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雨/微思客海外通訊員

在德國的大街上不時會見到坐輪椅或用盲杖的人,初到這裡的人也許會好奇,這裡為什麼有那麼多身障者?其實,並非這裡的身障者更多,而是這裡的障礙者有更多機會像普通人一樣外出並參與公共生活。

而這種參與跟便利的無障礙設施密不可分。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公共汽車和火車到站開門後,會伸出斜坡,保證輪椅能夠順利通過;汽車、地鐵和火車到站都不僅有語音提示,也有螢幕文字提示,讓視覺障礙與聽覺障礙者都能夠掌握到站資訊。

另外,大量公共場所設有障礙者廁所,廁所內不僅空間寬敞而且馬桶旁安有長扶手,有緊急呼叫拉繩或呼叫按鈕。不僅僅是身障者,行動不便的老人、推嬰兒車出門的父母、甚至提重物的旅客也都經常能從這些方便的設施中受益。

「無障礙」( barrierefrei)是一個在德國經常會接觸到的詞彙——無障礙廁所、無障礙住房、無障礙旅遊…「無障礙」意味著盡可能地去除壁壘,讓所有人都能夠不受限制的參與到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它的目的遠遠不是照顧弱勢群體那麼簡單。

德國的法律規定了任何人不得因為障礙受到歧視,規定了對身體健康的人與身體障礙的人要平等對待。要想真正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實現無障礙。換句話說,「無障礙」是實現社會平等的一個關鍵。因為在一個包容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不同是正常的,做不到無障礙,就不可能真正實現平等與包容。

所以,實現無障礙不能單依靠社會救助組織的努力,它也被寫進了德國法律。

《身心障礙者權益平等法》(白話文編按:2002 年通過)規定了,除了公共交通工具,公共道路、公共建築也需要做到無障礙。

具體的建築標準由德國標準化協會制訂,比如政府機關大樓在新建或改建時必須做到出入不設臺階;如果有臺階,旁邊要鋪設平緩的坡道,上下樓要有電梯,要有身障廁所,身障停車位。對於餐廳、咖啡廳、旅館之類的私人設施沒有法律上的硬性規定,但政府鼓勵進行無障礙改建,為改建或新建無障礙設施提供經濟補助。

除了行動無障礙,交流也要做到無障礙。

例如為了方便盲人,不僅需要盲文資訊提示,也需要更多有聲讀物;聽覺有障礙的人不僅需要助聽器,也需要手語新聞,到政府機構辦事,需要有手語翻譯,翻譯費用由政府支付;為了方便有學習障礙的人,需要特殊的學校和教材。更進一步來說,需要減少各種繁瑣的官僚手續,各種資訊應盡可能簡單、清晰、明瞭。

無障礙的最終目標是讓所有人都能不依靠第三者的幫助而自由活動但這仍然還是最理想狀態,現實情況尚有鉅大差距。

儘管德國近幾年的障礙設施不斷增多,但仍有不少偏遠地區的車站、市政廳尚未經過改建,很多短途公交工具也還沒達到無障礙標準。另外在法蘭克福、科隆等一些大城市,公共場所的電梯出現故障不能及時修復,讓無障礙設施形同虛設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

跟據市場調查機構Innofact今年發表的一份抽樣調查,目前德國還比較匱乏的是無障礙住房以及無障礙工作崗位。

隨著社會老齡化以及外來移民的增加,方便人們行動、交流的無障礙設施會變得更加重要。即使是德國,無障礙之路也依舊漫長,但德國的經驗告訴我們,它們的存在並不僅僅是照顧少數群體,而是一項讓每一個人都從中受益的重要舉措。

白話文推薦延伸閱讀:

施世駿、孫瑩芯(2017),《比較德國與韓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首次國家報告:對臺灣的借鏡》,社區發展季刊,第157 期,頁220-235。

周怡君(2016),《德國與臺灣身心障礙者政策與失能者長照政策的比較分析:復健模式的觀點》,臺大社會工作學刊,第34期,頁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