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6:39 專題, 開撩記實

開撩紀實—恐怖情人應對手札|許珈熒

小真:「你什麼時候拍的?把它刪掉。」

阿文:「如果妳想要讓全世界看到妳淫蕩的樣子,你就離開啊!」

(阿文訣別書)如果妳決意要分手,那我就要自殺了。

(非當事人圖)

這樣的情節可能並不陌生,時常在社會事件中上演,這段特別為本場活動設計的情境式對話,正是取材自真實案例。

而雖然在法律上,像這種以裸照、某種行為恐嚇、威脅對方作為或不作為,可能涉及刑法的未經同意攝錄、恐嚇罪及強制罪,但對於受害當事人所造成的影響,卻往往並非前述罪名的刑度所可反應的深沈傷害。

「恐怖情人」這樣既抽象又具體的樣貌形容,其實時常默默的在我們身邊出現,但出現後,我們究竟該怎麼辦?(延伸閱讀:性別小辭典|親密關係暴力有哪些?

這一次法白開撩,我們找了之前上台灣通勤第一品牌的法白 yoyo ,以及他的好友陳志寧律師,一起跟大家談談,如果遇到恐怖情人,法律上我們該怎麼辦;並與號稱「條通女王」,看過的男人比你吃過的米還多的「擒慾書店」主理人席耶娜,告訴你行為上可以如何在被恐怖情人傷害前做事前預防。

「恐怖情人」的情境式選擇題:殺夫案、糾纏行為防制法

「為什麼被害人都不逃跑?」這可能是大家在「恐怖情人」這個命題對於被害人會有的疑問,而 yoyo 提到相關文獻研究,被害人其實並非沒有逃跑,而是被害人替自己設定了一個「安全領域」,例如藏私房錢、自己運動的時間等等,被害人的逃跑非物理上的逃跑,她們常常受制於小孩、經濟基礎等因素,或相信加害人,而常常選擇自己站上被害者的角色陷入無法真正脫逃的輪迴。

而志寧律師接著補充到鄧如雯殺夫案。此案催生《家庭暴力防治法》的立法,案件背景是當時林阿棋對幼小的鄧如雯施加暴力、違反性自主等行為,甚至使其因此懷孕,後來在社會氛圍下鄧如雯被迫嫁給林阿棋,而在繼續被強暴以及家人亦受牽連的壓力下,一日晚上鄧如雯拿刀殺了熟睡中的林阿棋。

這起 1993 年殺夫事件震驚社會,輿論下認為,縱使鄧如雯為家暴受害者也不該成為殺夫的加害者,惟後來在辯護律師團的爭取下,二審判處減刑。但是此案以後,大家才開始重視受到家暴之人的權利,以避免悲劇再發生,至此才有了《家庭暴力防治法》。

回到開頭提及的阿文與小真,最後的開放式結局為小真懷孕,讓在場的觀眾思考:是你,會怎麼選擇呢?

a. 選擇結婚,把小孩生下:

b. 選擇離開,把小孩拿掉:

而 yoyo 說,選擇結婚的結果,很可能就會落入上述鄧如雯殺夫案的情境,受不了長期的戲劇性施虐,小真決定一不做二不休的殺了他;若選擇離開,台灣由於目前尚欠缺相對應的糾纏行為法制,導致分開後兩個月,阿文持刀將小真殺死,此涉及「台大宅王」的案件,當時女方分手後,受到男方跟蹤、騷擾等糾纏行為,最後女方被男方跟蹤後,遭受至少 47 刀的攻擊而身亡。

「被恐怖情人跟蹤、騷擾可以怎麼做?」志寧律師說,就這種情況家暴尚能解套,也就是新增訂的第 63 條之一,恐怖情人條款。但是若是被陌生人跟蹤騷擾,就像席耶娜提到過去自己騎機車時,曾被陌生人持續跟蹤的案例,這個部分涉及去年行政院推出的《糾纏行為防制法草案》。

該草案中規定,若遭受跟蹤、騷擾、收到無聲電話等行為,可以由警察先在前階段介入制止糾纏行為,再向法院聲請「禁制令」,惟本草案後來並未三讀通過。有關於相關法制的最新進度,警政署在今年 10 月又送審新的《糾纏犯罪防治法草案》,新草案是否完善有待討論,但是各界仍然期許相對應的糾纏法制能夠盡快推出。

事前防範和事後陪伴

以站在事件外的第三人角度,時常認為遇上恐怖情人就是要想辦法脫逃,但是當身處其中遇上事件的當事人能否做到,往往又是另一回事。因為對於恐怖情人的樣貌及定義是模糊的。

對此席耶娜也從自己身為女性的角度提醒,她認為女性要能夠在各方面獨立,才不會受制於經濟等因素而被迫留在相同場域而沒有其他選擇,也在現場分享她多年工作經驗中,所學習到對於愛情的價值觀以及分手的藝術。

雖然恐怖情人的樣貌是難以描繪的,但是 yoyo 也提供幾項恐怖情人的成因供參,例如控制欲先天較強烈、先天受過創傷、允許自己用掌控或施虐之方式來對待伴侶,每個人都有創傷,惟是否都會以上述方式對待伴侶,就成為形成恐怖情人輪廓的幾項特徵。

最後席耶娜也從自己工作場域中的案例提出心得,「先理解再做到諒解」。過去她經營的店家中,有遇過同事妹妹是一段關係中的小四,而這個男生與她的互動方式是先貶低再照顧,讓她認為自己是其生命最重要的依靠,他愛她的方式才是正確的,席耶娜便認為這就是一種恐怖情人的態樣。

雖然無法武斷地推敲恐怖情人的輪廓是如何形成的,但在這類不對等的關係中,極有可能使自己陷入一個對情感誤解所建構出來的關係當中,認為被對方這樣對待才是正常的關係,進而讓恐怖情人軟土深掘,不斷地變本加厲。

因此席耶娜認為,在感情中必須對自己有自信及獨立,並且理清這個親密關係中什麼是自己想要或不想要的,以及其中可能存在的暴力,才能夠理解而不是悲憫或同情加害者,並進而能夠順利擺脫不健康的這段關係。


而除了事前防範外,為了能夠提供一個迅速且安全的保護傘給予受害者,席耶娜和許多從業人員一同成立的公關與陪侍職業工會,預計會成立緊急庇護所,提供二十四小時緊急托嬰、住宿、轉介社福團體、心理諮商師、疾病防治與治療協助等服務,讓遇到家暴的狀況,或需要空間擺脫恐怖情人的從業人員,能夠有一處短暫能遮風避雨的地方。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mc4wp_form id="7"]

Last modified: 2020-11-28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