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台灣法治與人權事件回顧

倒數計時完畢後,跨年煙火在夜空中盡情射放,照亮了新一年的開展,也為過去的一年告別。回首2017年,不長不短的一年,一時也真的不太容易細數這365天中的各項重要事件,不過如果限縮範圍在2017年台灣的人權議題上,確實不少事件仍然歷歷在目……

蔡孟翰|國際兒童人權日談兒童人權

這個月幾乎可以說是「人權月」,12月1日是世界愛滋日,12月10是世界人權日,於是我們決定陸續推出人權(法)相關文章。
歲末年終,許多會議剛結束、許多審查不了了之;許多問題每天在發生,許多時候彷彿得不到回應與解答。如同耶魯大學法學教授薩繆爾·莫恩(Samuel Moyn)自問自答:「人權」會是、該是最後一個烏托邦嗎?

蔡孟翰|黃小姐的心情點播—獨立之聲如何唱?

近日,從台北主辦世大運有關中華台北的頭銜、到中國歌唱節目a台大舉辦活動、以及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台獨立場等爭議,兩岸關係又再次成為討論議題;地球另一端,加泰隆尼亞也再次挑戰獨立公投。熱情讀者黃小姐來訊洽詢:「以中華民國或台灣都不太可能獲得國際承認,撇除中國的威脅,在法律上以『台灣』之名獨立會有什麼困難呢?」

蔡孟翰|核不合法?—談國際法下的核子武器

近日來北韓頻頻的向國際社會展示武力,雖然北韓挑釁的行動長期以來並不令人陌生,不過由於北韓擁有高度危險性的核子武器,最近北韓也對外表示核彈與氫彈(核子武器的一種)試爆成功,還是引起國際社會的擔憂。不過國際社會上、以及國際法如何看待戰場上的武器、以及核子武器呢?

蔡孟翰|從川蔡電和台聖、台巴斷,談國際法下的承認與外交

二次政黨輪替後不久,台灣在外交上發生了很多事。

2016年12月初,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台灣總統熱線一事,震撼了國際社會,這是自1978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首次美國總統當選人與台灣總統直接通話,導致在短短幾週內讓台灣在國際媒體的曝光率激增,川普也質疑為何美國會受到「一個中國原則 」(One China policy)的拘束,中共北京政府就此的態度也備受關注。而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也就此在最後一次的白宮年終記者會上指出,台灣人只要有一定程度的自治就不會獨立。

在數週後的同一個月份,原臺灣友邦國家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國斷交,不少國人的輿論批評金援外交的策略,而媒體也指出這是受「一個中國原則」影響。2017年6月,巴拿馬也和建交許久的中華民國斷交了。

「一個中國原則」到底對外交政策上有何影響呢?或許我們應該複習一下承認在國際法下的意義。

蔡孟翰|砲火聲的休止符還是反覆記號──談戰爭的開始與結束(以及暫停)

2016年12月,敘利亞政府與反叛軍雙方通過停火協議,政府軍收復長期被反叛軍佔領的阿勒坡,並准許平民撤離。這不是雙方第一次通過停火協議,同年6月,在美、俄兩國的協調下,也曾經達成停火的共識。不過這幾次的停火協議卻是如此的薄弱,不過幾天後,敘國境內政府軍與反叛軍再次交火,敘國的和平就宛若黑夜空中的流星,好似為黑暗帶來了希望,但卻稍縱即逝。

故事轉移到大西洋另一端的哥倫比亞,經歷過長達50年的內戰後,哥國合法政府和反叛軍「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簽定了和平協議,原本預期可以終止國內的對立狀態,並使反叛軍可以轉為國內合法政黨。不過於2016年10月經過哥國國內公投,國民以50.24%否決通過和平協議;同年11月,哥國政府再次與FARC簽訂新版和平協議,並表示不再交付公投,也引起不少國內的反彈。

談及停火協議,或許不難聯想到2014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簽訂加薩走廊停火協議不久後,雙方又再次交火,那究竟什麼是停火協議、戰爭又應該怎麼停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