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雅豊斯|《我們與惡的距離》:台劇律師配戴日本律師徽章?

有鑑於「公共電視製作」早已是品質保證的代名詞,因此新戲《我們與惡的距離》從去年公布演員名單後即備受各界矚目。

幾日前,公視釋出該劇的正式預告,臉書粉絲專頁上的影片在短短的19小時內就有19 萬次觀看,5058個按讚心情與1956次分享,數據不會騙人。

https://youtu.be/WI-tq2jvU5E

故事是以一場無差別殺人事件為核心,敘述一名新聞台編輯主管(賈靜雯飾)之子遭兇手無差別殺害,儘管法院已宣判死刑定讞,其辯護律師(吳慷仁飾)卻不肯放棄,執著於想了解兇手的犯罪動機,因而引發後續一連串的事件與檢討反思。

該劇最吸引人的地方,除了是因台灣近年興起的「社會寫實」類型劇,實力派演員如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檢場與謝瓊煖等的演出,以及這些氣場超強的戲精之間所激盪出來的火花,更是精彩可期。

但在日前釋出的預告片中,卻有個讓人感到違和的畫面:由吳慷仁所飾演的法扶人權律師,其西裝外套上所佩戴的金色徽章,竟然疑似為日本律師徽章(弁護士記章),而且其中一幕他還是從台灣的司法院裡面走出來!

這個閃閃發光的徽章,美得令人炫目,而它又有什麼少為人知的涵義呢?

揭開弁護士記章的神秘面紗

日本律師徽章又名「天秤葵花章」,章體外圍是16片花瓣的向日葵,象徵著自由與正義,中間是代表著公正與平等的天秤,期待無論於什麼樣的情形下,律師都能以自由、正義、公正、平等的信念自許,而佩戴徽章更是榮譽的象徵。

常看日本律政劇的朋友們肯定知道,徽章有分金色和銀色兩種,後者是因為時間經過而自然褪色,同行之間只要看徽章顏色,就能判斷對方到底是資深律師還是菜鳥律師。

依《日本辯護士聯合會規則》第29條規定,律師於執行職務之場合,均應佩戴徽章,作為律師的「身分證」使用。《日本辯護士記章規則》第4條也規定,律師於執行職務時所佩戴之律師徽章,經他人之要求,應揭示徽章上的編號。根據規定,每一個律師徽章上面都有編號,律師於離職、退會除名、死亡等類似情況時,則必須將徽章交還給聯合會(具有返還義務)。

因此,這個徽章可說是律師的第二生命。

但是平日威風凜凜的律師們,再小心還是不免會有弄丟徽章的尷尬時刻,例如下班應酬完喝醉酒不小心倒在路邊草叢,然後徽章就不見了。

根據《日本辯護士記章規則》規定,徽章遺失必須付費公告,讓大家都知道你丟了東西,而且聽說補發徽章的費用很貴,只有因地震、風災、水災、火災、落雷等事由遺失徽章時,申請補發才不用錢。

補發徽章上面的編號會沿用原本的數字,但會加註「再」字,例如再1、再2……因此內行人只要看「再」後面的數字,就能知道眼前的這位律師到底掉過幾次徽章。

必須正名的文化輸出細節

言歸正傳,「吳慷仁疑似佩戴日本律師徽章」已成為法律人、律師界所有影迷們的熱議話題,儘管日本律師徽章真的很美,台灣的青年律師們都很希望自己能夠擁有一個這樣的徽章。但多數意見仍認為,劇中的台灣律師佩戴日本律師徽章執業,還是不夠妥當。

原因在於該劇既強調社會寫實,又是由台灣的公共媒體公共電視台所製作的戲劇,並獲得文化部前瞻計畫補助,即將於「其他22個亞洲國家/地區」播出(與HBO ASIA合作)。

該劇既然肩負著「台灣文化輸出」之重大任務,理當於合理範圍內力求專業與真實,以貼近職業現況,更應盡量避免引發不必要的誤會。試想,當其他國家的人們打開電視,看到一位台灣法扶人權律師佩戴日本律師徽章,將作何感想?

再試想,假如今天是韓國劇組拍攝韓國律政劇,卻讓演員佩戴日本律師徽章;抑或是日本拍攝律政劇,卻讓演員佩戴韓國律師徽章,又將遭到怎樣的抗議?

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幾個合理的可能性:一是劇中吳慷仁所飾演的律師是人生勝利組,他不僅是一名台灣的執業律師,也順利在日本取得律師資格。二是他平時就有Cosplay(角色扮演)的嗜好,最喜歡的電玩遊戲是「逆轉裁判」,因此特別購買道具,以便在日常生活中佩戴。

如果我們用正面的角度來看待本次「吳慷仁疑似佩戴日本律師徽章」事件,正代表著台灣戲劇在籌設律政劇之際,也終於開始關心台灣律師徽章等職業細節,而不再像過往的其他戲劇,總常是幫演員套了件法袍就說他/她是律師。

尤其該劇的劇本是由兩屆金鐘獎得主編劇呂蒔媛執筆,加上製作及演出陣容堅強、預算充裕,想必會是一齣好戲。參考日、韓戲劇類型發展之軌跡,再配合文化部總預算的增加,《文化基本法》的通過,以及即將成立的文策院,未來的台灣戲劇類型中,律政劇必定只會多、不會少。

因此,大至拍攝場景,如法庭、監獄、律所辦公室;小至服裝、道具等等,該如何滿足相關需求,並於文化輸出上做到盡善盡美,值得司法院、法務部、文化部以及律師公會等共同研討,以提供劇組適當之協助或技術指導。

小結

最後,再回到這次的主角律師徽章,儘管目前台灣各地方公會多有設計製作會員專屬徽章,然其設計感與美觀程度均遠遠不及日本律師徽章來得精緻大方。

為滿足會員們對於自身職業的歸屬感,以及未來各大劇組對律師徽章之道具需求,同時達到法治教育與交流宣傳之目的,身為台北律師公會的會員,我也想藉此機會呼籲台北律師公會,合眾人之力,聘請知名設計師設計律師徽章並非難事,我們真的沒有道理做不出比日本更美的律師徽章。

(感謝顏榕律師的資訊提供)

文:雅豊斯Aris,執業律師。FB 雅豊斯Aris-律色馬卡龍

 

圖片來源:https://reurl.cc/ReNn9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

More Stories
《法官的被害人》書摘:接近訴訟上的真實,不等於真正的真實
如果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那為何不讓大家都懂法律呢?
請支持我們的訂閱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