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孟翰|國際兒童人權日談兒童人權

這個月幾乎可以說是「人權月」,12月1日是世界愛滋日,12月10是世界人權日,於是我們決定陸續推出人權(法)相關文章。
歲末年終,許多會議剛結束、許多審查不了了之;許多問題每天在發生,許多時候彷彿得不到回應與解答。如同耶魯大學法學教授薩繆爾·莫恩(Samuel Moyn)自問自答:「人權」會是、該是最後一個烏托邦嗎?

蔡孟翰|黃小姐的心情點播—獨立之聲如何唱?

近日,從台北主辦世大運有關中華台北的頭銜、到中國歌唱節目a台大舉辦活動、以及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台獨立場等爭議,兩岸關係又再次成為討論議題;地球另一端,加泰隆尼亞也再次挑戰獨立公投。熱情讀者黃小姐來訊洽詢:「以中華民國或台灣都不太可能獲得國際承認,撇除中國的威脅,在法律上以『台灣』之名獨立會有什麼困難呢?」

蔡孟翰|核不合法?—談國際法下的核子武器

近日來北韓頻頻的向國際社會展示武力,雖然北韓挑釁的行動長期以來並不令人陌生,不過由於北韓擁有高度危險性的核子武器,最近北韓也對外表示核彈與氫彈(核子武器的一種)試爆成功,還是引起國際社會的擔憂。不過國際社會上、以及國際法如何看待戰場上的武器、以及核子武器呢?

蔡孟翰|從川蔡電和台聖、台巴斷,談國際法下的承認與外交

二次政黨輪替後不久,台灣在外交上發生了很多事。

2016年12月初,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台灣總統熱線一事,震撼了國際社會,這是自1978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首次美國總統當選人與台灣總統直接通話,導致在短短幾週內讓台灣在國際媒體的曝光率激增,川普也質疑為何美國會受到「一個中國原則 」(One China policy)的拘束,中共北京政府就此的態度也備受關注。而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也就此在最後一次的白宮年終記者會上指出,台灣人只要有一定程度的自治就不會獨立。

在數週後的同一個月份,原臺灣友邦國家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國斷交,不少國人的輿論批評金援外交的策略,而媒體也指出這是受「一個中國原則」影響。2017年6月,巴拿馬也和建交許久的中華民國斷交了。

「一個中國原則」到底對外交政策上有何影響呢?或許我們應該複習一下承認在國際法下的意義。

蔡孟翰|砲火聲的休止符還是反覆記號──談戰爭的開始與結束(以及暫停)

2016年12月,敘利亞政府與反叛軍雙方通過停火協議,政府軍收復長期被反叛軍佔領的阿勒坡,並准許平民撤離。這不是雙方第一次通過停火協議,同年6月,在美、俄兩國的協調下,也曾經達成停火的共識。不過這幾次的停火協議卻是如此的薄弱,不過幾天後,敘國境內政府軍與反叛軍再次交火,敘國的和平就宛若黑夜空中的流星,好似為黑暗帶來了希望,但卻稍縱即逝。

故事轉移到大西洋另一端的哥倫比亞,經歷過長達50年的內戰後,哥國合法政府和反叛軍「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簽定了和平協議,原本預期可以終止國內的對立狀態,並使反叛軍可以轉為國內合法政黨。不過於2016年10月經過哥國國內公投,國民以50.24%否決通過和平協議;同年11月,哥國政府再次與FARC簽訂新版和平協議,並表示不再交付公投,也引起不少國內的反彈。

談及停火協議,或許不難聯想到2014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簽訂加薩走廊停火協議不久後,雙方又再次交火,那究竟什麼是停火協議、戰爭又應該怎麼停歇呢?

蔡孟翰|今天要說一個著作權使用合理不合理的故事

網路紅人谷阿莫製作「N分鐘看完某電影」系列,將一部數小時的電影以濃縮成短短幾分鐘的長度介紹,而在網路打響知名度。但由於影片當中涉及剪接盜版片源而引發侵害著作權的問題,因而遭到片商控告侵權、警方搜查,但谷阿莫本人則回應這是著作權法下准許的「合理使用」。
究竟怎樣會侵害著作權?什麼是可以受允許的「合理使用」?

蔡孟翰|兩公約,是否該說再見?

前陣子士林地方法院對「小燈泡案」的兇嫌王景玉做出無期徒刑的判決,不意外的引發國內慷慨激昂的批判聲浪,法官審判依據的「兩公約」也再次的成為民眾撻伐的標靶,也有立委要求修法台灣免除受兩公約拘束。在因兩公約掀起的波瀾同時,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的呢?我們有受到兩公約的影響嗎?

蔡孟翰|國家、法律為什麼要管?

在勞雇關係中,雇主通常處於較為優勢的地位,因此國家透過立法的方式,將保障平等。
國家高權就應該適度地介入自由市場,扮演調和、衡平的角色。不過,確立這樣的宗旨或許是容易的,最困難的還是介入的「程度」應該如何拿捏。「管太多」和「管太少」往往是同一個市場下對立的兩方容易產生對政府的質疑!

蔡孟翰|什麼是追訴權和法律的時效?

2016年年末,被媒體列為「三大懸案」的劉邦友及彭婉如命案屆滿20年的追訴期,將無法追訴兇嫌;但是警方強調只要查獲新的證據,依然會積極偵辦,還給被害人真相與公道。
再早幾年,江國慶冤案被平反,前國防部長陳肇敏等人為了加速破案而以刑求方式取得江國慶自白,然而最終台北地檢署以追訴期已過而對被告等人不起訴處分,引起國人的嘩然。
追訴期是刑法上時效的一種,又究竟什麼是時效呢?在法律上又有什麼意義呢?

蔡孟翰|台聖斷交:除一中原則,外交突破有哪些可能

2016年底,原臺灣友邦國家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國斷交,和許多過去與台灣斷交的友邦國家前例一樣,因為向台灣要求過分高昂的外交金援被拒後,選擇投向中共的懷抱,而對此事件,不意外的,國內不少輿論就我國砸重金給予名字都沒聽過的小國外交政策予以批評,更有不少見解指出台灣恐面臨陸續的斷交危機。

在科技發達、人員及資訊流通的全球化時代,國與國之間的疆界越趨模糊,不論是個人、公司、政府,在經濟、社會文化、政治層面上有跨國界的流動或影響也越趨頻繁。而國家在國際上的外交活動,有國際經濟貿易、條約的簽訂、政府間的合作等面向,以當今情勢對台灣而言,恐怕甚難置身於國際社會之外,因此外交政策、以及此次台聖斷交的事件,確實值得我國好好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