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作者:劉 珞亦

喜歡說話,認為表達是一生要去追逐的藝術,不管用任何形式。 東吳法律系畢業,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劉珞亦|律師考試改成及格制,有意義嗎?

8月10日的下午,一篇新聞稿引爆了法律界許多的討論,更點燃許多國考生的怒火。簡單來說,就是律師要變成及格制囉!雖然這樣的及格不是像會計師考試一樣,每一科都要及格,而是他畫了一個底線:扣除國文和選考,總分還是要維持400分以上。
按照歷屆以來的分數,滿分為1000分的國考,大致上每一科若拿一半的分數就可以上榜,因此若扣掉難度比較低的國文和選考,要維持400分以上,難度確實增加。

但是這樣的制度,本質上有非常多的疑點,也暴露出考選部的一廂情願和幻想。

劉珞亦|萬一我死了,可不可以把錢留給我爸媽不要給兒女?分錢最重要的3個民法規定

Q:假使我覺得我兒女很不成材,不孝又只會亂花錢,唉唉,但我身體又不好,我可不可以不要把錢留給她們,只要給我的爸媽?
A:不行!為什麼?我先看看現在民法怎麼規定?
就讓這篇文章帶大家看看分錢最重要的三個民法規定吧!

劉珞亦|釋字之後,專法行不行?大法官說專法可以?

在748號大法官釋憲後,贊同同性婚姻已經成為一個定局,但大法官在該號釋憲中最後提及:

「至以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特別法或其他形式),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

白話一點,大法官認為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保障同志權益,立法院自己決定,立法院可以修民法,也可以另訂專章,更可以訂定專法,一切都是立法院的自由──也就是所謂的「立法形成」。

原先同志族群與支持同婚者極為反對的「專法」,看似在大法官的釋字裡面有可能會有存在的空間,但專法真的會合憲嗎?

劉珞亦|總統身兼黨主席會怎麼樣嗎?談談我國憲政體制!

究竟總統身兼黨主席會怎麼樣嗎?為什麼每一個政黨在野時都要批評總統身兼黨主席,但一但上台之後就要立刻身兼黨主席呢?這又和憲政制度又有什麼關係呢?這又和總統「權力」大小有關係嗎?

劉珞亦|強迫的愛國並不偉大:面對國旗不只一種面貌

國旗的意義,對不同個體而言其所彰顯的意義並非一致性的,這面旗子對於一些族群,可能是榮耀、可能壓迫,也可能是一種熱血的揮灑、更可能是一種鮮血的屠殺。若國家一定要公民對這面旗子必須是同一種模樣,那麼當我們看到這面國旗時,她所象徵的會是自由的光榮?還是對個體的壓迫呢?
但其實國家本身並不會偉大,國家是因為人民才會偉大。因為人民而偉大的國家,是不會壓迫人民如何的講、如何的想,而是用包容去面對那些對國家不同聲音與言語,哪怕那聲音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是厭惡的。

劉珞亦|過勞之島是怎麼煉成的②——握在方向盤上才是工作,其他都是下班時間喔

勞基法規定,勞工正常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得超過40小時。
當政府官員說:「手握方向盤才是工時」,這句話到底對的還是不對的?「待命時間」究竟是不是工作時間?
當資方想要為了壓低成本,而鑽進法律漏洞中繼續維持既有的病態結構,勞工成為工作的俘虜,我們又如何拯救這個社會?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