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3:58 立法, 觀點

從「喬王喬柯在喬甚麼?」談密室協商 |劉珞亦

王金平和柯建銘分別為立法院藍綠的龍頭,經常進行黨團協商,因此被人批評「喬王、喬柯」,但到底黨團協商在喬甚麼?而為什麼又有這麼多人批評黨團協商淪為「密室協商」?

那該怎麼辦?

因此,若國會大黨聯手通過對人民不利的法案(如同會計法第 99-1 修正案)且也違反《立法委員職權行使法第 70 條》沒有紀錄協商過程,該如何救濟?

1. 行政院覆議

當然此時行政院可以覆議,但假設仍有二分之一的立法委員支持原案,此覆議也會失敗,如果到了此地步那該怎麼辦?

2. 釋憲?

根據大法官釋字 342 號解釋當中,大法官認為:

「 立法院審議法律案,須在不牴觸憲法之範圍內,依其自行訂定之議事規範為之。法律案經立法院移送總統公布者,曾否踐行其議事應遵循之程序,除明顯牴觸憲法者外,乃其內部事項,屬於議會依自律原則應自行認定之範圍,並非釋憲機關審查之對象……法律案之立法程序有不待調查事實即可認定為牴觸憲法,亦即有違反法律成立基本規定之明顯重大瑕疵者,則釋憲機關仍得宣告其為無效。惟其瑕疵是否已達足以影響法律成立之重大程度,如尚有爭議,並有待調查者,即非明顯,依現行體制,釋憲機關對於此種事實之調查受有限制,仍應依議會自律原則,謀求解決……」, 由上面的大法官解釋來看,黨團協商可能會落入所謂「國會自律」的範圍,不屬於釋憲機關的審查範圍。

但有學者有不同見解。

林超駿教授〈論黨團協商機制作為特殊立法程序—權力分立的觀點〉中,他認為之所以釋字 499 號解釋認為系爭憲法增修條文違憲,就是在於表決程序,也就是說,若沒有遵守法定的表決過程來決定憲法,依釋字 499 號解釋是可以以違反透明原則來被宣告違憲的。因此同理可證也可以應用在黨團協商上,林認為密室協商也仍然會影響公開透明原則,破壞代議政治,也應准許議會之外機制介入審查。簡言之,違反公開表決的而決定的憲法可以被宣告違憲,那違反公開協商的法案理應准許大法官有宣告違憲的機會。

好,倘若依上面的見解,該法案是可以成為釋憲客體,那誰要來是釋憲?

3. 誰來釋憲?

依據現況底下的《大法官案件審理法》第五條的釋憲規定,有下列幾種方式:

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得聲請解釋憲法:
一  中央或地方機關,於其行使職權,適用憲法發生疑義,或因行使職權與其他機關之職權,發生適用憲法之爭議,或適用法律與命令發生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
二  人民、法人或政黨於其憲法上所保障之權利,遭受不法侵害,經依法定程序提起訴訟,對於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發生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
三  依立法委員現有總額三分之一以上之聲請,就其行使職權,適用憲法發生疑義,或適用法律發生有牴觸憲法之疑義者。

依密室協商的規定,只有適用第3款的可能性,因此必須要有 3 分之 1 的立法委員聲請,才有成為釋憲訥體標的的可能性。

但回到真實的世界,現況底下國民兩黨佔了國會幾乎所有的席次,兩黨也習慣用這樣的密室協商來處理法案,也就是說真的透過密室協商的都過的法案,倘若在怎麼樣的公平,再怎麼樣的黑箱沒有紀錄,根本不會有機會透過釋憲來阻止,因為沒有其他3分1的立法委員反對這樣的密室協商。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mc4wp_form id="7"]

Last modified: 2020-05-18

« Previous Next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