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與手槍的不幸相遇》:透視日本司法史的十二個橫截面

作者:謝昊/微思客撰稿人

歷史的指標撥回一八九一。這一年,離日俄戰爭還有十三年,離甲午戰爭還有三年,雖然日本正處於明治維新以來的國運上升期,但在世界舞臺上還是一個毫不入流的小國。

這一年的五月十一日,未來將繼承大位的沙俄皇太子出訪日本,在全國各地受到超規格的接待。對於當時橫跨歐亞,武力超群的沙俄,日本國民在尊敬之下,更多的是深深的畏懼。

而刺殺事件偏偏在這時發生。當訪問團來到大津時,一位下級軍官津田因為憎惡沙俄皇太子耀武揚威的做派,在隊伍經過時拔刀向他砍去。雖然刺客被迅速制服,皇太子已經身受重傷,取消所有訪問活動,提前回國。

消息一出,恐慌情緒迅速在全日本蔓延開來。民間自發停止一切娛樂祭祀活動,有村莊立下村規:本村人從此再不能取和刺客一樣的名字。更有甚者,有人到縣廳門口割喉自殺,只為向俄國謝罪。

在朝中,大臣一致主張處死刺客,儘快澆滅沙俄的怒火。但是,根據日本通過不久的刑法典,故意殺人未遂不能處以死刑。不過,根據特別規定,故意傷害本國皇室可以判處死刑。這時,擴張法律條文,將本國皇室解釋為包括外國皇室,雖然不符合立法原意,卻是在法律框架下處死刺客的唯一方法。

但是,在各方壓力下,本案主審法官,大法院(相當於最高法院)院長兒島惟謙仍然堅持法律的原則,沒有判處刺客死刑。他的回答是:如果在這次事件中適用「對皇室的犯罪行為」,日本必定被列強所鄙視,並在司法史上留下永久的污點。

這便是《與手槍的不幸相遇:日本司法物語》中的第一個故事,號稱「日本司法獨立第一案」的大津事件

在這本書中,日本推理作家夏樹靜子女士用小說家的筆法,將日本近代以來十二個著名案件娓娓道來。這些案件無一不是轟動一時,而從長遠來看,都深刻塑造了日本的法治進程。

回望明治時代,無數出身低微的人物通過自己的艱苦奮鬥,在實現個人價值的同時推動整個國家迅速發展前進。司馬遼太郎的歷史小說《阪上之雲》將其歸結為一種彌漫全社會的蓬勃健朗的氣質,正如在山坡上冉冉升起的青雲。

在這樣的時代情緒之中,富國強兵,集體高於個人,是自上而下的社會共識。固然大津事件的結局是俄國方面接受了日本的判決,但眾多大臣的憂懼並非沒有道理,激怒沙俄是面臨著實實在在的亡國滅種的危機。

在這樣的情況下,究竟是國家利益至上,還是憲法法律至上呢?

歷史的車輪繼續行進。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大勝之後,日本逐漸被軍國主義的思潮牽引,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全民皆兵,對外侵略的戰爭泥淖。這一時期,誕生了著名的「翼贊判決」。

「翼贊」在日語中的本意是「助(天子等)一臂之力」,當時的語境下指的是由首相擔任總裁,帶有濃重軍國主義色彩的大政翼贊會。在五年來首次舉行的全國議員總選舉中,大政翼贊會針對四百六十六個名額推薦了四百六十六名候選人,號稱要「舉國一致集大成」。

在鹿兒島第二選區中,四名推薦候選人以壓倒性優勢擊敗六名非推薦候選人。其中四名落選人收集大政翼贊會強硬干涉選舉的證據,向大法院提起訴訟,訴稱此次選舉無效。

在當時的政治氛圍下,進行調查取證的難度可想而知,主審法官甚至寫下了遺書。在經過充分的調查後,法院抵擋住右翼勢力的壓力,判決該區的議員選舉結果無效。這一判決作出,很多人將吉田久與當年的大津事件中的兒島惟謙相提並論。

然而,法院的形象並不總是這麼光彩。

在「大逆事件」和「松川事件」中,日本共產黨員被政治勢力所構陷,法院淪為意識形態鬥爭的工具;在審判《查泰萊夫人的情人》的翻譯者時,法院站在保守勢力的一邊,將這本書認定為淫穢作品,判決兩名被告有罪;甚至直到二十一世紀,法院仍然在保護犯罪受害人的問題上猶疑不決。

所謂日本司法史,倒不如說是日本近代史,亦或是日本近代思潮史。每一起典型案件背後,不僅僅是控辯雙方的事實陳列和邏輯推理,更是當時的社會思潮和政治勢能之間的角力。

回顧這些案件,法官在其中扮演的實際上是歷史不自覺的工具。儘管可以說每一起案件法官都是依靠內心的確信作出判決,但法律之外的力量是在更大的時空維度中或明或暗地影響著法院的審判。

作為後來的人,在評判歷史事件時,很容易帶著強烈的後見之明挑選事實,將其串聯組合成一個符合邏輯的完整故事。而當我們設身處地進入當時的時空背景,便會發現不管身居怎樣的高位,都幾乎不可能看得清時局的全貌。

在無限廣闊的時空和多維度的價值評判體系面前,個人是脆弱而無序的。每個人囿於自己的經歷、識見和利益,在每一個十字路口都儘量做出自認為最好的選擇。這一個又一個的選擇以難以想像的複雜方式排列組合,不可逆轉地構築了個人的命運和國家的道路。

而《與手槍的不幸相遇》這本書,正是給我們提供一個契機,帶我們回到日本司法史上的重要時刻,懷著同情之理解,一窺那些裹挾其中的普通人的真實情感和艱難妥協。

《與手槍的不幸相遇》序言

明治二十二年(一八八九年),明治《憲法》公佈。翌年,《法院構成法》公佈。也就是從那時起,日本的近代司法體制得以確立。這之後的一百多年間,從明治時代一直到今天的平成時代,各個時期都發生過不少獨俱那個時代特點的大案。

這之中,我挑選了特別是對司法審判本身具有深刻意義,也對後面的時代極具影響的案件。

對於司法世界,我原本可以說完全是個門外漢。

因此,為了至今對司法審判都未必有興趣的讀者,能像讀故事一樣輕鬆地閱讀這本書,我就試著用盡可能簡潔易懂的方式,為大家導覽這一個多世紀的日本司法審判史。

──夏樹靜子(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

內容簡介

台灣和中國都有很多成文法律是從日本習得,但目前面向一般讀者,通俗介紹日本司法的圖書卻很少。本書試圖彌補這方面的空白。

本書彙集了日本自明治維新以來發生的十二個里程碑案例,包括著名的大津案、帝銀事件、松川事件、八海事件等,將日本近百年來的司法歷程娓娓道來。本書的作者是在日本享有盛譽的小說家,作者通過自己特有的細膩筆觸和幽默的寫作手法,將枯燥、專業的法律案件,寫成生動的、非常具有可讀性的圖書。本書不僅適合法律專業讀者閱讀,也非常適合普通大眾讀者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法律白話文運動

作者簡介

夏樹靜子,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善於通過推理小說的形式,反映日本社會的底層生活。作品《蒸發》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第三之女》獲冒險小說大獎。

目錄

第一章   俄國皇太子遇襲
第二章   暗殺明治天皇
第三章   昭和時代的陪審審判
第四章   極富勇氣的翼贊選舉
第五章   日本犯罪史上空前絕後的毒殺
第六章   有一段歷史叫「松川事件」
第七章   審判《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第八章   八海事件:三次死刑判決
第九章   「大嬸,我把我爸殺了」
第十章   永山則夫:與手槍的不幸相遇
第十一章  法律進入「離婚時代」
第十二章  為了那些再也回不來的親人
特別對話錄 事實的興味,法庭的深度

WeThinker 微思客 Written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