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奶奶、奶奶,我是小紅帽壓~談警察扮社工的妥適性

另外,關於第131-1條的部分,當執法人員沒有出示證件,當事人誤以為他所放棄隱私權的對象是社工時,這樣的同意是否可以當作真心的同意?毫無疑問的,在自願性同意部分,這裡是不符合最高法院所說的形式上偵查人員應出示證件、實質上同意人知道他將放棄隱私權及放棄對象為誰之要件。

好啦!我知道妳們看得很煩也默默發現筆者並沒有給讀者一個答案的意思,根本不知道正解嘛!浪費大家時間,不過筆者認為推論的過程比唯一答案來的重要啊!(遠目)畢竟單憑報導沒辦法知道完整的真實狀況經過,也難以妄下評斷,也只能臚列可能的思考方向供大家參考、參考嚕~還請見諒呀!

搜索如果是違法的,那找到的證據怎麼辦?

假設我們在前面那些問題的結論是認為警察這樣的搜索是違法的時候,那麼因為這個違法偵查行為所拿到的證據該怎麼辦呢?在刑事訴訟法中並不是每個違法偵查行為都有規定他的法律效果應當如何,而違反搜索的相關規定就是屬這種沒有直接規定違法效果的法條。針對這樣的違法搜索,在現行我國實務的運作下將依刑事訴訟法第158-4條:「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去認定因為違法程序所取得的證據,是否能作為認定被告有罪之證據白話文來說就是看法官怎麼看

此時法官將會審酌取得該證據時違背法定程序之程度、警察違背法定程序時之主觀意圖(即實施搜索、扣押之公務員是否明知違法並故意之)、違背法定程序時之狀況(即程序之違反是否有緊急或不得已之情形)、侵害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權益之種類及輕重、犯罪所生之危險或實害、禁止使用該證據會不會讓偵查機關以後再做出相同的違法偵查、不管違法偵查與否都必定會發現該證據、違法偵查對被告訴訟上防禦不利益之程度等情狀做判斷(參酌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664號判例)

若審酌結果認為人權保障>公益,則該違法程序所取得的證據就不能在法庭上作為拿來證明被告有罪的證據;反之若審查結果認為公益>人權保障,則該證據雖是藉由違法程序所取得的,仍然可以拿來做為論斷被告有罪的證據。

以此個案來說,若認為假扮社工一事,違背程序情況輕微、警察不是要故意不出示搜索票、0.45g毒品所造成的危害遠大於被告的隱私權等,認為公益>人權保障,則該找到的毒品及吸食器救人然可以做為論斷被告有罪之證據;反之若認為犯罪所造成的危險很小,但是卻認為偵查機關假扮社工的違法情況並非出於不得已,有可能造成之後警察依職COSPLAY社工,則此時人權保障>公益,找到的證據就不能拿來做為論斷被告有罪之證據。

動動腦?

感謝你看完這整篇,那大家一起來動動腦吧!如果今天警察說:「我是送外賣的!」那麼結論會有不同嗎?
開放私訊或至部落格、粉絲團留言談談你的想法唷~

Image

筆者碎念:刁難?不信任?

近日看到年輕瘋新聞所拍攝的影片「其實,一切都是警察的錯。」,雖然覺得有趣,但還是感到默默的嘆息。固然第一線人員所背負的壓力及所遭遇的刁民緊張狀況似乎不是眾多長官跟鍵盤鄉民可以體會的,但是正當法律程序及執行上比例原則的要求,並非僅來自於人民對國家機關的不信任所設下的防火牆,有時候也是在保護執法人員。

以前些日子也警察為了追緝闖紅燈的無照少女,間接造成少女死亡的悲劇為例,讓警察對於單純違規行為可以事後舉發不予高速追緝,除了考量可能造成其他用路人的安全外,也是避免執法的警察僅未了查緝單純的違規、或是為了開張幾百元或幾千元的罰單,就將其生命安全置於高風險之中。

在部分人眼裡,諸多限制執法者執法的規範僅是刁難甚或是讓犯罪者脫罪的工具,然該規範之核心其實在於避免執法人員濫權及維護人民之權利,若相關公職人員不能恪守這樣的執法要求,業已喪失身為執法者的正當性,更讓自己淪為權力者的爪牙,而忘卻穿上制服那剎那心中所想的正義?

其實每當警民衝突、爭議執法發生時,社會並非一面倒的批評警察,會產生對警察執法批評聲浪較大的情況僅會出現在警察執法逾越比例原則或是是否正確執行法律有疑問時,社會才有較多的討論。

而當這樣事件發生時,不論是長官或執教於警察教育單位者,在釐清事實後所應做的事應是進一步檢討這樣的事件發生究竟屬個案發生,抑或是常有的情況?這樣的情況能否透過制度的改變或是教育方式的修正而解決?而為了急於尋找同溫層的安慰,反而在社會中埋下下次衝突的種子。

Image

台灣歷經威權時代,整個社會未經完整的轉型正義,這樣的經歷難免錯亂了人民對於法的認識跟法的想像,對於許多人來說法律僅是法條上的文字,而非該法條訂定背景所欲彰顯的價值;而許多執法者也抱持著「朕即法律」的觀念執法,甚或將這樣的概念延續於執法教育系統之中,造成新一代執法人員的錯誤認知。

威權時代所留下的餘韻,也造成人民對於法治及公平概念的輕忽,希冀於透過特權使個人免於法治之規範(白話文來說就是喜歡找人關說,所以容易覺得投票給會喬事情的代議士對自己比較有利),更勝於協力制定出良好規範、崇拜政治人物更勝於監督代表。而這樣餘威就反映在一個個道交事件中、一個個路口盤查中、一個個勞資糾紛,屢見不鮮..

參考資料及追伸閱聽

1、自由時報:美女警官扮社工 誘鴛鴦毒販出籠
2、陳昱名:社工事件 驚覺警官對法治輕忽
3、Yuan ling:從沾沾自喜的「女警假扮社工誘出毒販」新聞,來看社工體制如何被毀於一旦
4、陳運財,偵查法體系的基礎理論,月旦法學雜誌第229期,2014.6
5、蔡秀卿,行政調查法制之探討,東吳大學公法組,2006.7
6、陳妤寧:公益評論/「女警假扮社工」事件的六個誤解
7、年輕瘋新聞:其實,一切都是警察的錯。
8、高榮志:警察該不該追車?
9、楊雲驊,聰明的警察,法學講座第18期。

Previous 1 2 3 4

  1. 感謝分享
    想另外請教警察於偵查行為中假扮社工師是否違反社會工作師法 第六條 “非領有社會工作師證書者,不得使用社會工作師名稱”之規定? 法律是否允許警察因偵查需要可不受相關法律之約束?
    也許這就是假扮社工和假扮送外買最大的不同?

    1. 你好,我覺得你提出了一個相當好的觀點。對於社工師法這類的行政法規範所為的處罰(可參考社工師法第43條),除非有其他法律規定,必須要符合行政罰法。而違反行政法義務規範的思考sop有點像刑法的sop(可以參考此文:http://plainlaw.me/2015/08/07/penal-code/),固然警察的行為已經違反了社工師法第6條,能否開罰還是要進一步想一想是不是有阻卻違法事由(如緊急避難、正當防衛、依法令行為)。像這邊的情況,我個人想法認為客觀上緊急的情況有無以及是否有不正侵害,要個案上判斷,若僅以報載的事實來思考,仍有一段差距,應該不能以此為由而不被受罰。至於是否有依法令行為,進一步要思考的是警察這樣的偵查行為在個案上是不是屬於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8條條文「警察為制止或排除現行危害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個人生命、身體、自由、名譽或財產之行為或事實狀況,得行使本法規定之職權或採取其他必要之措施」中所說的必要措施,審酌結果為何就要看裁罰機關跟或日後進入行政法院的考量了。

  2. 感謝分享
    想另外請教警察於偵查行為中假扮社工師是否違反社會工作師法 第六條 “非領有社會工作師證書者,不得使用社會工作師名稱”之規定? 法律是否允許警察因偵查需要可不受相關法律之約束?
    也許這就是假扮社工和假扮送外買最大的不同?

    1. 你好,我覺得你提出了一個相當好的觀點。對於社工師法這類的行政法規範所為的處罰(可參考社工師法第43條),除非有其他法律規定,必須要符合行政罰法。而違反行政法義務規範的思考sop有點像刑法的sop(可以參考此文:http://plainlaw.me/2015/08/07/penal-code/),固然警察的行為已經違反了社工師法第6條,能否開罰還是要進一步想一想是不是有阻卻違法事由(如緊急避難、正當防衛、依法令行為)。像這邊的情況,我個人想法認為客觀上緊急的情況有無以及是否有不正侵害,要個案上判斷,若僅以報載的事實來思考,仍有一段差距,應該不能以此為由而不被受罰。至於是否有依法令行為,進一步要思考的是警察這樣的偵查行為在個案上是不是屬於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8條條文「警察為制止或排除現行危害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個人生命、身體、自由、名譽或財產之行為或事實狀況,得行使本法規定之職權或採取其他必要之措施」中所說的必要措施,審酌結果為何就要看裁罰機關跟或日後進入行政法院的考量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More Stories
王鼎棫|2018年十大憲法事件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