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8:08 法客電台

【促轉星期四#02】法客電台×台灣通勤第一品牌|慈湖通勤第一品牌

我們如何習以為常地使「威權象徵」滲透生活?

「『自由廣場』怎樣都比不上『大中至正』氣派」李毅誠提到一次有人這樣對他說,他才開始思考:為什麼要更替、去除這些看似對一般人沒什麼影響的東西?但是,真的沒什麼影響嗎?

「讓威權象徵及社會氛圍無孔不入地滲透生活」李毅誠講到為什麼每個學校都有蔣介石的銅像,貴智說道,這是一種威權象徵,由於當時獨裁統治期間,為了推行領袖崇拜,以及塑造特定政治氛圍,要讓每個人自然而然地尊敬他,勢必要讓這種象徵出現在你的生活周遭各處。舉個例子,像是以「中正、介壽、經國」為名的道路名稱,共有 345 處。

李毅誠補充說「這個年代出生的人,已經並且一直預設出現在你生活中的東西,突然被拔除,會覺得不舒服、缺少」也回應到貴智上述所說「將威權象徵植入每個人心中,變成日常」。

蔣介石銅像為何不該存在?

為何台灣社會需要處理或拔除這些威權象徵,李毅誠說,有些民眾會質疑,「美國可以放林肯銅像,那麼為何不能放蔣介石」,貴智說道,林肯不是要塑造特定政治氛圍或正當化威權統治,並且「這需要回到源頭思考,清除威權象徵是為了轉型正義」當一個國家曾經受到長期的威權統治,過去那個時代為了塑造偉人崇拜,以及合理化威權統治下迫害人權的行為,會留下許多傷痕,當這個非民主國家要轉型到民主國家的這個過程中,總是要去處理留下的足跡,就像這些銅像、中正路。

貴智和家倫又先後開玩笑說道「慈湖充滿了蔣介石銅像,多到像現代藝術」、「多到像亂葬崗」,其實另外依照《塑建總統蔣公銅像注意事項》建造銅像要有特定的神情、姿態及身高,有些站著、騎馬。

李毅誠也說出自己的想法「其實任何人都不應該被公開瞻仰」,貴智再次補充,為何蔣介石銅像的出現有其應被批評的地方,它不是代表某種值得學習的價值,而是為了某種威權象徵的洗腦。

促轉會如何處理威權象徵?

「促轉條例規定,應逐步將威權象徵移除」,亦即促轉條例第 5 條第 1 項,主要以位於機關、學校、公共建築或場所的銅像或命名空間為主。促轉會先請全國各地機關清點學校、機關有多少銅像等等,再逐步移除,惟移除過程需要凝聚人民與機關的共識,否則將造成社會對立。

另外一件趣聞,貴智提到促轉會在處理移除威權象徵工作時,曾有學校要移除蔣介石銅像,但是差點去除孫中山銅像,由於照片看起來都是光頭,長相也大同小異,後來是由其中一尊「永懷領袖」的字樣而辨別出來。

「詮釋新的價值,進而創造新的文化與新的一代人」

貴智也說,有許多家庭因為白色恐怖而流離失所,而蔣介石在台灣確實為白色恐怖的來源之一,與孫中山、蔣渭水或林肯的論功論過不能相提,然而我們的歷史常常非客觀地提及蔣介石的功,使民眾被掩蓋真相,亦即這也是為何我們要將「蔣介石」轉型正義,而不是將「孫中山」或「蔣渭水」轉型正義。

「目的不是為了切斷或割裂過去與現在,而是反思過去發生什麼事以及預防再次發生,並且詮釋新的價值,進而創造新的文化與新的一代人」貴智最後如此強調,李毅誠也說「只要越多轉型正義的思維,就會產生與威權時期不同的價值」。

或許促轉會所提及詮釋新的意義是如此,家倫提到曾經看過一本小說,人民於某個節日會將過去的領袖紙紮人燒掉,代表的意義為人民要記得當時的獨裁者的不義。他的名及人也被留下來,但是不是為了崇拜或紀念他。

換言之,我們可以如此理解,清除威權象徵的目的是要「確立民主憲政秩序,並且否定過去威權統治時期侵害人權的事件」,處置的方式也應該不限於去除或更名,如果只是落入「拆」與「不拆」的討論,就無法回到一開始討論拆不拆的原因-去威權化。

也應該再次思考第一集所說的轉型正義最重要的課題「台灣社會這個共同體,應該如何樹立屬於台灣社會的座標及價值?」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mc4wp_form id="7"]

Last modified: 2021-01-11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