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開撩紀實—夜晚微笑背後的勞動與危險—公關與陪侍的法律風險|許珈熒

《法白開撩》與濕地Venue舉辦的新條通樂園合作,舉行的癒室相談講座第一場,,邀請到「酒與妹子的日常」,由酒店職業公關及經紀人共同經營的團體。除了辦講座及活動倡議真正的酒店文化、各種性別認同的服務項目,以去污名及標籤。他們也在今年 6 月 15 日成立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提供職業諮詢與個案救援,也希望在勞資關係、勞工保險及勞工教育給予保障,並且提供法律上、更甚者情感上的支持。

另外也邀請到具有稅務專業背景,對於酒店遇到的各種法律問題也有相當實務經驗的吳俊志律師。

想到酒店公關,也就是俗稱的酒店小姐,你腦中浮現的是什麼?紅燈下的陪笑背後又有什麼勞動風險與法律沒有照到陰影? 

夜晚的諮商師 與飽滿的情緒勞動

酒店公關提到,台式酒店和日式酒店的差別,台式酒店比較像是KTV包廂,有一排酒店公關給客人選擇,而像在條通附近的酒店則較多為開放式的日式酒店。

台式酒店最基本的桌面服務有喝酒、唱歌、玩遊戲,及聽客人訴苦,酒店公關說,有時候客人買的是「一個夢境營造及氛圍營造」,因此察言觀色很重要。並且經紀人也強調,不是每個酒店公關都需要秀舞、替客人「手工」,或者提供性服務,酒店公關有自主選擇的權利。

然而,這些服務伴隨的風險除了酒醉會吐以外,「會哭、情緒失控」,因為這樣陪笑服務背後代表的是飽滿的情緒勞動,酒後的暴力與爭執也時常上演,經紀人說道,「我們沒有諮商師執照,但是我們像是夜晚的諮商師」。她也提到,每個酒店公關對於性騷擾的感受,因每個人對於身體的界線而有所不同,這個酒店公關願意給客人碰觸胸部,不代表每個酒店公關都是如此,但是性騷擾及性侵害仍然經常發生於酒店。「酒店公關在酒醉的情況下,與客人純出(場)也是非常危險」S出場為有包含性交易,純出場則否,然而在酒醉的情況下,兩者的界線時常會變得模糊。 

勞基法幽靈 不被看見的一群

存在如此多職業風險的酒店公關,卻像是勞基法幽靈。吳律師提到,酒店公關必須聽從店家的指揮及命令,於法律上是雇傭關係,但是實務上常常酒店公關與店家都沒有簽訂雇傭契約。而且依照勞保條例,雇主「應該」替員工投保「勞工保險」,是法律上強制要求的規定。回到現實來看,實際上是如何?經紀人說,店家給酒店公關的人資單,除了填寫人事基本資料,通常還有「放棄勞健保的切結書」,但是這樣的切結書在法律上是沒有效力的。 

在業界,部分酒店公關與經紀人會簽署一份契約,約定不可以使用毒品、進行性交易等等,經紀人提到,在業界這份契約稱為經紀約,如果酒店公關要更換店家,要繳交違約金,金額約 5 萬到 20 萬。但是吳律師說,在實務上如果酒店公關要換店家,通常還是會認賠或是交給前任現任經紀由背後勢力去周旋。甚至常有幹部要求幹部助理、店家要求少爺簽本票的情形,而經紀人認為要改善這個酒店業界的陋習,應該推動一份公平且合理的定型化契約。

再者,是酒店公關與客人也經常有各種財務糾紛,酒店公關說,在酒店常常會有的問題是-客人給的小費是否該收,由於小費超過一定數額將無法確定客人所給的這筆金額是否為性交易的對價,因此小費雖然屬於公關,但是小費若超過八千到一萬元等等必須向店家回報。酒店公關也提到,客人常有愛上酒店公關而「暈船」、送名牌包、借錢給酒店公關的情形,但是酒店公關由於隱私而化名或編造身份,最終客人提告店家詐欺罪等等狀況。

吳律師說,客人與酒店公關之間並不會簽訂贈與契約或性交易契約等等,客人縱使反悔,也難以證明有贈與關係、借貸關係或者詐欺罪的情形。但是實務上酒店公關被提告詐欺罪的狀況還是屢見不鮮,都將造成酒店公關程序上的負擔。

酒店中的「非典型性侵」是犯罪 而非單純「職災」

酒店公關舉例在酒店常有幾種「非典型性侵」的狀況,例如喝醉被撿屍、被客人框出場斷片而被性侵既遂、純出場但是客人硬S出場而進入摩鐵或私人場域等等。但是酒店公關說「因為工作關係而需要的親密關係,不等於想要與你發生性行為」,並且「我沒有反抗,不代表我同意性行為」。但是實際上,經常在酒店上演的性侵,受害者並不會報警或提告,而是私下和解。 

「在被性侵當下無法立即意識到被性侵,而是判定自己是『工作』需要」就像前面經紀人所提到,並非所有酒店公關都有提供性交易的服務,但是許多酒店公關仍然會有「如果我拒絕,酒店幹部會不會冰我台?」、「我會不會被打?客人會不會不付錢?」這樣的疑慮與兩難。

然而,縱使最後提告,常常檢察官不起訴的案例是由於加害者沒有接收到被害者反抗的意願。經紀人認為,社會氛圍上應該將酒店公關遇到的性侵害行為,與其他性侵害一樣當成犯罪來看待,而不是單純的職業災害。 

吳律師認為司法之所以對於酒店產業不友善是由於「親密言語及對話,以及提供性交易服務的工作內容不在立法者、執法者的想像之內。」

酒店公關及經紀人也期許,將來法庭上或許能有該工作領域的專業證人等公正第三方團體,來舉證酒店公關的親密服務是專業工作需求,而非犯罪行為,吳律師也認為,公關產業已經成立工會,將來在訴訟上有挑戰的空間。 

就算酒店公關的工作需求為營造曖昧氛圍或提供性交易的內涵價值,亦不等同於她(他)們不該在法律的想像之內、不該保有性自主權的人性尊嚴。講座尾聲經紀人提到「酒與妹仔的日常」仍然會進行對於酒店生態去污名及標籤化的活動。我想這些行動,就是為了避免這些群體缺乏被法律保障想像的可能性。

 

(以上為本場次精選內容,想要一窺更多法白開撩的全貌,歡迎參與其他場次活動!https://plainlaw.me/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