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歡迎加入:兵役→替代役→鍋貼役?

活在臺灣很幸福,每天都有很多值得討論的時事(笑)。根據聯合報報導:「去年有鍋貼業者向內政部申請產業訓儲替代役員額,遭諷是『鍋貼役』…朝野立委批評,讓役男從事不具專業性的事務,違反替代役規劃初衷。」為什麼這個措施,會引發軒然大波呢?

話說,國家命強制役男入伍在先,又將役男分配給私人產業在後。根據內政部役政署公布的資料,不僅有鍋貼業者四海遊龍,還包括有統一超商、以泰國菜聞名的瓦城,及「黑貓宅急便」統一速達等,儼然成為「全國最大人力仲介中心」。輿論逐漸質疑,內政部此舉無疑是「犧牲替代役男權益,圖利雇主」。

在此,本文先與大家建立一個小共識:所謂替代役就是國軍的替代品;「國軍徵集」既然限制人身自由,依照憲法第23條的精神(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就必須建立在「公共利益的保障」上;那麼替代役的使用,也應該為滿足公共利益而生。那不禁想問:產業訓儲替代役的設計,到底想促成何種公共利益?官方說法是否過於稀薄?最後是否諸法皆空,只剩僱主拈花微笑?

替代役男的存在,應該為公益而生。

產業訓儲替代役,到底想促成什麼公益?

我們來看看役政署在網站上公告的政策說明:「為振興國家經濟與產業發展需要,並因應募兵制全面實施後,人力資源運用,爰規劃運用兵役制度延攬人才投入產業…再規劃辦理產業訓儲替代役制度,以有效運用役男技術人力資源,滿足產業人才之多元需求。」從文義上看起來,這制度好像真的是經濟猛藥——只要員額一來經濟就得以振興——不能說與公共利益毫無瓜葛。

而我們再來看看工作內容:「於用人單位從事研發工作以外之相關產業技術工作,並以培訓役男成為用人單位之中階儲備幹部為目標……產業訓儲替代役役男則係從事技術性工作。」簡單講,就是慈母般的政府,好心為役男鋪路,希望他們能早日進入公司培訓,將來轉職為幹部,帶領台灣經濟向前衝。

鍋貼臺就是役男的世界,何以見得坦克車?

內政部役政署副署長沈哲芳也在新聞表示:「產業訓儲替代役目的是儲備人才為中階管理幹部,剛開始的培訓會有一段時間需在第一線工作,但不會放任企業讓役男只從事第一線工作,絕對不允許煎鍋貼煎到退伍。」(還是沒說不煎喔!)

回顧役政署公布的資料,乃將技術工作及儲備幹部進一步定義如下:「(一)技術工作之定義:如將科學研究的成果應用於生產者,除實質的製造技術外,包括產品設計及相互配合的組織管理,是一種達到實用目的之知識、程序及技藝方法的工作… (二) 儲備幹部之定義 :企業管理階層的儲備人才,通過系列培訓和鍛鍊 ,最終成為企業之基層、中層或高層管理人員。」

由於頗為抽象,本文決定服務讀者,試以前進鍋貼業的替代役男(如下圖工作內容)為例:「將鍋貼皮的研究成果應用於包餡,除實質改善製作鍋貼的技術外,更改善豆漿外包裝的設計,還有店內排班與新人訓練的設計,是一種達到民生料理精緻化的工作。此外,透過包超過二萬個鍋貼的鍛鍊,終於苦練成該店的鍋貼王。」簡而言之,前面這麼精實的工作指標,就在描述「鍋貼店長」的進化過程啦。那當替代役都變成幹部,跟振興經濟的關聯又在哪裡?實則風光的背後,可能有許多辛酸。

政府帶頭鼓吹低薪勞動?

又進化成鍋貼店長的過程中,役男們可以拿到多少錢呢?由於服役期間可分下列三階段:第一階段:接受基礎訓練及專業訓練期間。第二階段:自基礎訓練及專業訓練期滿,分發用人單位之日起,至一般替代役役期之日止。第三階段:自服滿一般替代役役期之日起,至產業訓儲役期期滿之日止。所以圖示如後

如果大家覺得時間不夠,本文稍微幫忙摘要一下,也就是在最基本的情況下,一名取得餐飲科系學士學位的役男,假如進入了心愛的鍋貼業界,他在第一階段的新訓期間,由於每天只有在稍息跟立正站好,只配領到不足7000元的薪資,而第二階段因為終於前進店鋪,可以碰到鍋鏟了,所以大約可拿到2萬元的薪資,最後當他變成鍋貼王,進入第三階段後,為了確保公司看重役男權益,也規定其薪資不得低於28000元

我的老天鵝啊,這不是低薪勞動這是什麼?本文隨便查一個鍋貼業者(如下圖),工作內容相仿,那的薪水卻比前面高,而且還不用看學經歷。此外,役男在第三階段時,還有想走卻走不掉(被綁約,否則役期要重算,規定參照這兒。)的顧慮,更增添與雇主議價的困難,維持低價好像不是問題。種種措施,無異鼓勵業者引進低薪且免洗的替代役男?

好險我退了?其實你就業被排擠惹

本來臺灣公務機關面臨人力嚴重短缺,當替代役投入公共事業,可以增進政府行政效率及服務品質,但一旦令役男被鼓勵引進私人產業,不免與民間就業市場產生競合,一定會排擠社會人士,進入某些行業的就業機會

況且,每個行業的需求人力,都會隨著社會經濟的起伏,而有所改變;政府此番運用公權力,引誘雇主提早囤積便宜的勞力,反正服役的大半期間,勞工薪水都能被控制在一定水平,此舉也會引發就業市場的混亂。最後,能站在舞台上偷笑的,不是主管機關,也不會是勞工,還不又那些雇主?

每每替代役制度出了問題,網路上常出現「好險我退了」的評語,用以表示「這制度很爛,好險我不會再碰到?」的感嘆。不過,這次眾多替代役的學長們,似乎不適合再用這句話來安慰自己了。因為姑息這樣的政策,無疑鼓勵政府草率消化業務執行問題,並放任人身、契約自由或勞動權益隨風飛逝,最後更因為就業市場彼此牽連的緣故,一併排擠到自己的頭路!

回顧大頭兵保家衛國的典範

那麼出於什麼理由徵集兵役,才是像樣的公共利益呢?大法官過去在司法院釋字第490號,曾表示意見如後:「為防衛國家之安全,在實施徵兵制之國家,恆規定人民有服兵役之義務,我國憲法第20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之義務,即係屬於此一類型之立法。惟人民如何履行兵役義務,憲法本身並無明文規定,有關人民服兵役之重要事項,應由立法者斟酌國家安全、社會發展之需要,以法律定之。立法者…於兵役法第一條規定:中華民國男子依法皆有服兵役之義務。」

由上可知,國軍人生的強制開啟,固然伴隨許多不為人知的心酸或枯燥,但從歷史上來看,為了國境間的和平,徵集穩固軍力還稱的上是保家衛國的必要手段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法律白話文運動

國軍精實案啟動替代役,卻也為公益而生

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戰爭方式也逐漸改變,決勝千里之外,不再只是戰略上的口號,而是能以科技達成的目標,故1998年左右,政府即開始推動國軍精實方案,希望透過結構改造,提升整體戰力。其中,由於軍力刪減,導致役男過剩,入伍時間拖長,嚴重影響其生涯規劃;在民怨沸騰的情況下,國防部即表示在「不影響國軍戰力」、「不降低兵源素質」、「不影響公平」的「三不」原則下,就不反對實施替代役,也就開啟了我國實施替代役的契機

因於我國憲法第20條明定:「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之義務。」,修憲程序卻漫長又緩不濟急,所以策略上乃先修正兵役法第2條,將替代役納為兵役的一環(該條規定:本法所稱兵役為軍官役、士官役、士兵役、替代役。),並在同法第26條規定:替代役實施有關事項,另以法律定之。據此,內政部於1999年4月開始研擬「替代役實施條例草案」,同年8月將草案陳報行政院,並在9月時審查通過,移送立法院審議;立法院則在2000年1月15日三讀通過該法案,奠定了替代役制度的法律基礎

這次的產業訓儲替代役,也是修法新增的替代役類型

對此,我們可以看看替代役實施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各目,那裡規定了許多原始設定的替代役工作類別,像是「(一)警察役。(二)消防役。(三)社會役。(四)環保役。(五)醫療役。(六)教育服務役。(七)農業服務役」等,都是為改善政府執行業務能力之不足,而以替代役男為補充人力,使其進入政府,提供警政、消防、弱勢族群照顧、生態保育、醫療保健、教育指導或海外技術合作等公共服務。也許具體實踐上,還有很多弊病(比方說役男能力上或實務模式下,無法真正令其提供專業),可每一類別的替代役,都稱得上是為實踐公共利益而存在。

找回失落的替代役口號─「愛心、責任、服務、紀律」

當時產業訓儲替代役消息一出,網路上流傳這樣的笑話:「以後替代役男可以在超商,鍋貼店,泰式料理店等地上班,未來可能出現這樣的對話。

甲:你哪退伍的啊?
乙:海龍….
甲:哇! 這麼厲害、在哪連?
乙:花蓮-四海游龍….

甲:你哪退伍的啊?
乙:我在特種單位711服務…。
甲:好屌喔!那你會爆破嗎?
乙:我會幫客人微波食品~。

差點忘了,聽說還有黑貓中隊,黑貓宅急便!」

這樣的笑話,無疑突顯民眾對政策變動的無奈。

產業訓儲替代役固然號稱可以振興國家經濟與產業發展需要,而面對每個制度興革,都應仔細省思,到底有無口頭說的那些好處?本文認為本役別至少有「低薪勞動、排擠就業」等疑慮,似乎無法有效達成前述公共利益,只能滿足雇主的個人利益。若說保家衛國或支援公務等公共利益,才是強制人民當兵或服替代役的正當理由,今天卻消轉為守護業者的鍋貼臺,真是太黯然太銷魂了。

當役政署成為全國最大人力仲介,當全國替代役男被貼上售價便宜賣,一種我為魚肉的感覺襲上心頭。當年成功嶺上震天價響的替代役口號─「愛心、責任、服務、紀律」,不應用來滿足雇主的私益乎?

當年的替代役口號「愛心、責任、服務、紀律」不應用來滿足雇主的私益乎?

王 鼎棫 Written by:

喜歡微醺下的寫作與閱讀,快要擁有ASAHI無糖啤酒的VIP。曾在國定古蹟裡,擔任大法官助理,看見許多憲法時刻的創造發微;也為國語日報寫稿,與少年讀者分享法律常識短文或漫畫劇本。幻想一個,就算沒有政府,人人也能互享資源,互相尊重的世界。 (現為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博士生,研究領域:高齡社會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