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微思客|加拿大自由黨形象破產?:當加拿大總理被指控,司法獨立與黨派利益

作者:Howard Levitt,萊維特事務所的資深合夥人,專擅加拿大八省勞動法研究。
翻譯:李嬌、肖瑤
校對:蘆靜、劉智旅

近日,加拿大執政黨陷入了一場駭人聽聞的政治風暴。1月7號,加拿大媒體曝出加拿大總理Justin Trudeau涉嫌利用政治權力干預司法。據媒體報導,總理辦公室試圖向時任司法部長施壓,希望部長能夠放過SNC-Lavalin(加國工程公司)一馬,不對公司提起刑事訴訟,而以賠償大量金錢的「補救協議」(remediation agreement)解決問題。據報導,該家公司因曾對利比亞前獨裁者格達費施賄,所以遭到加國警方的刑事指控。若被判有罪,則該家企業將會被禁止參與加拿大政府的項目,因此必然對公司前景造成重大打擊。

據報導稱,因為時任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拒絕了總理的要求,所以才在上月的內閣人事調換中被「下放」到退役軍人部擔任部長。消息一被爆出,加國輿論一片譁然。面對外界質疑總理辦公室施壓(pressure)部長作出決策,總理表示,沒有指導(direct)部長作出任何決定,這明顯是沒有正面回應外界的關切。作為當事人之一的原司法部長因為「律師客戶保密特權」的限制,在未經客戶(即政府)的准許的情況下,律師(即王州迪本人)不得將兩方之間對話曝於公眾視野之下,這導致外界對總理的質疑遲遲消散不去。

總理進一步解釋,的確和部長商討過此事,但是也和她明確說過決定權在她手上。總理試圖大事化小,公開說原司法部長會繼續留在內閣當中任職。誰料到,話音未落幾個小時不到,原司法部長就主動遞交辭職信,狠狠打臉總理上述言論。儘管執政黨再三否認政治因素干預司法決定,但是未能解釋一月人事調換原因為何。

更有甚者,爆料出原司法部長在內閣中備受排擠。原司法部長是加拿大歷史上首位原住民女性部長,因此格外受人矚目,被視為自由黨政府與原住民和解的象徵人物。然而,在這名原住民司法部長的辭職信中,則處處表達對現政府的不滿,暗示政府在原住民問題上成果令人失望。事情被爆出後,原住民團體對總理積壓已久的不滿被釋放出來,有聲音表示總理下放原部長不尊重女性和原住民的體現,甚至有人稱總理所謂想同原住民和解也只是口頭行動多於實際行動。

此事之所以意義重大,不僅僅是因為十月份就要國會大選,同時被分析家稱這是對加拿大甚至聯邦自由黨形象衝擊甚大。2015年上臺之時,總理Trudeau高喊「陽光,透明」的口號,給加國民眾帶來一絲希望。這名左翼政治人物自詡是「女性主義者」,強調族群平等,多元共存。當時,在西方世界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漸興之時,人們紛紛以本國有這樣的進步主義政治人物感到自豪,彷彿加拿大是西方世界的最後堡壘。豈料到,現在竟然落得一地雞毛。

截至發稿前,事情已有重大進展。2月27日,原司法部長被准許到議院聽證會上作證。聽證會上,王州迪大聲道出,自己在過去幾月間受到了總理辦公室「持續不斷」(consistent and sustained)的壓力,在自己表明心意已決後,依然被總理及其扈從死纏爛打。王州迪說,總理和其扈從不斷提示SNC-Lavalin若搬離加拿大,可能造成大量人失業,同時,總理自己還表示這對魁北克省選影響很大,並強調自己作為國會議員的選區就在魁北克省,因此不能坐視不管。王州迪在聽證會這番發言,等於往加拿大輿論場扔了一顆政治原子彈。

3月4日,財政委員會主席高調宣佈辭職,表明對杜魯多已經喪失了信任!加拿大作為一個英式政體國家,內閣的合法性基於議院的信任,一個喪失了議院大多數信任的政府無法繼續領導這個國家,只能重新舉行大選。

為何人們反應如此強烈?!

對於不預期的失當行為,人們往往反應更為強烈。這也就是為什麼,SNC-Lavalin醜聞能成為杜魯多政府垮臺的原因:人民對總理及其扈從的期待是「陽光透明,煥然一新」,而不想看到的是總理被指控刑事欺詐。

總理賈斯汀·杜魯多(Justin Trudeau)先前可算經受了不少醜聞的衝擊,但那些均未對總理本人造成實質性傷害。這些醜聞包括:利用特殊關係在私人小島上休假;又比如,在訪問印度時,一邊穿著印度傳統服飾如耍猴般上竄下跳,一邊卻又和一名前錫克教恐怖分子把酒言歡;即便,他被指控曾在酒局上性騷擾女記者,這些都沒能毀掉他的名聲。畢竟,在加拿大人民心目中,杜魯多給人的印象本來就是口含金湯匙、乳臭未乾且智商堪憂。

所以說,上述他那些失誤並不出乎人民的意料之外。但至少,人民以為杜魯多為人坦誠且認真負責。正因如此,人民才覺得總理辦公室中可能有人違反了刑法這件事和之前那些小事不可相提並論。但千萬不要搞錯了,不管是讓檢察官從輕發落,還是讓她和被告方達成協議並放人一馬,只要是試圖影響檢察官作出決定,那就是刑事犯罪。就目前形勢來看,似乎有越來越多證據表明總理本人或其扈從真的有這麼做。

對於總理辦公室有否向首席檢察官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壓這一問題,杜魯多始終拒絕回答,而這個態度本身就暗含深意。據媒體報導,SNC-Lavalin這家公司與自由黨關係匪淺,可總理辦公室卻試著攛掇王州迪對其下屬檢察官下令,要相關檢察官了結對SNC-Lavalin的刑事指控,而不是去提起訴訟。杜魯多堅稱,自己的辦公室沒有「指導」王州迪,卻對是否施壓一事緘口不言。聽到杜魯多在這裡閃爍其辭,任何審判法官都能迅速得出結論:他絕對做了那件他被指控的事。

首席檢察官位高權重,掌管檢控之權,因此意味著她與其他內閣成員不盡相同。安大略省上訴法庭的馬恩貝格法官在一個2009年發表的論文裡寫道: 「首席檢察官雖無與內閣同儕商討之義務,卻享有此之權利。假若同儕欲予之襄助,只可諫勸之,而不可指導之。首席檢察官者,獨享檢控之權也,爰政府無施壓之權。」

為了描述他和總理辦公室成員未曾有干預司法的行為,杜魯多多次使用「指導」一詞。這一行為明顯是基於法律建議而採取的謹慎修辭。如果他真的如此清白,他本應大聲而憤怒地否認這個指控。王州迪也可以跳出來支持杜魯多,而不是躲在「律師客戶保密特權」的庇護之下。

畢竟,「律師客戶保密特權」並不適用於一個未曾發生過的對話。而且,不管怎樣,杜魯多本可以堅持聲稱,王州迪否認所有的指控,並且,免除王州迪擁有的「律師客戶保密特權」。尤為重要的是,律師客戶保密特權,並不是用來掩蓋犯罪行為的。其他證據在諸多方面也具有暗示性。為什麼根據遊說者登記記錄,在遭到刑事指控期間,SNC-Lavalin建築與工程公司就「刑法正義」議題,會與總理辦公室有過14次的會晤呢?

法官羅森伯格在他論文中寫道:「首席檢察官雖身為內閣成員,然其行檢控權之時,無需受內閣掣肘。經日積月累,已為吾國慣例,猶如參天之樹,根基之深,已不可撼。若有絲毫偏差,輕則引發憲法危機,重則首席檢察官辭職。倘若辭職,定將總理或內閣欲行干預之事暴露於眾目睽睽之下,反將慣例根植益深。」

王州迪在被極不情願得下放到退役軍人部之前,並未能以首席檢察官身份卸任。而現在看來,下放她極有可能是因為她拒絕屈從於總理辦公室的壓力。儘管如此,在週二時她還是從內閣徹底辭了職,並且像她的律師所建議的那樣,懂得了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與此同時,新任首席檢察官大衛·拉美迪(David Lametti)恰恰來自蒙特利爾——SNC-Lavalin總部的所在地。他之所以能上台,是否是因為他有意願去了結對SNC-Lavalin的刑事指控,並以補救協議取其代之呢?大衛·拉美迪已公開表態,他仍會考慮是否要這麼做。

但是,倘若總理辦公室有人危害了首席檢察官的獨立性,那這麼做就等於在破壞加拿大良政的基石。這可不容小視。正如加拿大最高法院在2002年克雷格案的判決書中寫道:「依憲法原則,首席檢察官啟動、繼續或中止檢控之權時,不得受黨派利益影響……首席檢察官位高權重,可行管理或中止檢控之權,因而世人期待首席檢察官不應受政府政治壓力之左右。」

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第二款指出,妨礙司法即犯罪。如果證據屬實,杜魯多或其扈從為其政治目的,真有向獨立的首席檢察官施以壓力,並讓王州迪去了結一起刑事指控的話,那麼他將被起訴。若這是其他人,那肯定會面臨牢獄之災。如果指控確鑿,那麼這也對加拿大也是一場考驗:有權者,如關係四通八達的魁北克省企業 (SNC-Lavalin)或政府最高領袖(Justin Trudeau),真的能被追究責任嗎?

微思客編輯:劉肖瑤
白話文編輯:李柏翰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

More Stories
吳玟嶸|運輸業工會風起雲湧,抗爭攻防進行中
如果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那為何不讓大家都懂法律呢?
請支持我們的訂閱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