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微思客|他們如何用法律保護了最後的綠洲?

白話文編按:微思客最近推薦了一本新書《奪回伊甸園》(Taking Back Eden: Eight Environmental Cases that Changed the World),作者是美國杜蘭大學法學教授奧利弗·霍克(Oliver A. Houck)。原出版社是Island Press,最近由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尤明青翻譯成簡體中文版,中譯本由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編輯時,加上一些微思客原文中沒有附的英文名稱;此外,也特別找出相關案件的連結,不論手邊是否有書,都能就關鍵字和判決來相互對照、參考,希望幫助讀者們更能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是本州唯一負責環境訴訟的檢察官。我努力阻止非法採伐森林的行為;但是,沒有任何人希望我成功。人民反對我,政客反對我,法院也反對我。我仍然在努力。我對違法者提起訴訟。然而,我擔心的是,如果我贏得了訴訟,他們會殺了我。我該怎麼辦呢?──巴西阿馬遜州一位檢察官的陳述(1987)

誰會真正在乎生活在那裡的你?棲息之地,足以讓我們為之奮起!什麼是我們可以借用的力量?司法,也許是。

《奪回伊甸園》選了全球八個代表性案例:美國暴風王山案、日本日光太郎杉案、菲律賓未成年的歐博薩案、加拿大大鯨河案、印度泰姬陵案、俄羅斯列寧樹案、希臘阿刻羅俄斯河案、智利延齡草項目案。娓娓道來的案件,呈現出環境問題背後複雜的政治、社會、歷史、文化與經濟因素。

暴風王山(Storm King/美國)

哈德遜谷(Hudson Valley)的發電站是否破壞了暴風王山令人驚歎的景觀?此案法院的判決打開了公民環境訴訟的管道。Robert H. Boyle,自由作家,對哈德遜河下游的漁業狀況開展了調查,參加了暴風王山訴訟。他後來成立了哈德遜河漁民協會(Hudson River Fishermen’s Association),該協會在暴風王山訴訟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並且此後繼續關注哈德遜河的清汙工作。

白話文編按: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1965年美國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的Scenic Hudson Preservation Conference v. Federal Power Commission案。

日本太郎杉(Nikko Taro/日本)

為保護神社中的古木,人民對日本最為強勢的建築部門提出質疑。法院不是橡皮圖章,不要經濟補償、而是叫停整個高速公路的建造計畫。

白話文編按: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1973年東京高等裁判所針對太郎杉問題一案的判決來看看。

未成年人歐博薩(Minors Oposa/菲律賓)

以孩子的名義拯救菲律賓正在迅速消失的森林。並不僅僅是樹木,菲律賓的整個歷史都正在瓦解──人類能否實現生活在「自然的節奏與和諧」之中,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未竟之題。

白話文編按: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1994年菲律賓最高法院的Minors Oposa v. Secretary of the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and Natural Resources案。

大鯨河(Great Whale/加拿大)

魁北克省關於大鯨河上的三階梯水力發電站(包括詹姆斯海灣計畫),每一個階段性建設都是一次傷害。印第安克裡族(Cree)人為保護他們的狩獵生活方式經歷了一個訴訟三部曲,震動了加拿大政府的心臟。

白話文編按: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1991年加拿大聯邦法院關於Cree Regional Authority et al. v. Attorney-General of Quebec一案的判決來看看。

泰姬瑪哈陵(Taj Mahal/印度)

為拯救被濃煙包圍的無法呼吸的泰姬陵,一個農村出來的律師梅塔(M.C. Mehta)走上了艱難的訴訟之路。

白話文編按: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1986年印度最高法院的M. C. Mehta v. Union of India案。

列寧的樹(Lenin’s Trees/俄羅斯)

十七世紀,彼得大帝下令沿著俄羅斯帝國西部邊界種植國防林,為了子孫後代能夠造船;二十世紀初,哪怕可能凍死,列寧仍然下令嚴禁砍伐莫斯科公園裡的樹木,因為那是俄羅斯人民的遺產,是紅軍要保護的對象。生態法律人(Ecojuris)創辦人之一密絲欽科(Vera Mischenko)勇於對抗政府,捍衛森林維護與保全──而現在,仍有人在夾縫中努力,他們是希望的種子。

白話文編按: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1998年俄羅斯最高法院關於森林問題的判決來看看。

阿克洛奧斯河(Acheloos/希臘)

一項大型調水工程,要將品都斯山脈(Pindus)西部的水源引向東部發達地區的塞薩利平原,並在那裡種植高耗水的棉花;而西部的古鎮及拜占庭風格的修道院將被淹沒──河神仍緊握著阿克洛奧斯河的命運,不過到底什麼是永續發展,應該由誰解釋呢?

白話文編按:有興趣的人,也可以看看2012年歐洲聯盟法院關於阿克洛奧斯河調水工程問題的判決來看看。

延齡草計畫(Trillium/智利)

火地島常年低溫,三季酷寒,暴風雨是家常便飯。在這種土地上能長出如此規模的連茄樹林,確實是一個奇蹟。任何形式的採伐,對無法再生的森林來說都是無法被容忍的。原生態的曠野之地非常重要,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環保主義者奮力抵抗。這些案例,表明了法院在應對環境問題方面的功能與作用,展現了法官在環境案件審判中的睿智與銳氣。

白話文編按: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1997年智利最高法院關於延齡草計畫問題的判決來看看。

儘管如此,如果我們就此出結論,認為環境案件容易勝訴、法院對於保護環境採取了積極態度,那就是過於自我陶醉了。

環境保護之路仍然荊棘叢生,實現環境保護,需要克服不切實際的幻想,需要正視現實,不得讓任何人背黑鍋。克服這些心理障礙後,環境法每天都可能遇到強大的敵人,但卻很難遇到強大的朋友。

很少有人能夠透過善待自然獲取巨額財富,更不會因為阻止建設大壩或者公路而使被阻止建設的大壩或公路以其命名。實際情況截然相反。哪怕有死亡的威脅,但前方的燈塔依稀可見,那束光芒令人神往,我們還要不斷嘗試、砥礪前行。

Clo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