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奶奶、奶奶,我是小紅帽壓~談警察扮社工的妥適性

在上述沒有搜索票可以例外進行搜索的行為,必須從嚴解釋,不然訂立搜索要經過法官核發搜索票的原則就沒有意義了,而之所以要對搜索行為作出這樣的限制,便在於搜索行為會造成人民對其生活空間所享有的隱私權利受到終局的破壞,也因此立法機關才會對偵查機關對於人民及其住居所的搜索設下層層限制。

回到社工智取COSPLAY報導的個案中:

雖然日後報導指稱警方有搜索票,但是筆者決定還是分成兩種情況供讀者參考。

1、偵查機關有搜索票

在警察有搜索票的情形下,毫無疑問的即便警察沒有假扮社工,依照刑事訴訟法第145條在對當場之人出示搜索票便可進入屋內進行搜索及後續的逮捕行為。依報導內容,本案所引發的爭議點在於以社工身分取得毒販夫妻的同意後,進入處所後再依搜索票之記載搜索的行為是否合法?這個得到瑕疵同意進入的行為是否合法?是否可以因為有搜索票而忽視這樣具有瑕疵的同意呢?

Image

筆者認為至少可以從幾個面向來思考,首先,當警察假裝社工進入處所時,其進入處所憑藉的是其實際上擁有搜索票一事?還是藉由有瑕疵的同意進入處所?當以發現被告、證物為目的進入私人處所時,其實搜索行為便已發生(進入的同時便已破壞人民的隱私權),那麼在A時點未出示搜索票時,其客觀上得以進入處所所憑藉的是被搜索人那個有瑕疵的、非真心的同意搜索,那麼在A、B兩個時點上,警察的行為將可能是違法的。

其次,按照刑事訴訟法第145條規定,於執行搜索的時候必須要出示搜索票,所以當偵查機關沒有出示搜索票便逕行搜索,除了形式上與本條規定相違,也將造成被搜索人無法檢視偵查機關是否確實依搜索票所記載的範圍進行搜索,如果被搜索人對於搜索有疑義也無法透過抗告、再抗告的方式進行。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當法院已檢視過偵查機關的申請搜索的主張,並且基於偵查機關已經提供足夠的證據證明那地方有可以作為證據的人、物而核發搜索票的同時,只要客觀上沒有違反搜索票所載,亦未逾越搜索票所載的搜索期間時,那麼這個搜索是法官說OK的搜索,都是法官認為公共利益>隱私權的情況。

那麼不管他COSPLAY成怎樣,警察都可以已有該搜索票進入該處所,則警察為了避免駁火或是傷亡等緣故而宣稱自己是社工人員降低被搜索人之戒心,在尚未立法限制前,也僅是偵查手段之一,這個時候A、B兩個階段的行為並非搜索此類對人民權利侵害較大的強制處分而僅是施行一個任意偵查的行為,而基於偵查形成自由,這樣的COSPLAY尚屬合法。且當A、B時間沒有特別的長時,這樣的任意偵查行為也是符合比例原則的。

2、假設偵查機關沒有搜索票

假設偵查機關沒有搜索票的話,這樣的搜索行為必須符合其他法條預先設下的規範,因為這裡並不是抓人的時候拍拍身體、摸摸口袋的搜索,所以並不是刑事訴訟法第130條所規定的情形。那麼這裡可能情況就會是因應緊急情況,為了怕人烙跑或是知道裡面有人在犯罪,怕申請搜索票緩不濟急進入搜索的第131條第1項情況,或是經過毒販夫妻同意的第131-1條之情況。

至於是否符合第131條,在從嚴解釋的脈絡下,我們必須看警察是否是要執行逮捕、拘提或羈押的任務,且客觀上是不是已經確定依法要抓的人在裏頭了?警察是不是追著毒販夫婦看著他跑進去住所中?有沒有正聞到裡面有濃濃的吸食0.45G安非他命?或是有相當理由可以證實不馬上搜索在24小時內那些安非他命將被吸光將被湮滅?(是否符合緊急搜索要依照實際狀況具體認定,此處僅逐列要思考的要件)

Previous 1 2 3 4 Next

  1. 感謝分享
    想另外請教警察於偵查行為中假扮社工師是否違反社會工作師法 第六條 “非領有社會工作師證書者,不得使用社會工作師名稱”之規定? 法律是否允許警察因偵查需要可不受相關法律之約束?
    也許這就是假扮社工和假扮送外買最大的不同?

    1. 你好,我覺得你提出了一個相當好的觀點。對於社工師法這類的行政法規範所為的處罰(可參考社工師法第43條),除非有其他法律規定,必須要符合行政罰法。而違反行政法義務規範的思考sop有點像刑法的sop(可以參考此文:http://plainlaw.me/2015/08/07/penal-code/),固然警察的行為已經違反了社工師法第6條,能否開罰還是要進一步想一想是不是有阻卻違法事由(如緊急避難、正當防衛、依法令行為)。像這邊的情況,我個人想法認為客觀上緊急的情況有無以及是否有不正侵害,要個案上判斷,若僅以報載的事實來思考,仍有一段差距,應該不能以此為由而不被受罰。至於是否有依法令行為,進一步要思考的是警察這樣的偵查行為在個案上是不是屬於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8條條文「警察為制止或排除現行危害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個人生命、身體、自由、名譽或財產之行為或事實狀況,得行使本法規定之職權或採取其他必要之措施」中所說的必要措施,審酌結果為何就要看裁罰機關跟或日後進入行政法院的考量了。

  2. 感謝分享
    想另外請教警察於偵查行為中假扮社工師是否違反社會工作師法 第六條 “非領有社會工作師證書者,不得使用社會工作師名稱”之規定? 法律是否允許警察因偵查需要可不受相關法律之約束?
    也許這就是假扮社工和假扮送外買最大的不同?

    1. 你好,我覺得你提出了一個相當好的觀點。對於社工師法這類的行政法規範所為的處罰(可參考社工師法第43條),除非有其他法律規定,必須要符合行政罰法。而違反行政法義務規範的思考sop有點像刑法的sop(可以參考此文:http://plainlaw.me/2015/08/07/penal-code/),固然警察的行為已經違反了社工師法第6條,能否開罰還是要進一步想一想是不是有阻卻違法事由(如緊急避難、正當防衛、依法令行為)。像這邊的情況,我個人想法認為客觀上緊急的情況有無以及是否有不正侵害,要個案上判斷,若僅以報載的事實來思考,仍有一段差距,應該不能以此為由而不被受罰。至於是否有依法令行為,進一步要思考的是警察這樣的偵查行為在個案上是不是屬於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8條條文「警察為制止或排除現行危害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個人生命、身體、自由、名譽或財產之行為或事實狀況,得行使本法規定之職權或採取其他必要之措施」中所說的必要措施,審酌結果為何就要看裁罰機關跟或日後進入行政法院的考量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More Stories
法客電台×黃靖庭|修不掉的霸王條款,全新會期「礦業法」能順利闖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