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3:58 立法, 觀點

從「喬王喬柯在喬甚麼?」談密室協商 |劉珞亦

王金平和柯建銘分別為立法院藍綠的龍頭,經常進行黨團協商,因此被人批評「喬王、喬柯」,但到底黨團協商在喬甚麼?而為什麼又有這麼多人批評黨團協商淪為「密室協商」?

但為何大眾都在批評黨團協商?

首先我們可以看看將黨團協商法制化的法條。

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70條第3項:「議案進行協商時,由秘書長派員支援,全程錄影、錄音、記錄,併同協商結論,刊登公報。」

從此法條當中我們可以清楚的得知,黨團協商雖然並非像是一般的的表決的公開場合,但仍然要把整個過程記錄,並且公開的讓大家了解協商的過程,這樣的立法是希望落實責任政治,讓人民可以了解這些我們所一人一票所選出來的立法委員是怎麼樣的「喬」出我們的法案,作為我們監督民意代表的依據。

但在現況底下,黨團協商都沒有紀錄,也就是說他們怎麼「喬」出來這些法案,我們根本不得而知!也就是說目前的規範立法委員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70條》形同具文,造成我們若想查詢此法條討論的過程,會完全找不到紀錄,且此條文的立法理由就會變成「照黨團協商條文通過。」無法得知該法條的立法理由為何?更重要的是,就算立法委員違反,也根本不會怎麼樣!因為在現行法底下沒有規定違反的法律效果,因此根本無法可管!

會計法的慘痛教訓

如同會計法第 99-1 的修正案,原先的立法理由是因為特別費歷經數十年的報支及核銷等程序,已形成行政慣例,參與此項業務之相關人員如各該機關長官或其授權代簽人、報支人、承辦人、經手人、業務之主管或主辦人員、主辦會計人員或其授權代簽人、主辦出納事務人員、製票員及登記員等,對此處理方式已產生信賴,並依例辦理相關事務。因此對該等人員按照行政慣例之行為,需給予善意信賴保護。為杜絕社會各界之爭議及給予解除相關人員之責任,爰增訂本條文對95年12月31日以前,前述辦理特別費報支、經辦、核銷、支用及其他相關人員之財務責任均視為解除,不追究其行政及民事責任;如涉刑事責任者,不罰。

然而後修正卻是讓各民意機關與特別費相同性質的所有費用,如研究費、公費助理費、加班費、出國考察費、各鄉鎮市區公所支用的村里長事務補助費等,以及101年12月31日前的所述研究費,皆予除罪化。如此修法通過開始實施,則可讓涉及以不實單據報銷研究補助經費弊案之上千名教授因此次修法而免除刑責。

然此次修法,就是在黨團協商的狀況之下,快速的通過此次法案,目的就是為了幫民代使用特別費的申報不實解套。結果原先也順便要幫教授解套的法案,卻在黨團協商下漏了一個「教」字,使得整個法案就成為了為自己民代解套的法案。

Image copy

▲圖:中華民國 101 年 12 月 31 日以前各大專院校教職員…(少了一個「教」)

而對於這樣誇張的法案,我們對於立法委員在最後如何「喬」出的法案的過程根本無從得知,因為密室協商是沒有紀錄的,也就是說到底是誰有這樣誇張的行為,我們不會知道,就算猜得到,他們中間的利益交換,透過甚麼樣方式達成這樣的協商,我們更實無法知道,立法院公報上也不會刊登。

黨團協商本身並不是一件壞的事情,因為有的時候確實需要協商,才可以保障小黨的權益,這也是小黨有機會和其他大黨平起平坐的機會,也可以避免透過表決這樣的零和遊戲造成更大的撕裂,但因為現行操作的狀況造成協商都沒有紀錄,許多的法案的制定都這樣「黑箱」的通過了。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mc4wp_form id="7"]

Last modified: 2020-05-18

« Previous Next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