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字週記|釋字768號解釋:雙重國籍,就不能擔任醫師?

公法與人權/法律領域/釋字週記

是的,在目前大法官最新的釋字768號解釋,大法官就是認為現況底下法律規定, 公務人員身分任用之公立醫療機構醫師,不可以是雙重國籍的!

但究竟是發生甚麼事呢?

★事情是這樣的….

我們的主角A,是一個穿著白袍的醫師,他從1991年就在台北市立陽明醫院擔任神經外科主治醫師,當然因為法律不完整,所以沒有任何「法律」來規範「醫事人事」,直到2000年,立法院才立了「醫事人事條例」這個法律,來規範醫師的人事規定。但是後來卻…..

台北市衛生局:「那個A,你是不是有在2004年取得加拿大國籍?」

A:「對壓,怎麼了?」

台北市衛生局:「那不好意思,依法律規定,公立醫院的醫師具有公務員身分,所以你不可以有雙重國籍,你被免職了。」

A:「wait wait wait wait What???? 不對欸(右手舉起搖動)」

為什麼這麼突然呢?究竟,這是命運無情的捉弄,還是貪婪的慾望在作祟,又或者是非善惡的因果循環?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爭議在哪裡呢?(這邊稍微複雜一點喔)

首先,衛生局是以「公務人員任用法」第28條來免職A,該條裡面有很多款,其中第2款是這樣規定的:「有下列情事之一者,不得任用為公務人員:二、具中華民國國籍兼具外國國籍。但其他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大意就是說,如果你有雙重國籍,你就不能擔任公務人員,但是如果「有其他法律」來特別規定的話,就看其他法律怎麼規定了喔!

好,馬上再把視野拉到同法的第33條,他是這樣規定的:「教育人員、醫事人員、交通事業人員及公營事業人員之任用,均另以法律定之。」意思就是說,「教育人員、醫事人員、交通人員、公營事業人員」的人事任用,可以用「專法」來處理,白話一點就是如果這些人員有其他的「專法」說你可以雙重國籍,那你就可以,不用理會我們的「公務人員任用法」了。

好,所以重點來了,從上面可以看得出來法律的結構大概是這樣的,「公務人員任用法」是針對公務員,但一些比較特別的公務員,例如教育、醫事、交通、公營事業人員,性質比較特別,所以人事該如何任用?雙重國籍可不可以任用?交由其他的專法來處吧!而 重 點 就 是,教育人員和公營事業人員,在2000年在國籍法中是允許雙重國籍擔任的!那為什麼教育和公營事業可以,醫事人員就不行!

這是立法院不小心漏掉的,還是有意排除的?

A當事人是覺得,教育和公營事業,本身具有專業性和技術性,所以在國家忠誠度上似乎不需要高到不可以有雙重國籍。同樣的,醫事人員也是具有專業性和技術性,所以不是應該都要一樣允許可以「雙重國籍」嗎?

所以A覺得,如果你要免職,你法律應該要明確的規定清楚,不是像這樣看起來「沒有規定」,所以來免職我。因此A主張這些沒有規定的法律,有的違反明確性原則,有的違反憲法第18條應考試服公職、有的違反憲法第7條的平等權,在敗訴後聲請大法官解釋。

★大法官說些甚麼呢?

大法官認為沒有違憲!簡單來說大分成三點來回應。

1.大法官認為,醫事人員人事條例沒有好好規範雙重國籍這件事,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你只要看一下法條,你就可以知道如果你有雙重國籍是不可以擔任公立機關的醫師。

2.另外,大法官決覺得擔任公務人員受否比較需要高程度國家忠誠,這件事情應該是「立法院」主要來決定的,大法官原則上不會做太多干涉,所以只要法律不要太誇張,都可以接受。因此法律要求雙重國籍的人不可以擔任公立醫院醫師這件事,大法官覺得沒有違憲,沒有違反憲法第18條的應考試服公職的權利。

3.最後,教育和公營事業的人可以有雙重國籍,但是醫師不行這件事,究竟有沒有違反「平等權」?大法官說如果立法院對於外國國籍的人擔任公務人員這件事,我們也原則上不會做太多干涉,都是交由立法院原則上來做處理。再者,之所以讓教育和公營事業的雙國籍人士可以擔任,是因為延攬教育以及公營事業的專業人士不易,藉由允許雙國籍人士的狀況可以提升我國這兩個行業上的水準,所以在大法官原則上不干涉的狀況底下,這個理由是可以接受的。另外,教育和公營事業人員,不是公務人員任用法所規範的人,這和公務人員任用法所規範的醫師,狀況是不一樣的。所以沒有違反平等權。

★有大法官有不同意見?

蔡明誠大法官就認為應該要放寬醫事人員,像教育公營事業人員一樣做適當的放寬,不應該單單的用抽象國家忠誠來限制。而許志雄大法官則是認為,如果是雙重國籍,那終究還是我們國家的人,不可以就把他當作外國人來看待,所以在審查上不應該這麼輕輕放下,而是應該更嚴格的來做審查。

 

封面圖片來源:https://reurl.cc/YWGoo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