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作者:王 鼎棫

喜歡微醺下的寫作與閱讀,快要擁有ASAHI無糖啤酒的VIP。曾在國定古蹟裡,擔任大法官助理,看見許多憲法時刻的創造發微;也為國語日報寫稿,與少年讀者分享法律常識短文或漫畫劇本。幻想一個,就算沒有政府,人人也能互享資源,互相尊重的世界。 (現為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博士生,研究領域:高齡社會法制)

王鼎棫|華光社區案2.0─大觀社區迫遷再起

大觀社區的法律問題看似單純,就是國有地上有群沒有產權的人,政府認為時候到了,就命他拆屋還地。可是國家忽略了,這群居民的形成,是來自早年殘破的住居政策─來台軍眷或城鄉移民,到了浮洲沒有適合的歸宿,只能選擇如此產權不明的地方落腳。再者,讓人民享有適足的居住環境,更是國家的基本義務;所以當國家主張所有權,運用公權力迫遷的同時,也必須顧及居民是否能被妥善安置。

只可惜,機關的態度是否定的,這就是大觀抗爭的起源。

王鼎棫|領取社會救助,好難!

社會安全網正是以《社會救助法》等建制為基礎,提供各式人力或物質協助,使貧困者脫離危機。而政府若能確實依法為貧困者建構完整的社會安全網,提供生活補助、結合就業輔導、生活諮商、法律扶助等支柱,則百萬貧困人口將有機會免於淪落為社會邊緣人,免於街頭流離失所,免於掉入犯罪者或慢性精神病患的循環,整個社會群體也能互利共生!
正因我國政府多將貧窮歸究於個人不努力,忽略社會結構等重要因素,讓受救助者僅是國家大發慈悲,甚或想要改造的救濟對象,所以高聳的扶助門檻,還有偏低的給付水準,讓貧困者難以脫離苦痛的循環,也就不意外了。

王鼎棫|臺北地院為何宣判三一八佔領立院案無罪?

2014年的3月18號晚上,筆者在立院群賢樓外面,聆聽反對服貿的抗議晚會,當臺上慷慨陳情的同時,後方忽然一陣騷動,大批群眾與警方發生拉扯,原來是打算衝進國會,佔領院會場地;誰也沒想到,這一衝,激起各方對本爭議的高度關注,也活化民眾之後對不同制度的討論,扭轉臺灣至今的政治發展。

王鼎棫|婚姻平權案之開庭重點搶先報

新聞中常看到「司法院大法官作出第XXX號解釋,宣告XX法違憲」等用語,且去年掀起大法官的提名風雲,更是朝野交鋒、沸沸揚揚,最近尚有婚姻平權的釋憲案,將於三月二十四號召開憲法法庭,令關心者熱血激昂。然不知大家是否清楚:大法官名稱裡有個「大」字,與平常法官到底差在哪裡?又負責什麼審判工作?之後若有其他需要,該怎麼向大法官請求救濟?這次釋憲案將對婚姻平權法案帶來什麼影響?又有何啟示?本文將為您娓娓道來~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