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掌控自己人生的道路:專訪《The Big Issue》主編黃銘彰

專題 Topic/我該念法律系嗎

採訪、撰稿:吳玟嶸

在台北大大小小的捷運站外,總能看見許多背心印有《The Big Issue》的街賣者在賣雜誌。這本雜誌不只有著幫助弱勢重回正常生活的理念,其精緻內容也是許多人願意掏出一百元購買的原因。

這本雜誌的主編,剛畢業兩年,他叫做黃銘彰,畢業自台大法律系財經法學組。
已經有份穩定工作的他,在專訪時這樣說:

「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不考國考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為什麼念法律系?

黃銘彰高中時是念嘉義高中的資優班,那時許多同學都追逐著醫學相關科系這個目標,一直不確定自己志願在哪的他,也就不經意地朝同個方向走去。

他因為學測成績不理想,所以開始思考自己究竟是想念自然組還是社會組。在決定是社會組後他就全力衝刺指考,最後也有很不錯的成績。

「那時候想說社會組大概就是文法商三個,其實我是滿想讀商學院啦,可是這原因很好笑,就是我有一個雙胞胎哥哥,他學測的時候考上台大國企,我們已經國高中都同班了,所以那時候就想說大學不想再跟他進相同學院。
然後因為我父母非常希望我讀法律系,因為他們覺得既然捨棄了醫學系這個相對穩定的科系,他們會希望我也能找到一個相對穩定的科系,而法律系在傳統觀念上就是比較明確的道路。」

在父母幫忙下,他詢問了一些法律系學長法律系究竟是什麼樣子,這也顛覆了他原本對法律系的想像:「學長說有比較多思考或討論的東西,老師會呈現很多不一樣的觀點給你,那時候我就覺得聽起來好像滿有趣的。」

於是決定嘗試看看的黃銘彰,進了台大法律財經法學組就讀。

(圖片說明:畢業謝師宴上,與同學和許宗力老師合照/圖片來源:黃銘彰提供)

什麼事情影響了你的法律之路?

「我是北上求學,覺得台北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所以自己沒有非常認真念書。大一時有認真上課,大二時就有一種,人在教室裡,心卻希望能多到外面看看的感覺。」他笑著這樣說。

 

(圖片說明:大學時期參加許多活動/圖片來源:黃銘彰提供)

但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讓他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要繼續走法律這條路。

「我覺得法律人應該要對自己的意見是很有信心的,甚至是很難被反駁的,但我覺得我某程度上沒有具備這樣的特質。」

他認為建構一個屬於自己而且足夠完備的想法,並不是件那麼容易的事。
比如法律系課堂上經常要針對案例作分析,討論援引哪個法條、如何論證等等,「我會覺得有很多答案、很多可能性,我會對自己的想法比較沒有信心,也就會懷疑自己到底適不適合走這一行。另一方面我也覺得糾結在條文上的某幾個字在討論,我覺得我沒有那麼有興趣這樣。」

對法律逐漸失去興趣的黃銘彰,在大三時有機會進入台大學生會,帶領新聞部「花火」。
「那一整年就是打開新的世界,覺得媒體是一件滿有趣的事。」

 

(圖片說明:黃銘彰與與新聞部部員合影/圖片來源:黃銘彰提供)

那時的他們不只做紙本,還開創了網路平台,也因此有了許多揮灑的空間,可以去找更多作家、做更多採訪。

但大三升大四,是許多法律系學生十分重要的時期,也就是開始準備各種考試的時期(很多人更早開始準備!)
「我大三要升大四的時候,就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考國考、要不要考法研所,就是每個法律系學生會遇到的問題。」

「我那時候思考,就想說我滿明確應該不會讀法研所,因為我覺得如果要做法律研究一定是要對他有興趣。」

從法律到媒體

他大四那年除了決定不考法研所,還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進入媒體實習。

「某種程度上也是想要證明自己有能力,做自己想要做的媒體這一行,所以我大四的時候就投履歷到《The Big Issue》,問有沒有實習的缺。」

他之後順利進了《The Big Issue》,開始實習,一頭栽進了媒體的世界,也決心不考法研所。
「那時候有跟父母溝通說我不要讀法研所,只是這過程非常痛苦,因為他們對我的期待是當司法官,所以從司法官到不讀法研所甚至是未來沒有走法律這條路,這落差非常大,對他們會是一個滿大的衝擊。」

黃銘彰大四上學期實習完,下學期大誌的總編輯就詢問他是否願意再回去做正職的工作,他決定把握住這個機會,但這個決定也讓他和父母間的關係變得有點尷尬。

「他們沒有很理解這件事情,所以我也有也有好一陣子沒有主動跟他們聯繫、或是跟他們說我沒有打算考律師考試這件事。」

與家人的互動

「父母就是想要放心,希望你能養活自己,好好過日子,所以你要怎麼讓他們放心很重要。」

黃銘彰認為要做到讓父母放心有兩個重點,第一是對你能力的信任,第二是經濟上能夠自給自足。
在證明自己能力這方面,他不只考上了台大新聞所,證明自己在這方面是有研究的,最近也都會把自己做的雜誌寄回家裡,並跟父母說自己都在做些什麼,想辦法讓他們了解這個行業在幹嘛。
在經濟上,他從大四下進入大誌做正職編輯後,就有一份穩定的收入,所以父母也能夠放心,不需要再去援助他的生活。

「對很多父母來說,孩子讀完法律系,就是要去當律師或者司法官,他們才會放心。當你選擇不這麼做,那自然有需要去打造出另一個也能讓他們放心的選項。」

 

(圖片說明:黃銘彰2017年帶著雜誌到大阪參加書展擺攤/圖片來源:黃銘彰提供)

心態的調整

「當所有人都在做同一個決定的時候,比如考法研所或律師,你會容易感到慌,回過頭來就是需要你自己靜一靜,去想像你的未來想要長什麼樣子。」

黃銘彰認為若想脫離法律這個「魔咒」,也就是不走法律人的既定道路,比如考律師或司法官,前提是要對自己想要跨出去的領域有自信的,並且要充實自己那領域的能力。

以他自己為例,他就會提前學習一些設計的軟體或是累積採訪經驗:「我覺得你要有能力跟自信自己能夠完成這件事的時候,你才能跨出這一步。」

掌控自己的人生

「人類所追求的,其實有時就是掌握自我命運的能力。」

例如,人們如此仰賴智慧型手機,或者沉迷於許多手機遊戲,原因或許就是,人們能夠輕易地下達指令,而手機及遊戲裡的角色也會依其想法作出回應。他認為人若要覺得自己的生活是有意義或有價值的,前提就是對於自己的人生有足夠的掌控力。

「做媒體,就會讓我有這樣的感覺,所以當初就覺得好像有某種calling,就覺得自己真的可以掌握人生。」

他認為法律系的學生應該要積極接觸不同領域的知識,讓自己脫離「念法律系未來只能做法律工作」的思考框架,才有機會看到更多可能性,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被侷限在某個既定的道路上。

「我們很容易只看見自己眼前的路,卻忘了停下腳步,環顧四周是不是還有其他選擇存在。」

(圖片說明:黃銘彰大學時期照片/圖片來源:黃銘彰提供)

給法律系學生的建議

「我會覺得不要以考試為目標,一個理想的法律人要有多元的觀點,或是有完整的邏輯思考。」

他認為考試所需要研讀的科目與學說有限,只以準備考試為導向來念書,會錯過很多擴展觀點的機會。
而他心中理想的法律人,必須接觸更多不一樣的學科、閱讀不一樣領域的書籍,這樣才有可能去思考或挑戰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在朋友都專心走法律這條路時,他選自己有興趣的課、找自己喜歡的事做,經常分心,探頭到許多領域學習。
當許多朋友考上了律師司法官,他也坦言有時會有點羨慕:「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不考國考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採訪過程,可以看到黃銘彰他喜歡媒體,卻至今也不確定是否要放棄法律,他未來的方向並不明確,但可以知道的是,這個方向只會由他決定。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