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倍的書要讀!法律系到底在學什麼?

法律系要唸的書真的很多。刑法可以分成刑法總則、刑法分則;民法可以分成民法總則、債編總則、債編各論、民法物權編、民法親屬編、民法繼承編;行政法包括了行政程序法、行政罰法、行政程序法等等族繁不及備載。這三科都還只是基礎科目,還沒加上程序法還有商事法或是智財法等科目。筆者曾於大學畢業時將唸過的書從地上堆起,書的高度已經超過筆者的身高,關於法律系要唸很多書這點,我想這是所有法律系學生的痛,沒有人會否認的。(轉過頭看到某大法官的民法物權篇竟然拆成上下二冊便了然於心)

然而我們唸這麼多書的用意到底是什麼呢?首先是讀法律系的人常常遇到這樣子的對話:「你唸什麼系?」『我唸法律系』「是喔?法律系耶~你們要背很多法條吧?」。從筆者讀法律系到法律研究所以來,這個問題一直被重複過不下數十次。但法律系真的如同大家所想的一樣,需要背很多法條嗎?

背法條、死讀書不是重點;解釋、適用法條才是

「背法條很重要嗎?」筆者認為這不是Yes or No問題,但絕對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的腦袋只會背誦東西,那麼,你可能不該唸法律系,因為法律系絕對不只是背誦法條這麼簡單而已。這麼說好了,背誦法條這項技能在法律系中其實不太被強調,因為背誦法條只是「輔助學習」的功能而已。

法律系的教學課程中,教授們所教導的是如何擁有正確的「法學思維」,而背誦法條的條號以及內容,雖然對於法學思維的形成有加乘效果,但現今國家考試也都會附上一本本法條供你翻閱,除了表示不會考那些翻法條就能解決的題目,也代表了社會期待的法律人才絕對不是只會背誦法條的人。因此法律系的教學並不強調背誦條文而是理解法學思維(雖然仍然有老師堅持背條號)。

引發318學運的原因在於不合理的立院審議制度,但是政府並不認為自己違法,原因在於政府直接援引立院職權行使法第 61 條規定:「各委員會審查行政命令,應於院會交付審查後三個月內完成之;逾期未完成者,視為已經審查。但有特殊情形者,得經院會同意後展延;展延以一次為限」主張服貿協議相當於行政命令,但是法學界認為服貿協議應具有法律地位而不可以適用行政命令的規定,甚至應該依據憲法的規定來解決兩岸協議所衍生的問題。可見法律從來都不是背誦法條、翻翻法典就能用來解決問題。

同前所述,背法條只是輔助學習能更快上手的工具而已,法律系裡將這麼多科目細分成這麼多不同課程,為的是什麼?就是為了教會學生如何解釋法律以及適用法律。為什麼法律需要解釋?由於我們是成文法國家,透過立法機關將法律制訂後,法律文字將不容易變動,因此為了讓法律與社會、時代能更靠近,因此法律在適用之前必須要先經過合理的解釋,而如何合理的解釋法律,就是法律教育最大的重點了。

由於法律解釋上可能因為時代、宗教、立場而有不同的解釋,因此要如何從中選出一項合理的解釋,便是法律教育的重點了。通常而言,一個概念都會有狹義說或是廣義說;肯定說或是否定說,這麼多學說的爭辯只是為了讓我們從中暸解這個概念的本質是什麼,好讓我們進一步去適用。透過討論,才能明白事物概念的本質,也才能培義出學生擁有法學思維。

我不要當恐龍法律人

常有人說我國法官都是恐龍法官,作出來的判決都不符合社會期待。雖然說每個人腦袋構造不同、想法也不同。但筆者認為唸法律系的人腦袋並不呆板。新聞上常常批評某法官所作成之判決很差,該法官被冠上恐龍法官的稱號時有所聞,雖然有些判決我們也曾於課堂上大力評論,但這些新聞看在法律人的眼裡,多半是認為媒體標題殺人。

這些問題,原因之一在於法律是透過解釋而加以適用的一門學問,因此多半時間我們都在學習如何解釋法律。但解釋法律的同時,我們必須知道法律文字是死的,要讓法律文字充滿生命,必須透過「邏輯」。法律系教育中,邏輯是非常重要的一塊,無論是法律的解釋或是適用,邏輯都佔據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這些邏輯我們可以從生活經驗中、定詞定義中找尋到,不同概念便會放置在不同的位置,例如權利以及義務這兩個概念在一些模糊地帶便常被混用,因此清楚地知道概念的定義,也是邏輯推演的根本。例如權利以及義務兩者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因此在適用上也必須加以區分。因此如何讓透過法學的思維邏輯來看待法律、批判時事,也是法律系所著重的教學之一。

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前年白玫瑰運動所針對的刑法強制性交罪問題:

刑法第221條規定:「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由於法律明定了成立強制性交罪必須以性交係違反被害人意願作為要件,最高法院才會判決認定「女童的證詞、驗傷診斷書均無法證明被告違反女童意願」,以「實際上未違反意願,只能成立對未滿十四歲男女性交罪」為由,發回更審。最終引發人民對司法不滿,然而如果我們是法官,這樣的法條寫在法典上,如果我們認為法官依法判決不對,那我們自己又應該依據什麼做成判決呢?

為了使法律的適用以及解釋上能有一定的標準,每個法律概念都會有自己的「要件」,一旦要件符合了,該法律才有評斷的可能。因此許多時候,往往因為一個要件不符合,便可能導致判決不符合民意,然而法律這樣的設計也是擔憂法官恣意判決,也等於是某種程度上限制了法官的權限,因此法官是依法判決的人,仍然要受到法律拘束,不能恣意創法。由此可見,學習法律絕對不是學習把刑法、民法背誦出來,而是要學習如何從法律中找到能夠解決問題、且令大家滿意的答案。

法律並非一成不變,變遷的速度超乎你想像

學習法律的人腦袋不能呆板,因為法律是設計好的公式,而進入公式被評論的是「人的行為」,人的行為隨著時代推陳出新,往往都有不同的態樣與方式,而學習法律的人所要作的事便是將這些行為放進法律中加以評價,因此學習法律的人不止是學習法律文字,其所要學習的還有社會的脈動、以及文化的變遷。解釋法律的是經驗,想想看,如果我們拿清朝時代的觀念來解釋現代的刑法的話,解釋以及適用上會不會有問題?因此學習法律的人不能呆板,必須具備觀察社會的能力。

除此之外,我們國家也時常修法。小至幾個條文、大至整部法大修,那麼你說這些修法對法律系學生而言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因為修法就是爭議所在,也就是考試最愛出的地方了,而我們國家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這樣的速度也讓法律系學生痛苦萬分,可能早上還在讀的法律、下午就變成舊法了。雖然說基本法律基本概念不會改變,然而一些細項規定的更動也是時有所見,因此進入法律系後便要有這樣的覺悟—修法是家常便飯,最好心理建設要強壯,只好告訴自己修法就是重點,縱使一修法就又多了許多資料,但就是硬著頭皮讀吧。

外語能力是你與眾不同的關鍵

筆者常有同學說「我就是英文不好我才來法律系的,因此法律系唸的都是中文」。當然我國法律是用中文撰寫,因此縱使英文不好也無所謂,也能從法律系順利畢業、考取國家考試。因此一般人都覺得法律系不需要英文好,但其實英文是讓你法工人生致勝的關鍵點。一般人會問法律系為什麼要讀英文?當然,你讀的是中華民國的法律,因此都是用中文撰寫,你碰到英文的機率不高,然而,若你想要提升自己的能力,無論是進入職場或是從事學術研究,那麼外文能力便非常重要。

我們的國家考試並沒有英文考科(不過有法學英文),但這不代表英文不重要。若有幸考上律師後,有外文專長者通常會較容易進入大事務所、或是國際事務所,因為大所都常都需要處理國際業務,因此外文能力非常重要,舉凡基本英文能力、日文、韓文、法文等等語文,只要有業務上往來,都可能成為業務上之必須具備之能力,此時若你擁有此等外語能力,這樣的人材除了你還能找誰?你與眾不同、無法取代的地位,便從此確立。千萬不要小看英文能力,英文或許不是你的致勝關鍵,但絕對是會影響你人生的因素。

試想,老闆若拿一份契約,希望你草擬出英文版本,你若英文不好,該怎麼處理?從事學術研究就更需要外文能力了,舉凡日文、德文、法文都是法律研究經常用到的語言,你問為什麼需要外文能力作研究?因為我國的法律當然要與其他國家的法律進行比較,但前提是你要看得懂他國的法律嘛。所以不要再說讀法律的人英文不好沒關係了,英文不好可能不會讓你的人生失敗,但英文不好的確會讓你的法律人生被劃下界限。

當然有些學校的法律系,例如東吳法律,就著重於他們的英美法教育,英美法相關課程是必修,因此學生必須要修習英美法導讀、英美侵權行為法、英美契約法等等課程,要修習課程至少英文也要有一定的程度,才有辦法讀得懂英文判決。有些人常認為唸英美法有什麼用,我國法院也不能援引。是的,我國當然不能援引美國法律,但我國卻常常在立法時參考外國立法,比較法研究對於我國的立法有非常大程度上的助益,因此學習英美法也是一種暸解我國立法模式的方法,英美法帶給我們的是法學理論上的思考,就如同筆者前述內文,法律系教你的是你的思考邏輯,而不是教你如何背法條,如果真的想要學習如何快速背法條,該考慮的是坊間速讀班,而不是從法律系中獲得這項技能。

到底念法律系可以學到什麼東西?跟其他科系有什麼不一樣

筆者在就讀法律系的時候,經常在課堂上出現這樣的疑惑:「反正翻翻法條、解釋一下法條裡面的字就可以得出這些結論,法律這門學問究竟有什麼厲害的?」「難道我只是比一般人多懂了民法、刑法之類的而已嗎」。

簡單來說,法律系學生學習的是是一門「規範性」的知識:法律是一組人應該做或不該做的行為標準,人們以之評價自己與他人的行為。因此法律的學習可以簡略的分為兩個層面,

  1. 一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我們的行為標準究竟為何?
  2. 二者是這樣的行為的標準為什麼會具有法律的拘束力?

用白話文來說就是為什麼在這個情況下這樣的人應該去做或不應該做這件事、負起這樣的義務、或必須受到處罰?

選罷法第86條第三條規定「罷免案之進行,除徵求連署之必要活動外,不得有罷免或阻止罷免之宣傳活動。 」換言之,禁止人民宣傳罷免但不禁止宣傳選舉,但選舉罷免同樣都是人民的政治權利,宣傳選舉罷免則是為了行使權利所必須享有的言論自由,否則人民無從宣傳理念,也無從宣傳現任公僕的功過(贊成或反對罷免都不可以宣傳)。本條規定明顯侵害了人民的言論自由及罷免權,但是在選罷法未經修正的情形下,我們又該怎麼辦呢?

我們說法律是一門規範性的知識。與規範性相對的字眼是實證性,差別在於,實證性的知識關注的重點為「是什麼?」「是怎樣?」,規範性知識關注的焦點則為「應該怎麼樣?」。例如說都市更新所引發的糾紛,社會學者會關注焦點可能是都市更新制度是否會造成弱勢被欺凌的現象?經濟學者關注的焦點則可能是透過都市更新制度是否真的有利於改善土地利用配置以提升人民福祉?政治學者關注的焦點則可能是都市更新計畫背後所展現的權力運作是開放參與的民主決策過程還是上令下達的獨裁決策過程簡言之,這些社會科學關注的面向在於現象:這樣的現象是否存在?從何而來?所代表的意義為何?而法律所關注的面向在於這樣的現象是否符合公平正義的要求,並加以批判。

如果法律人的工作只在於背誦法條、查詢法典,那其實人人都是法律人。法律人之所以能和其他專業人士擁有不同的特色,關鍵在於法律人不只會查法條,還懂得如何透過法學方法從現有的法律體系中找到最適當的行為標準,更重要的是法律人了解如何批判現有制度,法律人從來不會認為因為法條有寫,這件事就是該做的或不該做的。可見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法條是否有寫,而在於我們到底應該如何解讀法律來找出行為標準,甚至透過法學方法來批判現有法令所形塑的行為標準是侵害人權或不符合民主原則的要求而應該被宣告無效並加以修正

總而言之,法律人除了學習當前法律規定的行為標準為何,更必須學習論述這種行為標準為何果真是大家必須遵守的。而這樣的論述無法只建立在「法律有規定」如此淺薄的基礎上,而是必須很努力從法律體系中尋找脈絡,也必須很謙虛的和其他社會科學互動,才能確保理想真能實踐在日常生活中。

小結:法律系要教你的是如何釣魚

常言道「與其給你魚吃、不如教你如何釣魚」,對筆者而言,法律系的價值便在於此,老師們在課堂中諄諄教誨的都是希望我們能學到一套法學思維,如何用法律人的角度思考一件事情。而法律系教會我的事,最重要的莫過於是透過邏輯思考批判檢討我所看見的社會制度是不是公平對待所有人,這也是法律與政治最大的不同。

所幸,法律系並不是叫我只背背法條,而是透過練訓出來的批判性邏輯看待這個社會。希望這篇文章能讓有志進入法律系的學弟妹,能清楚地知道法律系所要學習的根本為何,也能借此省思自己適不適合進入法律系。最後,筆者認為法律系當然是為了公平正義而存在,但所謂的公平正義應如何與時俱進,這才是法律系所要帶給學生的思考與訓練


《追蹤我們》

noun_40254_ccnoun_25838_ccnoun_4145_cc

懇請惠賜一票

訂閱網站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

訂閱 498 其他用戶

法律白話文駐站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