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劉 珞亦

喜歡說話,認為表達是一生要去追逐的藝術,不管用任何形式。 東吳法律系畢業,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2017-06-14 / / 外國法
2017-06-09 / / 公法與人權
2017-05-31 / / 政府體制
2017-05-28 / / Uncategorized
2017-05-14 / / Uncategorized
2017-04-27 / / 公法與人權

國旗的意義,對不同個體而言其所彰顯的意義並非一致性的,這面旗子對於一些族群,可能是榮耀、可能壓迫,也可能是一種熱血的揮灑、更可能是一種鮮血的屠殺。若國家一定要公民對這面旗子必須是同一種模樣,那麼當我們看到這面國旗時,她所象徵的會是自由的光榮?還是對個體的壓迫呢?
但其實國家本身並不會偉大,國家是因為人民才會偉大。因為人民而偉大的國家,是不會壓迫人民如何的講、如何的想,而是用包容去面對那些對國家不同聲音與言語,哪怕那聲音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是厭惡的。

2017-02-26 / / 公法與人權

勞基法規定,勞工正常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得超過40小時。
當政府官員說:「手握方向盤才是工時」,這句話到底對的還是不對的?「待命時間」究竟是不是工作時間?
當資方想要為了壓低成本,而鑽進法律漏洞中繼續維持既有的病態結構,勞工成為工作的俘虜,我們又如何拯救這個社會?

2017-02-18 / / 政府體制

近期,川普提名了一位非常年輕的大法官人選戈薩奇,是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堅持「憲法原旨主義」,認為法官須忠於在二百多年前的憲法條文,解讀時不得加入任何後來時代的意思。我們可以發現到,當我們形容美國的「保守」時,總是可以清楚刻畫出「保守」的形象,可以明確地說出自己的「立場」,清楚知道自己屬於怎樣的「社群」。不過在臺灣,「保守」有兩種特徵。第一、保守的立場並不明確清晰;第二、兩大黨的差異並不是以「保守」與否作為差異。
我們幾乎看不見有人會很驕傲地自稱「保守派」。

2017-02-17 / / 公法與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