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認真對待人權

人權是在大聲什麼啦!

讓我們談談人權的內涵吧!

什麼是人權呢?「人權」這個詞眼在生活中好似不是很陌生、時有所聞。人權近年來好像很容易使人反感,好像人權是發揮正義道路上的阻礙,「殺人犯竟然可以因為人權而不用被判死刑?」、「竟然可以因為人權讓錄影取締違規停車不合法?」;但大家又好像很容易在面對不如意的時候主張人權,不難聽到有人抗議「難道吸煙的人就沒有人權嗎?」、「難道長不帥就沒有人權嗎?」等類似的表述。
日前就業服務法修正使外籍勞工不須每三年返國一次,也引起仲介批評人權團體「小白死掉也要管、樹倒掉也要管,同性戀也要管,真的管太多」。

所以人權到底是什麼?可以做什麼?好似容易落入大家各自表述。

抽絲剝繭看人權的內涵

人權,是人不可或缺的必要權利,少了人權,人就變像味噌湯少了豆腐,而不再完全。又此處的「人」,是不分性別、種族、年齡、信仰等的差別,只要是界門綱目科屬種上分類屬於人類的智人,都應該享有人權,這也是人和一般其他生物所不同的地方,應該受到「像人的方式」去對待。如此的權利是與生俱來的,而不是國家、法律或任何其他人所恩惠賜予的,這也是「天賦人權」的意思。也因此,人權只是保有人最低、最基本的保障,而不是讓享有權利的人可以蹺腳吃香喝辣。

人權是指人之所以為人所應該享有的基本權利與尊嚴,也就是所謂的「人性尊嚴(human dignity)」,人的存在不是為了其他的目的、而是他本身就是目的。

既然人權是每一個只要是人就應該享有的,那人權就必定是應該出現在所有有人存在的地方,而不論是在西方還是東方、已開發還是開發中國家(普世性);又因為是人不可或缺的,所以每項人權都很重要(不可分性、相互依賴性)。

如果一個人想在facebook上發文可能會因為內容太廢而被要求刪除、如果一個人犯了罪會被要求拍道歉影片在電視上全國公開播送、如果一個人某天被要求搬離已住幾十年的房子以配合都市更新、如果一個人因為主張某個政立場後就莫名其妙消失了......,如此使人處於恐懼、不能自主的情境,這樣的人還有尊嚴嗎?

五花八門的人權項目

既然人權是人存在所不能或缺的,人又那麼複雜,不難想像人權項目相當多元,粗略用脈絡分,人權可以略分成三代:

第一代人權,也是公民、政治權利。於17、18世紀法國大革命及美國獨立運動,人民追求政治上的權利,以及國家應該減少干預個人自由,例如大家熟知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參政權等,都算是。
第二代人權,也就是經濟、社會、文化權。約到了19、20世紀,社會、勞工運動開始興起,人民開始請求國家給予工作、社會福利、文化上的保障。
第三代人權,則是群體的人權,人們追求集體的權利,例如人們的自決權、發展權、環境權等等。
不過這三代只是發展上的區分,人權項目各各都是等價、一樣重要的,並沒有孰先孰後的問題。

不可或缺的人權法

前面提及了,人權是普世的,所以照理說應該是所有人都一致的,不過人權的概念,在哲學、文化、宗教等背景上,卻可能有不同價值的詮釋,因此我們需要將原先較為主觀的權利內容予以客觀的法制化。

更重要的是,權利如果沒有透過法律予以保障,就只是空泛的道德理想,而沒辦法成為使人們透過制度機制真正的實現權利。

人權路遙遙

不過人權並未因此變得容易,因為人權實質的內涵還是相當抽象,「人權是什麼?」、「人權可不可以限制?」、「人權可以限制到什麼程度?」等等,至今還是在實踐上相當困難、也是相當重要的問題。

2016年3月,中國外交部回應國外對中國侵害人權的批評,指出世界上沒有放之四海皆準的人權、中國發展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發展道路。
這樣的說法有沒有道理呢?我們可不可以不要接受歐美那套人權論述,主張「亞洲價值」的人權呢?

與我們息息相關的人權

若恐怖份子在大樓埋藏了計時炸彈,警察可不可以用嚴刑逼供的方式逼迫歹徒指出炸彈的位置?
若為了城市要都市更新就必須拆除釘子戶的房子,但屋主就是不願搬離已經充滿感情的房舍,那政府可不可以強拆?
一個人的人權和公益應該如何妥協?

名嘴在對政治人物爆料時,政治人物的名譽權會不會和名嘴的言論自由產生衝突?
知名演員被記者跟拍時,演員的隱私權會不會和媒體的新聞自由有所矛盾?
我的人權和你的人權有所碰撞時,那應該如何折衷?

本系列人權,將從人權的內涵談起,並介紹起人權法的實踐與內涵,以及人權法在台灣實踐的情況!

自從台灣於2009年《兩公約施行法》推出以來,針對種種膠著的公共議題,我們又多了一個論述工具:人權!但人權除了聽起來很厲害外,具體而言,它到底代表什麼呢?人權,究竟是什麼法律體系下的權利呢?如果在憲法裡,翻來翻去找不到,大法官也不曾在釋字裡言明,那國際人權法還能拿來主張嗎?怎麼用呢?那些似是而非的人權言論,又要怎麼反駁呢?作為此系列文集的首發,本文將以目前在台灣已經產生國內法效力的人權公約為例,簡單說明國際人權法的特色。(閱讀更多)

國家簽署公約並完成批准程序後,國家就有遵守公約規範,實踐人權保障的義務。公約要求締約國定期做出國家報告(State Party’s Report),向委員會報告國家針對各個條文的權利保障情形,以持續監督國家實踐。但是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沒有辦法將公約批准書存放在聯合國秘書處。兩公約施行法第6條亦明文要求建立人權報告制度。具體做法則是邀請國際人權法專家進行前置書面審查,並來台與我國政府、非政府組織開審查會議。比較特別的是,來台審查的方式,使第三部門的非政府組織,除了提出影子報告,幫助審查委員理解國家實踐外;在審查會議上的實際參與,也有機會針對政府回應議題清單,即時向審查委員作出澄清與補充。(閱讀更多)

專欄主筆

caret-down caret-up caret-left caret-right
劉容真

《法律白話文》人權法專欄客座主筆,東吳大學法律系畢業、東吳法研所國際法碩士。

蔡孟翰

《法律白話文》編輯,臺北大學法律系畢業、東吳法研所國際法碩士,喜歡人權法的律師。

李柏翰

《法律白話文》編輯,英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博士生,專精於性別與性少數族群健康權議題。

Clo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