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專題為法律白話文受民間司改會邀請一同合作推出,將透過一系列小故事帶出市井小民日常生活中也可能會有遇到的法律問題,並希望提升大眾的權利意識。

蔡孟翰|Ep1:車禍惹,怎麼辦~

…老太太不知是否因為緊張而重心不穩、或是被車子擦撞到,整個人往潔芸機車的方向倒下,兩人也因此重重的摔倒在地,然而那台車子卻依然沒有停下…什麼是肇事逃逸呢?遇上車禍應該怎麼辦呢?

閱讀更多 »

龍建宇|Ep4: 檢察官,你說羈押就羈押嗎?

俊明在偵查庭中接受檢察官一連串的訊問後,檢察官認為俊明確實有羈押的必要,立即向法官聲請羈押俊明。才剛接受完訊問的俊明,馬上被逮捕,並且被告知有可能被羈押,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俊明開始跟律師商討對策,怎麼樣才能保障自己的權利⋯⋯

閱讀更多 »

廖伯威|EP7: 緩起訴,就決定是你了!

俊明後來雖然沒有被法院收押,但和律師討論之後俊明暸解了,雖然肇事逃逸可能不會成立,但是,俊明撞死阿嬤仍然成立過失致死罪,眼看這場牢獄之災恐怕是逃不過了,但就在這時候,律師建議俊明可以試著爭取「緩起訴」來避免牢獄,俊明彷彿看到了一絲絲的希望……

閱讀更多 »

蔡孟翰|EP8:出了車禍,除了打官司還有其他選擇嗎?

潔芸得知俊明屢屢否認肇事逃逸的事實,又等不及檢察官對俊明提起公訴,小宇宙中熊熊燃燒的正義感因而轉為憤怒,決定主動對俊明提起傷害告訴。俊明側面得知潔芸的態度後,一來希望潔芸可以打消告訴的念頭、二來也希望可以向檢察官爭取到緩起訴,因此嘗試向潔芸接觸,希望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趕快化解雙方的衝突…

閱讀更多 »

廖伯威|EP 9:簡易判決處刑,真有這麼簡單?

在律師的建議下,俊明試著向檢察官爭取緩起訴,但,unfortunately,失敗了,檢察官認為俊明撞死阿嬤的罪證明確,眼看就要向法院提起公訴,這個時候,律師跟俊明說,不然,我們來試試看「簡易判決處刑」好了,「這又是什麼東西?」俊明如是問.…..

閱讀更多 »

劉時宇|EP10: 車禍了,是誰要賠錢!?

車禍以後,潔芸不只是機車壞掉了,腿也受傷了,站在撞壞的機車面前,看著後視鏡中諸事不順的自己,正在煩惱著自己只是個大學生,修機車的費用和受傷的醫療費用要從哪裡來,突然眼角餘光看到了機車車廂內有一張之前媽媽替她買的保險時,業務員給她的聯絡電話,此時想起自己還有保險,也想起曾在電視上看到的汽機車強制險,潔芸彷彿看到了一道曙光,就像溺水的人抓到浮木一般,拿起了手機撥出號碼……

閱讀更多 »

楊貴智|EP11:和解了,你還以刑逼民,壞壞

俊明跟潔芸雖然成立了調解,但是潔潔芸還是沒有依約撤回刑案告訴,讓俊明心裡苦,去找律師抱怨。以刑逼民是一個常見的訴訟手段,ˇ遇到了這樣的情形,你要怎麼辦?俊明應該如何說服潔芸撤回告訴,避免更多的爭訟呢?

閱讀更多 »

廖伯威|EP12 簡易判決處刑 feat. 對質詰問權

為了儘早結束這場噩夢,俊明最後決定認罪,換取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但就在這個時候,律師卻突然和俊明說,「你知道嗎,雖然簡易判決處刑可以快點結束這個案子,但卻犧牲了你在法律上很重要的權益喔!」
你知道簡易判決處刑的利弊得失嗎?對質詰問權又是什麼呢?

閱讀更多 »

王鼎棫│EP13:沒做壞事的話,為什麼不能臨檢?

俊明向好友台生抱怨起之前潔芸一副又想拿錢又提起告訴的姿態,台生二話不說,命令小弟杜平「帶些傢伙」去潔芸家「打聲招呼」。無巧不成書,杜平好不容易備妥了必要工具放在後座,就在深夜開車奉命去「拜訪」的路上,遇到了警方封路臨檢…警察可不可以隨意的把台生攔下來,倒底所謂「治安」跟「自由」要怎麼取捨呢?

閱讀更多 »

楊貴智|EP14:有正妹陪酒,警察就可以進屋盤查搜索嗎

杜平雖然犯了低級錯誤被警察抓到,但是身為大哥的台生立馬找了幾位從外國來的「女生朋友」出來一同唱歌助興,緩解杜平心裡的悶氣。
由於轄區警員上次臨檢完就覺得怪怪,怎麼會突然有人闖入這寧靜的小社區,便暗中查訪,突襲進入小吃部臨檢,並向大家表示:「根據警方掌握的資料,這裡從事非法交易,我們必須進行搜索,所有人都給我蹲下」,當場嚇得所有妹子花容失色,有的放聲大哭,有的反覆說著「@&%^#*」(我是無辜的)…

閱讀更多 »

劉時宇|EP15 雞精變蜆精,網路購物該注意什麼?

潔芸在養好車禍的腳傷後,仍然不時地想起車禍當時的種種畫面,心裡也惦記著那天在急診室看到老阿嬤的先生,在椅子上低頭啜泣的身影,行動派的潔芸馬上在網路上買了網路上有名的「黑蘭氏」雞精要去探視老先生,不料收到後打開一看,竟然「雞精變蜆精」,苦惱的潔芸頓時不知如何是好…。

閱讀更多 »

李濬勳 | EP16 小姐,給虧嗎?! 遇到性騷擾時我只能隱忍嗎?

潔芸的好友宇玲在應徵打工的時候被老闆言語性騷擾的。由於宇玲身材姣好,在面試的過程中不斷被老闆色咪咪地看著,老闆甚至還問她要不要改當他的秘書。宇玲面試完感覺非常不舒服,明明是去應徵工作的,卻感覺自己的身材被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現在社會上性騷擾的事情仍然層出不窮,不管你是男性還是女性,都可以也應該拒絕。然而遇到性騷擾有什麼樣的救濟管道呢?看了本文就知道囉!

閱讀更多 »

劉芷瑄 | EP17:慣老闆叫我走!

宇玲於是到了雞精店去做雞精,一天八小時。做了一陣子宇玲可說是得心應手。但在一日工作時,宇玲不幸被雞精燙傷,可能短期間無法工作,宇玲知道有勞保職災给付可以申請,申請後主管機關卻函覆她,老闆完全沒有幫她保勞保。找老闆理論。但老闆聽完只說,妳明天不用來了
作為勞工的你,是否也會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在遇到惡老闆時要如何保護自己的權利呢?

閱讀更多 »

蔡孟翰|EP18:有些話是不能亂說滴!

杜平心情真的很鬱悶,只好一直坐在熱炒店猛灌啤酒~酒精遇上火會燃燒更旺吧,杜平開始大聲吵鬧;坐在臨桌的明傑,是一名剛從外國來台的僑生,走向杜平用還不是很熟稔的國語說:「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小聲一點嗎?」
杜平心中的不悅再次被放大,故意模仿著明傑的口音說:你這個瞧不起你們低劣的族群!要罵就要像這樣:X%*&@$#O……(請把你腦中所有想得到的髒話套入)」明傑一聽,以更大的嗓音喊:「你怎麼可以亂罵人呢?」杜平回答:「我不但敢罵人、我還敢打人!」隨手把桌上的酒瓶砸向明傑的腦袋……

閱讀更多 »

王鼎棫│EP19 : 公有公共設施不良,導致受害,該如何討公道?

那起車禍已經發生好幾個月了,夜深人靜躺在床上的時候,潔芸總是會無法克制地想到彼時的場景,難以成眠。就在另一個難受的夜晚,潔芸嘆了口氣,將身體蜷曲抱住自己,這時忽然想到:出事前,她經過一條九十度的大彎道,而且轉彎後寬度驟減,忽然僅容一台車通行,然後就看到俊明的車,高速朝自己跟阿嬤衝過來…。想到這邊,潔芸腦中使出電光一閃,決定立馬翻身查資料,查道路是否設計不良,而她又可以向政府管理單位,請求什麼樣的公道?

閱讀更多 »

江鎬佑|EP21:Be a giver-協助與贖罪的少年事件處理法

就在檢察官決定對杜平提起公然侮辱及傷害等罪名起訴,正在辦公室加班振筆疾起訴書時。檢察官驚鴻發現,在杜平其實才17歲,檢察官一邊看著杜平的出生年月日,一邊想起吳X真在廣告裡的聲音…知識不光是用來某取利益的,知識是可以用來奉獻的,知識是可以用來幫助別人的…..

閱讀更多 »

劉芷瑄,劉畊甫|EP25:老闆沒幫我付勞保勞退,該怎辦

潔芸畢業後進入周刊工作了一陣子,最近卻發現薪資似乎有些問題,公司雖然有幫潔芸投保勞工保險,也有另外為其提繳薪資總額6%的新制勞工退休金,但是,公司把卻6%之勞工退休金與勞保雇主負擔部分列入薪資單下的扣減項目,變成潔芸自己在付了,潔芸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公司如此必有問題…

閱讀更多 »

劉芷瑄,劉畊甫|EP26 勞基法?還輪不到你?

畢業後,宇玲進入了一家中型電子公司擔任人資主管。一上任,宇玲就讓公司全體電子工程師簽訂工作型態約定書,其中載明公司與工程師間是承攬的關係,因此無勞基法之適用,也因為契約載明不適用勞基法,宇玲認為這些宅宅整天耗在電腦前一整天,也不知道有沒有做出工作成果,就降低工程師的加班費。宇玲雖然自信這樣做沒有問題,但大學打工的經驗已讓她了解社會險惡,為保險起見,宇玲還是銷毀了公司如此改制後的工資清冊….

閱讀更多 »

劉芷瑄,劉畊甫|EP27:分手,不告而別最美?

明傑原本有個黑手夢,想當個菲律賓與台灣南波萬的黑手,但幾年前,明傑被少年杜平用酒瓶打傷腦袋(EP18),由於那次的傷害,太深太痛,明傑只要看到有握柄的長條狀物品就肚子疼,但無奈黑手的必備工具幾乎都是有握柄的長條狀物品。
在夢想與麵包下,明傑向現實妥協,乖乖的到雞精瓶裝工廠當作業員,做了幾年倒也還算安穩,但好景不常,漸漸不太流行喝雞精了,工廠營運每下愈況,一日,明傑收到老闆給他的一封信,信上除了一個雞精罐子道歉的可愛塗鴉外,也請明傑不用再來了,並附有明傑一個月的工資……。

閱讀更多 »

黃俐菁|EP28:結婚容易離婚難,婚可以說離就離嗎?

還記得我們的好朋友(?)俊明嗎?他自從在EP1撞到潔芸而被告以後,情緒極度不穩定,不僅開始外遇,與太太瑞珠起爭執後也常常拳腳相向,瑞珠不願小孩活在雙親吵架的陰影下,也不想再因俊明的外遇行為煩心,便帶著小孩回娘家避風頭。沒想到數日後,俊明竟向法院訴請離婚,瑞珠認為做錯事的人不是她,要不要離也是應該是她決定。
婚姻走不下去,如果要離婚究竟應該要怎麼離?法律上有什麼規定呢?

閱讀更多 »

黃俐菁|EP:29 婚姻的盡頭,如何才能兩不相欠?

瑞珠後來決定離婚了,但是考慮到自己的能力,怕年幼的孩子跟著吃苦,決定還是要跟俊明好好地算清楚,希望可以拿到一筆錢,也希望俊明可以繼續負責孩子的生活費。而俊明雖然想離婚,不過對於孩子也不想讓步,因為孩子可是他張家的後代,怎麼可以讓他流浪在外,而且如果孩子最後不是歸他,憑什麼要他繼續負責孩子的生活費。瑞珠和俊明接著又為了財產、孩子的問題吵到不可開交…

閱讀更多 »

李柏翰|EP31 :「法律即生活」,Legal Life想告訴你的事

「法律」原本就是眾多社會現象之一,它同時反映了人們的生活經驗,也指涉了人們「作為生活共同體」的道德規範。可能來自約定俗成的事實,可能源於各方言論匯流的理性,更可能出於直覺上不公義的情感。因此,Legal Life就是希望透過一個個小人物、一則則小故事,來呼應讀者心裡對法律的信念或疑慮。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