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告人的順從

1

大海是一頭怪物。

自劇烈傾斜的甲板上凝視海面,男人不由得暗想。

太陽還未下山,天空卻是一片昏暗。

然而,天空底下的狂暴大海更加漆黑,彷彿吞噬所有光芒。

翻騰的波濤猶如蛟龍,以頭部和軀體不斷衝撞船身。重複著扭曲、吸附、彈跳,最後化為碎片。波浪的粉碎聲與狂風的呼嘯聲融為一體,好似野獸的咆哮。

聽著宛若來自魔界的可怕聲響,男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在半空中來回激盪的浪花幾乎要震飛他的身軀。甲板上不少乘客狠狠撞上機關室的牆壁。不僅是甲板,滔天巨浪甚至衝上展望臺的窗邊,隨時可能撞破玻璃。那又像是一頭巨蟒,吐著舌頭玩弄眼前的獵物。

男人緊緊抓住扶手,眼睜睜看著那幕景象。

船身傾斜已達三十度,右舷隨時會沉入海面下。原本擺在甲板上的桌椅全落入海中。雖然右舷上固定著幾艘救生艇,但連這些救生艇也在波浪之間時浮時沉,坐上去恐怕只有死路一條。剛剛有個貌似船員的男子想解開救生艇,馬上打消念頭,不一會便消失在船尾。

甲板上另有數名等待救援的乘客同樣緊緊攀住扶手,但巨浪不時排山倒海撲來,將他們一個接著一個捲入海中。幾個人並非遭捲走,而是在甲板上撞得不省人事,緩緩滑落。

能夠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落海,算是相當幸運。男人親眼目睹有個乘客滿頭鮮血,在浪潮之間若隱若現。那乘客掙扎片刻,就再也不動了。

打從一上船,男人心裡就有不好的預感。

這是一艘韓國籍渡輪,名為「藍海號」,往返於韓國釜山與日本下關,每天只有一個班次。據說,船身是將超過耐用年限淘汰的日本船,送到韓國補修後繼續使用。當初聽到這個傳聞時,實在應該改搭其他航班。

一坐上船,男人便察覺明明是筆直航行,船身卻相當不安定。儘管無風無浪,船的重心卻不時左右偏移。

載貨量也令男人咋舌不已。雖然是艘渡輪,甲板的兩舷卻堆滿巨大的貨櫃。那宛如貨船般的畫面,在男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想必是貨物超載導致船身失去平衡,偏偏又遇上暴風雨吧。

「砰」一聲巨響,船身再度受衝擊,劇烈晃動。每當浪頭捲上來,船身就吱嘎作響,宛如臨死前的呻吟。男人的身體浮上半空,從頭到腳都濕透,勾住扶手的胳臂也因太滑無法牢牢固定。

不,眼前還有一個更糟的問題。

那就是男人並未穿救生衣。

真是太可惡了!男人再度暗暗咒罵。

船身第一次劇烈晃動時,沒有任何廣播向乘客說明狀況。之後,船身愈來愈大傾斜,絲毫沒有恢復平衡的跡象,船員竟以韓語向乘客廣播「今天只是風浪有點大,請稍安勿躁」,簡直把乘客都當成傻瓜。

等到乘客開始焦躁不安,船員才又廣播「保險起見,請穿上救生衣」。問題是在這個廣播後,船員並未出來發放救生衣。仔細回想,這艘船一陷入危機,客艙裡的船員便不約而同消失。

起初,男人待在船艙的二樓。船員在廣播中聲稱牆上的棚架備有足夠所有乘客使用的救生衣,於是男人不怎麼擔心。

沒想到這是個天大的錯誤。

乘客打開棚架,爭先恐後取走救生衣,才發現數量根本不夠。

恐慌在一瞬間蔓延開來。

察覺數量不夠時,救生衣當然都被搶光了。沒拿到的乘客趕緊衝下樓搶救生衣,男人也是其中之一。

抵達一樓,乘客卻嘗到更大的絕望。

所有棚架上的救生衣都被拿走,一件也沒剩下。一樓的救生衣似乎也不夠,許多乘客像無頭蒼蠅一樣亂鑽,尋找著救生衣。幸好這時大家說的都是簡單的韓語,男人也聽得懂。

「為什麼會不夠?」

「是誰多拿?」

「快給我!」

「我先!」

「船長到底在做什麼?」

「船員都跑到哪裡去了?」

有些乘客開始爭奪救生衣。

船上超過一半是從釜山前往下關的觀光客。這些人都沒受過專業訓練,加上沒人下達避難指示,當然亂成一團。

繼續待在這裡也沒用……男人迅速下了這樣的判斷,從一樓客艙走向隔壁的餐廳。其他乘客似乎也想通這一點,一時之間門口擠滿想前往其他地方尋找救生衣的乘客。

這時,船身嚴重傾斜。

「藍海號」完全失去平衡,連乘客的移動也無法承受。

下一瞬間,客艙內的哭喊聲此起彼落。

「救命啊!」

「媽媽!」

「哇啊啊啊啊!」

大量海水從敞開的客艙門外灌入。

還待在客艙裡的乘客,全帶著驚恐的表情遭浪花吞沒。沒穿救生衣的人轉眼消失在水中,穿上救生衣的人只露出一顆頭,被退去的海水帶入汪洋大海。

「藍海號」顯然逐漸下沉。遭海浪捲入海中的人沒辦法浮上海面,是船身下沉產生漩渦的緣故。

男人在餐廳裡慌張地左右張望。為了因應用餐期間發生意外狀況,餐廳裡應該也會準備救生衣。

偏偏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地上到處是餐具的碎片,幾乎沒有落腳的地方。男人勉強在餐廳內移動,地上一件救生衣也沒有。

由於桌子都固定在地板上,即使船身傾斜也不會滑向同一側。有張桌子上躺著一個男子,不知是昏厥還是死了。那男子的上半身平貼桌面,一動都不動。

仔細一瞧,餐廳的角落有乘客倒在地上,其中幾個鮮血直流。這些人的共通點,就是都沒穿救生衣,多半是被其他乘客拿走了吧。一旦昏厥或死亡,穿著救生衣也沒用。

「船員在哪裡?」

「快找出來!」

「在下面的船室!」

想取得救生衣的急切,及希望船員引導避難的心情,導致所有人殺氣騰騰。在旁人的眼裡,男人大概也沒什麼不同。

雖然船身嚴重傾斜,但海水尚未灌入所有船室。乘客將每一間船艙都打開查看。

一個人也沒有。

所有船艙都空蕩蕩。一名乘客進入船室搜索,連一件救生衣都沒留下。

「在哪裡?」

「那些傢伙跑去哪裡?」

失去方向的乘客面目猙獰地到處尋找船員。

「先把船長找出來!」

「船長在哪裡?」

「一定在駕駛艙!」

於是,一大群乘客又回到甲板上。右舷即將沒入海中,大家不敢靠近,只能經由左舷往駕駛艙移動。

這時,一人忽然大喊:

「你們看!」

順著對方的手勢望去,只見波濤洶湧的漆黑海面,但凝神細看,海面飄著一艘橙色小船,上頭坐著數人。

那顯然是救生艇。

「他……他們逃了!」

「那些傢伙全是船員!」

「居然不顧乘客的死活……」

「太可惡了!」

「快回來,你們這些混蛋!」

「該死!」

乘客你一言、我一語地高聲咒罵,但救生艇當然沒折返,搞不好那些船員根本沒聽到乘客的怒罵聲。

在這裡浪費口水也無法得救……男人當機立斷,遠離那群乘客。

船長多半也跳上那艘救生艇逃走了吧。如果還留在船內,應該會下達指示,不至於默不作聲。

既然沒辦法仰賴船員,自己的性命只能靠自己救。

男人一面在甲板上移動,一面把船運公司、船長、船員及安排他搭乘「藍海號」的旅行社都罵一遍。

這實在是太沒道理,為什麼救難隊還沒出現?

依航行時間來計算,此時應該已進入日本領海。日本又不是落後國家,海上保安廳或海上自衛隊早該安排救難隊,為什麼還沒抵達?

男人接著忍不住又咒罵起海上保安廳、海上自衛隊及韓國。

當務之急是找到兩樣東西,一是救生艇,二是救生衣。男人在甲板上漫無目標地移動。此時船身呈左舷高、右舷低的狀態,若不抓緊扶手,連站穩都有困難。

好不容易走到左舷中央時,男人內心益發絕望。

原本應該固定在船舷的救生艇,竟全不翼而飛,只剩下捆綁救生艇的繩索在風中翻舞。

多半是船員把救生艇分光了。

一群殺千刀的混帳!

除了咒罵之外,男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既然救生艇無望,好歹得找到一件救生衣……男人的腦袋才剛浮現這個念頭,驟然天旋地轉。男人急忙抓緊扶手,才沒飛出去。

船身傾斜得更厲害了。

一定是船上貨物的關係。

那些貨物全部滑向右舷,導致船身徹底失去恢復平衡的能力。

「藍海號」會以右下左上的角度沉入海底,成為無可避免的結果。

一陣恐懼頓時貫穿男人的全身。

要與這艘船同生共死,還是乾脆跳海溺死?

兩個選擇都是死路一條,差別只在早或晚。

別開玩笑了!

最近日圓高漲、韓元下跌,吸引男人參加這趟號稱史上最便宜的海外旅行。韓國當地的物價與船資,確實都便宜得令人不敢相信。

沒想到參加這趟廉價旅行,彷彿連自己的性命也被賤賣。

絕不能死在這種地方!

為了尋找救生衣,男人接著又走向船尾。但此時男人的目標已不是船上預留的備用救生衣。

哪裡還有倒在地上的人?

到了這個地步,只能找到不需要救生衣的人,剝下對方身上的救生衣。

繞到船尾,男人眼前盡是一片驚濤駭浪。

跟男人一樣,有些乘客察覺渡輪一定會沉沒,於是一個接著一個跳進海裡。這是一場與時間的競賽,再不趕緊逃走,會被船身一同帶入海底。

四處傳來乘客的怒吼與尖叫,間或夾雜淒厲的哀號。

男人拚命尋找不再動彈的乘客。

然而,倒在船內的乘客,沒有一個穿著救生衣。一旦面臨生死關頭,每個人的想法都大同小異。

強烈的恐懼感緊緊揪住男人的心臟。

這樣下去,他就得到海底與海藻作伴了。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哪裡有救生衣?

哪裡有不需要救助的人?

趕快交出救生衣!

男人攀著扶把不斷移動,卻一無所獲。

於是,男人變更目標。

事到如今,對方是死是活都無所謂。

不管是誰都好,搶過來就對了。

不一會,男人終於撞見絕佳的獵物。

一個穿救生衣的苗條少女。

約莫十幾二十歲,比他年輕許多。

而且,看上去頗為瘦弱。

少女緊緊抓著扶手不放,似乎是想跳海又提不起勇氣。

好,就決定是她了。

搶走這女孩的救生衣應該不難。

男人瞬間下了判斷,沿著扶手朝少女靠近。在刺耳的海浪聲與乘客的慘叫聲中,少女根本沒察覺男人在悄悄走近。

五公尺……

三公尺……

一公尺……

男人抓住少女的手腕。下一瞬間,少女轉過頭。

或許是男人的表情過於凶暴,少女發出短促的尖叫,試圖甩開男人的手。

絕不會讓妳逃走!

男人撲向少女的背後。

「住手!」

少女說的是日語,原來也是個日本人。

然而,此刻男人的內心已沒有一絲一毫的同胞愛,只是緊緊抓住救生衣的衣襬,硬要從少女身上剝下。

「別這樣!」

男人當然不會輕易放棄。儘管少女不斷斥責,男人仍不肯停止搶奪。

隨著少女的掙扎,兩人改變了姿勢。

少女面向男人,似乎察覺對方的意圖,犀利的目光直瞪過來。

「你這個禽獸!」

她大喊著,往男人臉上一抓。

男人面頰一陣灼熱。

臭丫頭居然抓我!

這一瞬間,男人心中僅存的一絲理性消失無蹤,嗜虐的本性甦醒。

「妳膽子不小!」

男人不再手下留情,一拳揮向女孩的臉孔。

拳頭傳來擠壓臉部肌肉的觸感,下一秒,只見少女鼻血狂噴。

光是這一拳,少女便失去抵抗的能力。

| 御子柴律師系列|

御子柴律師系列1:《贖罪奏鳴曲》書摘—正義是什麼? 贖罪又是為了誰?

御子柴律師系列2:《追憶夜想曲》書摘—為不受世間同情的人辯護

本文節錄於中山七里所著的《恩仇鎮魂曲》。因符合緊急避難的情況,逃過制裁的罪人,最後卻遭到法律以外的手段制裁。而這也是惡德律師御子柴禮司背負的宿命。圍繞著「無法制裁的罪人」引發的犯罪,究竟從中獲得什麼,又失去什麼?御子柴禮司的贖罪之路,希望能真正觸動你的內心。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