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馬英九洩密案:更需大是大非的院際調解權

針對馬前總統被起訴洩密罪一案,經台北地方法院8月25日下午四時宣判無罪,其後引發軒然大波。總統作為國家元首,繫權力與民意於一身,其運作是否能合乎法治,將深深牽動台灣未來的政治發展,法院的說法自可受公評,尤其今日主角─院際調解權的運用是否得宜!

王鼎棫|從八仙訴請國賠,看國家的保護義務

八仙事件轉眼過去兩年多,其中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為:究竟為何要國家負起國賠責任?回到最根本的原則,國家生來就有義務排除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傷害,發動國賠請求,不過是督促政府作分內的事。若迴避這樣的討論,除了罔顧自己的權益,其實更是縱容國家怠惰,無助解決任何未來可能會發生的公安疑慮。

王鼎棫、吳玟嶸|回應柯文哲「你要一例一休,就永遠成不了大氣候」

他說:「你要一例一休,就永遠成不了大氣候」,換句話說,柯p認為「一例一休是個讓人無法成氣候的政策」而且「想成氣候嗎?別放那麼多假不就好了」。

可是柯P,時代變了,勞工的工時政策,也應與時俱進;而到底應如何調和經濟發展需求,伸張勞權,當然有很多種選擇,可是絕對不是伸手指責爭取勞動條件的人成不了氣候。

王鼎棫|科技始終來自「狼」性,法律該扮演什麼角色?

隨著時代的轉變,科技的發展,法制的設定與運用,也得跟得上腳步;而科技發展,卻往往來自大企業的將本逐利的心情。其最高宗旨,不外乎資本積累。套句中國的用語,就是狼性的驅動。在這樣的脈絡下,我們借用無人超市,還有近日火紅的oBike來舉個例,看看法律該扮演的角色。

王鼎棫|華光社區案2.0─大觀社區迫遷再起

大觀社區的法律問題看似單純,就是國有地上有群沒有產權的人,政府認為時候到了,就命他拆屋還地。可是國家忽略了,這群居民的形成,是來自早年殘破的住居政策─來台軍眷或城鄉移民,到了浮洲沒有適合的歸宿,只能選擇如此產權不明的地方落腳。再者,讓人民享有適足的居住環境,更是國家的基本義務;所以當國家主張所有權,運用公權力迫遷的同時,也必須顧及居民是否能被妥善安置。

只可惜,機關的態度是否定的,這就是大觀抗爭的起源。

王鼎棫|裁判憲法審查,襲來!

當人民的自由權利受到違憲裁判侵害,且現行審級制度不能有效加以排除時,若不提供裁判憲法審查,則憲法保障基本權的規定,將形同具文;尤其,法院救濟管道為國家所獨占,開放與否完全由國家掌控,人民並不得求之於社會。是為提供人民無漏洞的訴訟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