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微思客|在世俗社會分裂的時代,宗教信仰也在分裂

作者:王培/微思客撰稿人

德國天主教主教近日宣佈,即使德國天主教信徒離婚沒有得到教會的許可,他們再婚之後仍然有可能在教會領受聖餐,但這要根據具體情況,一事一議(case by case)。

德國天主教會的做法並非一意孤行。早在2015的世界宗教大會上,參會的主教已經就婚姻教義問題進行過嚴肅討論,梵蒂岡羅馬教皇聖方濟各站在了德國天主教會自由派一邊,希望改革天主教關於婚姻的教義

由於婚姻被視為是一種由上帝所安排並遮蓋的神聖關係,歷史上,羅馬天主教一貫反對信徒離婚。在梵蒂岡看來,信徒的婚姻與世俗的婚姻截然不同。前者受到上帝和教會的管轄,後者受到世俗法律的管轄。

在婚姻問題上,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

如果信徒夫婦在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但沒有拿到教會准予的「離婚證」,教會將認定該夫婦仍處於(教會的)婚姻狀態。因此,如果離婚後的任何一方要與他人再婚,甚至只是談戀愛,這些行為都可能被認為是通姦,他/她將不被允許參加教會活動並領取聖餐,除非向教會保證永遠不會與他人發生性行為。

因為,在天主教的教義中,性行為只能發生在教會認可的婚姻關係之內,除此之外的所有性行為都是「非法」的。

宗教大會之後,羅馬教皇於2016年4月發表了一份聲明,進一步表達了教會接納離婚信徒的意願。這份檔案名為Amoris Laetitia(英文名為The Joy of Love,即「愛的愉悅」。文件中,教皇並沒有明確要求各地教會必須為離婚的信徒發放聖餐,而是為主教和神職人員留了根據具體情況自行決定的空間。阿根廷和馬爾他的教會很快就採納了教皇的最新「指示」,很多德國教會也開始遵行新的原則。

儘管教皇的改革得到了天主教自由派的擁護,但仍面臨內部保守派的巨大阻力。梵蒂岡「教義主管」(the Vatican’s doctrinal chief)Gerhard Müller強烈反對改變教義。他表示,關於婚姻的教義不僅是前教皇聖若望·保祿二世特別重申過的,也是天主教道德神學的重要組成部分。

負責聖禮和祭祀的梵蒂岡紅衣主教Robert Sarah也認為,天主教關於死罪和聖餐的教義是不能改變的,哪怕是教皇也不能尋求繞開或修改這些教義。實際上,教義紛爭已然走出梵蒂岡,逐漸公開化。2月4日,羅馬城牆上出現了大量攻擊教皇的海報。而在2月13日,一些高級神職人員又公開發表聲明,無條件支持教皇改革。

在英國,國教自由派與保守派之間的爭論也從未停息。最近,在國教的宗教會議上,普通神職人員投票否決了主教們提出的一份具有保守傾向的報告,該報告仍然強調婚姻只能發生在男性和女性之間。

試圖彌合自由派和保守派分歧的英國國教總主教Justin Welby遺憾表示,國教內部將不得不繼續為同性戀問題進行爭論,因為,神學和世俗生活要求教會對這些爭議問題給出明確的回答。如果爭論持續不休,教會內部的分裂就會像宗教與世俗社會的分裂一樣,不可避免。

無論是天主教還是英國國教的紛爭,都反映了傳統教義與現實世界信念之間的衝突。Giles Fraser,一個自由派英國國教牧師表示,如今,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國教信徒相信同性戀肯定是錯的。目前,同性婚姻已經得到英國世俗法律的保護,越來越多神職人員也開始參與主持同性戀者的婚禮。Fraser說,普通神職人員越來越「接地氣」,而很多主教仍遠離社會現實。

對於宗教保守主義者而言,回應現實生活對傳統教義的責難的一種方式,就是退回到現實社會的邊緣,固守傳統宗教教義,團結願意傾聽和遵行傳統教義的少數信徒。然而,如果宗教信仰要成為社會文化的中流砥柱,僅僅在曠野發出呼喊是遠遠不夠的,它必須正面回應世俗社會的觀念演進和行為要求。

當前,人類社會正處於全球化以來意識形態最混亂、最分裂的時代:宗教與世俗、全球主義與孤立主義、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的分裂。本來最不應該分裂的宗教信仰,也沒能避免內部紛爭。然而,這並不奇怪。歷史上,宗教教義一直在紛爭中演變,一直在紛爭中回應著時代的思想和觀念。

也許,在非信徒看來,教義的演變是一件好事;而在信徒看來,教義的演變也許意味著倒退。無論站在哪個立場看問題,有一點是很清楚的:「人類社會總是在不同觀念的爭論中不斷向前,這些觀念不僅包括世俗思想,也包括自視為絕對信念的宗教信仰。」

*本文是根據《紐約時報》和《經濟學人》相關報導綜述。

Clo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