梆的不會運轉,絕對沒辦法把法律念好。背法條只是輔助學習能更快上手的工具而已,為了讓法律與社會、時代能更靠近,因此法律在適用之前必須要先經過合理的解釋,而如何合理的解釋、適用法律,甚至是在沒有前例可循的情況下,找出能夠解決問題的法律判準。可能因為時代、宗教、立場,人們對法律有不同的理解方式,因此要如何從中選出一項合理的解釋,便是法律教育的重點了。

附帶一提,現在律師考試以及司法官考試的第二試(第一試考選擇題,第二試考申論題)會附贈法典,所以法條背誦不再那麼重要惹

▍關鍵二:法律系組別五花八門,到底差在哪呢?

翻開大學法律系,台灣大學和台北大學法律系目前設有法學、司法、財法學三個組別,輔仁大學也有法律系和財經法律學系兩個組別,不少的大學也設有財經法學的科系。但法律系組別這麼多元,究竟有什麼樣的差異呢?我們又應該如何選擇?

以學校的官方說法表示,設置不同組別的目的是為了培養專業的人才,例如法學組是著重理論、司法組是要培養實務訓練、財經法因應社會或企業的財經法律需求等等。或許這修組別在必修、選修的課程設計上略有不同,不過主要課程其實還是大同小異啦~畢竟一個法律系學生,一定還是要學習民法、刑法、憲法等基礎科目,法學和司法組的同學對財經有興趣,也可以選修會計和經濟科目,法律系的學生其實真的不太會因為大學組別的差異而影響未來的發展。這些系組的差異不會影響未來考國考的權益,業界人士也幾乎都是直接一律當成法律系畢業,不太區分。

以輔仁大學為例,大學部法學院日間部的法律系和財經法律系,在招生時是各自招生,錄取分數也不同,但在進入大學後,除了畢業門檻的必修科目稍有不同外(例如海商法對於財法系是必修,但對法律系不是;而國際私法法對於法律系是必修,財法系則不然),選課上基本都能自由選擇兩個科系各自開的相同科目,在計算學分時也都互相承認,唯一明顯的差異僅是開課單位的名稱不同而已,所以在選擇科系時,建議可以將兩者都當成「法律系」來選擇,不用怕有想上領域的課程無法選修的困擾存在(唯一阻礙是各校選課系統的障礙……)。

像近年來在輔大財經法律學系中,有許多學生在選擇科系甚至到了學測申請面試的時候,都認為「財經」是主體,「法律」是形容詞,認為財經法律系與商學院的科系,例如經濟、會計等財經科系有更大的關聯,但事實上財經法律系中「法律」才是主體,「財經」僅是形容詞,指的是該系的學生會必須(必修課)學更多與金融、財經相關的「法律」,千千萬萬不要帶著成為財經專家的夢想進來,以免在順利入學後會有被騙的感覺噢!

▍關鍵三:我數學、英文不好,念法律系再也不用被英數追殺了嗎?

筆者常有同學說「我就是英文不好我才來法律系的,因此法律系唸的都是中文」。當然我國法律是用中文撰寫,因此縱使英文不好也無所謂,也能從法律系順利畢業、考取國家考試。因此一般人都覺得法律系不需要英文好,但其實英文是讓你法工人生致勝的關鍵點。一般人會問法律系為什麼要讀英文?當然,你讀的是中華民國的法律,因此都是用中文撰寫,你碰到英文的機率不高,然而,若你想要提升自己的能力,無論是進入職場或是從事學術研究,那麼外文能力便非常重要。

我們的國家考試並沒有英文考科(不過有法學英文),但這不代表英文不重要。若有幸考上律師後,有外文專長者通常會較容易進入大事務所、或是國際事務所,因為大所都常都需要處理國際業務,因此外文能力非常重要,舉凡基本英文能力、日文、韓文、法文等等語文,只要有業務上往來,都可能成為業務上之必須具備之能力,此時若你擁有此等外語能力,這樣的人材除了你還能找誰?你與眾不同、無法取代的地位,便從此確立。千萬不要小看英文能力,英文或許不是你的致勝關鍵,但絕對是會影響你人生的因素。

試想,老闆若拿一份契約,希望你草擬出英文版本,你若英文不好,該怎麼處理?從事學術研究就更需要外文能力了,舉凡日文、德文、法文都是法律研究經常用到的語言,你問為什麼需要外文能力作研究?因為我國的法律當然要與其他國家的法律進行比較,但前提是你要看得懂他國的法律嘛。所以不要再說讀法律的人英文不好沒關係了,英文不好可能不會讓你的人生失敗,但英文不好的確會讓你的法律人生被劃下界限。

確實,法律系的學習當中,數學和英文的需求真的不太高。要順利的法律系畢業,甚至高分畢業都沒問題,甚至畢業要從事法律工作,也不至於會遇到太多障礙。不過當你有兩個專長,在市場上競爭機會自然就會比人家多。若是律師可以看得懂與數學相關的財務報表、或是英文聽說讀寫都相當精通而得以撰寫英文契約、接待外國客戶,自然就會有很多法律事務所會希望可以招攬這樣的人才唷!

▍關鍵四:據說東吳法律系要念英美法,沒事找事做、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有些學校的法律系,例如東吳法律,就著重於他們的英美法教育,英美法相關課程是必修,因此學生必須要修習英美法導讀、英美侵權行為法、英美契約法等等課程,要修習課程至少英文也要有一定的程度,才有辦法讀得懂英文判決。

基於普通法系的「判決先例拘束原則」,讓案例研究成為英美法學習的重點。相較於大陸法教育著重於抽象性的法條釋義與邏輯推演,英美法教育則著重經由研讀具體之案例,理解法院在個案中為何與如何作成其判決,法律在個案中如何為當事人找出最符合公平正義的判準。

有些人常認為唸英美法有什麼用,我國法院也不能援引。是的,我國當然不能援引美國法律,但我國卻常常在立法時參考外國立法,比較法研究對於我國的立法有非常大程度上的助益,而英美法是普通法系,沒有經過一定程度的學習,要研究起來並不容易,因此在學習的階段有過英美法的歷練,能讓我們擁有更多元的思維模式。

▍關鍵五:修法怎麼辦?難道就要重新學起了嗎?

學習法律的人腦袋不能呆板,因為法律是設計好的公式,而進入公式被評論的是「人的行為」,人的行為隨著時代推陳出新,往往都有不同的態樣與方式,而學習法律的人所要作的事便是將這些行為放進法律中加以評價,因此學習法律的人不止是學習法律文字,其所要學習的還有社會的脈動、以及文化的變遷。解釋法律的是經驗,想想看,如果我們拿清朝時代的觀念來解釋現代的刑法的話,解釋以及適用上會不會有問題?因此學習法律的人不能呆板,必須具備觀察社會的能力。

除此之外,我們國家也時常修法。小至幾個條文、大至整部法大修,那麼你說這些修法對法律系學生而言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因為修法就是爭議所在,也就是考試最愛出的地方了,而我們國家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這樣的速度也讓法律系學生痛苦萬分,可能早上還在讀的法律、下午就變成舊法了。雖然說基本法律基本概念不會改變,然而一些細項規定的更動也是時有所見,因此進入法律系後便要有這樣的覺悟—修法是家常便飯,最好心理建設要強壯,只好告訴自己修法就是重點,縱使一修法就又多了許多資料,但就是硬著頭皮讀吧。

▍小結論:法律系要教你的是如何釣魚

常言道「與其給你魚吃、不如教你如何釣魚」,對筆者而言,法律系的價值便在於此,老師們在課堂中諄諄教誨的都是希望我們能學到一套法學思維,如何用法律人的角度思考一件事情。而法律系教會我的事,最重要的莫過於是透過邏輯思考批判檢討我所看見的社會制度是不是公平對待所有人,這也是法律與政治最大的不同。

所幸,法律系並不是叫我只背背法條,而是透過練訓出來的批判性邏輯看待這個社會。希望這篇文章能讓有志進入法律系的學弟妹,能清楚地知道法律系所要學習的根本為何,也能借此省思自己適不適合進入法律系。最後,筆者認為法律系當然是為了公平正義而存在,但所謂的公平正義應如何與時俱進,這才是法律系所要帶給學生的思考與訓練

本文為法律人升學與生涯特輯系列專題
  • 曹赫羽

    雖然與內文無關,但其實我對於法律白話文文章的標點符號使用非全形在意很久了……只有「,」與「。」為全形,「!」「?」「()」都為半形,希望至少文章能統一一些,這樣會比較利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