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紘宇|衛生紙漲價延長戰:「聯合行為」的判定分析

公法與人權/島上話題/鳴人堂
本文獨家授權鳴人堂轉載 本文獨家授權鳴人堂刊登

2018年3月初,各大超市、量販店引爆了一場如同義美厚奶茶般的戰役:衛生紙之亂!衛生紙瞬間成為稀有財,新聞大肆報導,民眾叫苦連天。為了回應民怨,公平交易委員會(下稱公平會)開始展開動作。

戰役的開始,是來自於大潤發發布「衛生紙確定大漲30% 賣場業績急飆5倍」的消息,新聞訊息還有提到:「漲幅還不是1%、3%而已,而是高達10%至30%間」「調漲時間點最快落在3月中旬,最慢4月前必漲」等語。

公平會在經過調查後認為,在促銷的時間點上,衛生紙漲價與否似乎尚未確定,那麼大潤發的促銷標語過度誇大,也是一種欺騙。最後,大潤發因此被裁罰了350萬元

公平會在新聞稿中留下伏筆說:「至於衛生紙製造業者擬調價是否涉有不法聯合行為,公平會刻正續行調查中。」衛生紙戰爭究竟會如何發展,本文將進一步分析並提出看法。

回顧動亂,讓數字說話

首先我們來看看衛生紙究竟怎麼了?

雖然恐慌已經發生,衛生紙已被搶購一空。但最關鍵的問題是,衛生紙究竟有沒有漲價?衛生紙最主要的原料是紙漿,而紙漿主要有兩種類型:短纖紙漿與長纖紙漿。近期國際紙漿的期貨價格走勢長如下:

  • 短纖紙漿中國現貨(來源

[Image: file:///-/blob/dBdAAAgPhjs/dl_cTyHsLAnbiHoj6kTgDA] 目前現貨價格達到762美元,自2016年起漲幅超過50%。

  • 長纖紙漿美國現貨(來源

[Image: file:///-/blob/dBdAAAgPhjs/9pmT2jVBmGyDQ2F-T16hhA] 目前現貨價格達到1,245美元,自2016年中起漲幅亦高達70%。

台灣本身不產紙漿,以國外進口為主。目前國內衛生紙主力製造業者有三家,分別為永豐餘消費品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英屬曼群島商金百利克拉克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正隆股份有限公司,且各有所屬衛生紙品牌。

從近日相關新聞稿與消息指出,台灣三大衛生紙製造商所公告的平均漲幅是15%。

而從衛生紙通路業所發布的消息來看,看似有接獲製造商通知漲價:舒潔系列、得意系列和永豐餘的五月花系列,從3月起就已是調漲後的新價格。而金盛世旗下的倍潔雅、優活、唯潔雅則預計4月1日起調漲。

所以真相是,國際紙漿原料漲價了,衛生紙製造商如果根據此趨勢提高報價,是否是可被處罰的行為?無論如何,今日公平會處罰完通路商後,已直接緊接預告將往上游走,改找衛生紙製造商,說你是不是搞「聯合行為」來哄抬衛生紙,製造出貨價。

未來戰情指標:聯合行為

所謂「聯合行為」是指:具競爭關係之同一產銷階段事業,以契約、協議或其他方式之合意,共同決定商品或服務之價格(或其他)行為,而足以影響生產、商品交易或服務供需之市場功能者(公平交易法第14條第1項參照)。

白話來說,就是在企業間於市場佔有率高、生產成本及品質相近、難以有其他新的競爭者可加入市場等的情況下,企業間以聯合行為以追求最大的利潤。大企業間透過這樣的合作,共同約好讓商品漲價,就可以不用透過追求商品或服務品質下,獲得更大利潤。

聯合行為詳細介紹請見:蔡孟翰|分工合作錯了嗎?聯合行為為什麼違法(https://plainlaw.me/2015/07/14/cartel/)

概念區辨:價格跟隨,不須聯合也能一起漲價

這個概念是出現在特定市場中,若產品供應商數量不多,提供性質相同或接近的產品,彼此互相競爭並囊括大部分的市場市佔率,具備這樣特性的市場,稱為「寡佔市場」(oligopoly)。

由於競爭者的數量不多,競爭者之間互相得知彼此商業行動的可能性高;同時,寡占市場業者之間有相互依賴之關係,任一方所採取的策略,例如漲價或調價時,其他競爭者避免對自己造成實質影響,因此常常會有未經溝通的價格跟隨現象

價格跟隨的結果,會形成市場上廠商有同時漲價的客觀現象,但不一定代表廠商間有一起說:「好,我們要一齊漲跌」的聯合行為。

那麼,台灣的衛生紙市場長什麼樣呢?(來源
[Image: file:///-/blob/dBdAAAgPhjs/684euihZNmjxrAqympvQeA] 抽取式衛生紙市場中,看似品牌百花齊放競爭激烈,實則不然。外國大廠金百利克拉克的品牌有舒潔與可麗舒,市佔合計約33%;國內廠永豐餘集團擁有五月花品牌,並於2004年併購P&G清水廠,因此增加了柔情、得意兩大品牌,市佔率為23%左右;金盛世集團旗下則有倍潔雅、優活、唯潔雅等品牌,市佔約11%。

因此三大廠商囊括超過七成的市佔率。
[Image: file:///-/blob/dBdAAAgPhjs/HlFNumSnj9ApR2Shs1jPCw] 在平版衛生紙市場中就更為集中,競爭者不多。光永豐餘(五月花、得意)與金百利(舒潔)二者品牌就囊括八成以上的市占率。

因此可以說,我國抽取式與平版衛生紙市場呈現出寡占市場型態。意思是,在原料大漲下,必定會有一方製造商受不了成本提升而反映在售價;在寡占市場中,因為彼此資訊流通快速,接收到這個市場消息的其他競爭者,最有利的決策並不是維持售價(因為有一方都受不了漲價了,繼續維持原價格必定不利)而是價格跟隨(漲超過對手,反而供給量下降)。

本文預測:被認定聯合行為的可能性頗高

雖然衛生紙競爭中,有寡占市場等有利於證明廠商沒有聯合行為的特殊因素,還有價格跟隨的可能性,筆者傾向:公平會還是會認定廠商間有聯合行為。換言之,在公平會眼裡,各廠商間可能有「講好我們要一起漲價」的主觀意思。

會什麼會這樣認為呢?因為這不是第一次發生民生物品物價漲價的情況,過去鮮奶、研磨咖啡、石油的確有出現齊漲的情況,而公平會習慣從一齊漲價結果反推廠商的內心意思

公平會可能會認為:縱使紙漿原物料有上漲趨勢,但明明各廠商製造成本結構不同、進口或採買原料的時間不同,為何仍能達到齊漲齊跌的外觀,這樣一齊漲價不合理一定是講好的。

那麼,公平會將透過間接證據來證明廠商間有聯合行為的合意,或透過法院裡常常主張的「唯一合理解釋」。於是,變成廠商要自己證明自己沒有做過這件事情

我們都知道,世界上最困難的事情之一是證明自己沒有犯錯,因此,這次三大衛生紙製造商恐怕難以全身而退。

參考文章

紙漿期貨報價
https://www.moneydj.com/KMDJ/wiki/wikiViewer.aspx?keyid=9867472d-88cd-4e01-bcbd-4cca4966c411

衛生紙漲價無理嗎?一張圖讓你秒懂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227/1304604/

蔡孟翰|分工合作錯了嗎?聯合行為為什麼違法
https://plainlaw.me/2015/07/14/cartel/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