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如果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為何不讓人人都懂法律?法白需要您的支持。

吳宗翰|立足國會,緩和烏東衝突:烏克蘭「諧星總統」就職後的挑戰

「我要說,我們一起做到了!」

「我向你們承諾,我絕不會讓你們失望!」

「作為一個烏克蘭公民,我想對所有前蘇聯國家說,看看我們,一切是可能的!」

這是澤連斯基於4月21日總統大選夜晚的簡短感言。

根據4月30日烏克蘭中選會宣佈的計票結果,喜劇演員政治素人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以七成以上的得票率,擊敗現任總統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贏得第七屆烏克蘭總統大選,並將於6月7日宣誓就職(最新發展,澤連斯基已於2019年5月20日提前就職)(註)。如此懸殊的比數,不僅在烏克蘭歷史上罕見,甚至還超越了澤連斯基在自己主演的《人民公僕》第一季第一集中,刻意搞笑的六成七得票率!

在接到對手與世界各國政府的賀電後,這位即將主政的諧星接下來要面對哪些挑戰?烏克蘭政治局勢將要往何處走?延宕已超過五年的烏俄關係將如何演變?這些都是大選後最為外界亟欲得知的消息。

川普之後,全球第二位政治素人總統

一般認為,澤連斯基對現任政府的三倍壓倒性勝利,並非出於其提出了何種創新政見,而是綜合了多方面的因素。一言以蔽之,莫過於過去五年來烏克蘭民眾對於波羅申科政府累積的民怨。

根據德國之聲政治評論員Bernd Johann的選後分析,在波羅申科執政一期後,烏克蘭至今仍然是歐洲最貧困的國家之一,經濟成長低迷。許多長期為人批評的老問題,包括司法改革與反貪汙行動的效果不彰。

儘管對歐洲一體化的方向堅定,但在另一方面,在處理烏東衝突與對俄關係上,政府至今幾乎已然束手無策,無能打破僵局,只能表達一貫的強硬態度。面對莫斯科同樣的對應,雙方只能陷入惡性循環的無限迴圈。

相較之下,年輕、帥氣又幽默的澤連斯基早就已透過電視劇,以另一番面貌陪伴烏克蘭民眾多年。因此,把他送進總統府也只是剛好而已。

烏國政治新焦點:國會大選提前舉行?

選舉只是一時。如何確保政權平穩,選後如何處理問題才是關鍵,波羅申科總統就是個現成的例子。而要能處理問題,澤連斯基政府必須確保其能執行的行政權力。

有鑑於烏克蘭國家半總統制的憲政制度設計,澤連斯基勢必要取得其國會拉達(Verkhovna Rada)的支持,找出能與其同進退的總理。作為在國會中沒有自己所屬政黨或派系力量的新人,澤連斯基目前手中的籌碼顯然薄弱。當務之急,他須與現任國會維持好關係,然後在今年10月份的國會大選中,順利引入自己的力量。

從當前民調來看,除了此次參與總統大選的主要候選人及其屬政黨的後續動向,現任的國會各大黨派是最值得觀察的重點,包括現任總理阿爾謝尼・亞采尼克(Arseniy Yatsenyuk),他已表態將會參與下屆國會大選。就政治的合縱連橫來看,外界已經開始揣測他與其所屬政黨「人民陣線」是否會與澤連斯基一系結盟。

另一方面,就在承認敗選後第三天,波羅申科已經向其支持者表示,將與其子弟兵投入10月份的國會大選,以期下次再回總統府。而其他預計不會缺席大選的重要政黨當然還有尤莉亞・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的「烏克蘭聯盟『祖國』」、前國防部長李岑科(Anatoliy Hrytsenko)的公民位置黨,及奧列格・利亞申科(Oleh Lyashko)的激進黨等之前投入第一輪總統大選候選人的所屬政黨。

與此同時,各大黨派也風風火火地討論是否可能提前舉行國會大選。突然興起的這些討論,背後恐怕不是因為黨派人物想加速確認新舊民意的意向,更多的是各政黨計算權衡後的結果。

對現任各政黨而言,如能保持現任席次,則在面對澤連斯基時也能保持優勢。但對澤連斯基來說,即便如此他也未必處於下風,畢竟其政黨「人民公僕」當前也已躍居民調之首

有趣的是,府會一致在烏克蘭政治史上其實相當罕見;選民往往在總統與國會之間支持不同人選。不過,此次「人民公僕黨」如能再次創造新紀錄,也未必不無可能。即便沒能取得國會過半數,只要能掌握一定多數,澤連斯基也能透過結盟方式,順利推出其所屬總理人選。

烏東戰事與對俄關係:惡化或改善?

針對澤連斯基的當選,克林姆林宮在第一時間保持觀望態度。總理梅德維傑夫(Dmitry Medvedev)僅在個人臉書上表示對澤連斯基「並不存在任何幻想」,但相信是有機會「改善雙方關係」。這樣的評論出自總理之口,似乎預示了雙方未來發展的空間。

雖然有不少觀察者指出,澤連斯基的新政府有望打破僵局,然而,在他宣誓就職之前的這段期間,關於未竟的烏俄衝突前景並不樂觀。現任政府與莫斯科的互動,也可能限縮了澤連斯基未來能運作的空間。

事實上,就在選舉同時,頓巴斯與盧甘斯克地區的戰事情勢可說絲毫沒有改善。從不斷更新的媒體報導可以看到,一波波戰事反而比之前更加頻繁,天天都有從前線傳來士兵傷亡的消息;在選後至今,這樣的情況仍持續著。

最近,莫斯科還陸續祭出各類對基輔的新制裁,包括禁止煤與石油等燃料的供應。並且,俄方仍拒絕釋放2018年底爆發的刻赤海峽衝突中,被俄方逮捕的烏方人員。

此外,就在大選後一周內,烏克蘭國會立即通過新修正的法案,確認烏克蘭語在全國各層面的絕對優勢地位。而這樣的法案,也被俄方抨擊是刻意針對俄語的使用與地位。隨之而來的,莫斯科方立即以人道協助為名,宣佈簡化協助烏東地區人民取得俄國護照程序。

5月3日,被視為是澤連斯基的合作者或幕後金主的寡頭伊萬・柯羅莫伊斯基(Ihor Kolomoyskiy)在選後首次發言,指出烏國人應要正視:烏東戰事基本上是一個內戰性質,而且是一個由俄國支持的內戰。

如此發言點出了雙重意涵:首先,他點出了烏克蘭國家內部確實有國家認同的難題,而多數烏國人與政治人物不願公開承認。第二,站在基輔的立場,莫斯科的介入無疑是種敵對行為。

儘管伊萬與澤連斯基的關係尚不清晰,但這樣的談話或許能為觀察者提供一些參考。一方面,要化解內部國民對國家與政權的敵意,基輔勢必要有新的方針,單向度地強調國家主義路線很可能需要再檢討;這也許能同時搭配澤連斯基對於新語言法案「鼓勵但有所保留」的態度。另一方面,伊萬也或許暗示了澤連斯基政府短期內將可能延續波羅申科的路線。

從瓦夏總統到澤連斯基總統

無疑,澤連斯基寫下了一個當今世界政治史上的傳奇,從宣布參選到當選只花了四個月。接下來的五年,外界將關注這位在電視劇中屢次化解國內外危機的演員如何實踐。若不想快速從神壇殞落,澤連斯基要付出的努力勢必艱鉅。

烏克蘭媒體112UA評論員Zoya Shu在選後指出,澤連斯基與其團隊應當在其已能施力的範圍內逐步推動改革,包括啟動政府組織再造等。同時,面對自己空白的政治歷練,新的主政者也要加緊補上該有的課,包括要盡快熟悉過去與現任政府各類推動中的計畫,也需要持續與西方各國及國際貨幣基金等國際組織強化交流,以此推動烏克蘭內部所需之改革。

無論選前的口號被反對者批評多麼空泛,一旦上任後,澤連斯基無論如何都必然要對各項政策提出適當見解,再也沒有迴避的空間。社會也不可能把現實政治當作「人民公僕」第四季瓦夏總統的實境秀。人民將沒有空,眼看挑戰出現,然後再坐等一星期或是一個月,等待下一集揭曉結果。

註1:就在本文處理之際,烏克蘭也情勢丕變;國會突然於5月16日通過總統提前於5月20日就職。隨後,在20日的就職典禮上,澤連斯基宣布將解散國會。本文所言的第一個挑戰已經成真。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

More Stories
李柏翰|EP31 :「法律即生活」,Legal Life想告訴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