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法律白話文駐站作者

法律白話文駐站作者

國家簽署公約並完成批准程序後,國家就有遵守公約規範,實踐人權保障的義務。公約要求締約國定期做出國家報告(State Party’s Report),向委員會報告國家針對各個條文的權利保障情形,以持續監督國家實踐。
但是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沒有辦法將公約批准書存放在聯合國秘書處。兩公約施行法第6條亦明文要求建立人權報告制度。具體做法則是邀請國際人權法專家進行前置書面審查,並來台與我國政府、非政府組織開審查會議。比較特別的是,來台審查的方式,使第三部門的非政府組織,除了提出影子報告,幫助審查委員理解國家實踐外;在審查會議上的實際參與,也有機會針對政府回應議題清單,即時向審查委員作出澄清與補充。

《閱讀全文》劉容真|不一樣又怎樣?突破外交困境的人權公約監督機制

作者:高睿甫(阿空)/法律白話文《性與法律》專欄客座主筆

從陳水扁廢公娼到陳致中召妓,性交易相關時事三不五時就會出現在媒體報導中。2011年《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之後,我國從「罰娼不罰嫖」變成「娼嫖皆罰,專區除外」,但目前沒有縣市政府願意設置「專區」,因此是事實上性交易不合法的狀態。

逢年過節的各種掃黃專案依舊是警方的壓力來源之一,應召站、釣魚喝茶的各種「撇步」也仍是腥羶色導向的媒體和論壇裡的熱門話題。大家對於性交易中的各種環節充滿了各種想像,但法律上的性交易是甚麼樣子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閱讀全文》 性與法律|沒碰到也算是性交易?你沒想過的性交易類型

作者:高睿甫(阿空)/法律白話文《性與法律》專欄客座主筆

法律,經常希望能言簡意賅卻又包山包海,但在《刑法》中,又特別需要「明確」,畢竟與一個人是否犯罪有關,字字必須珠璣、謹慎。1999年,刑法為了因應社會中「逐漸開放」的性道德,希望中性化原本甚重的價值判斷,而將「姦淫」改為「性交」,之後卻還是產生許多定義上、解釋上的問題。

《閱讀全文》 性與法律|做愛就是性交嗎?從異性姦淫到同性性交

自從台灣於2009年《兩公約施行法》推出以來,針對種種膠著的公共議題,我們又多了一個論述工具:人權!但人權除了聽起來很厲害外,具體而言,它到底代表什麼呢?人權,究竟是什麼法律體系下的權利呢?如果在憲法裡,翻來翻去找不到,大法官也不曾在釋字裡言明,那國際人權法還能拿來主張嗎?怎麼用呢?那些似是而非的人權言論,又要怎麼反駁呢?

《閱讀全文》劉容真|人權就像藜麥,沒味道但很營養

明傑原本有個黑手夢,想當個菲律賓與台灣南波萬的黑手,但幾年前,明傑被少年杜平用酒瓶打傷腦袋(EP18),由於那次的傷害,太深太痛,明傑只要看到有握柄的長條狀物品就肚子疼,但無奈黑手的必備工具幾乎都是有握柄的長條狀物品。
在夢想與麵包下,明傑向現實妥協,乖乖的到雞精瓶裝工廠當作業員,做了幾年倒也還算安穩,但好景不常,漸漸不太流行喝雞精了,工廠營運每下愈況,一日,明傑收到老闆給他的一封信,信上除了一個雞精罐子道歉的可愛塗鴉外,也請明傑不用再來了,並附有明傑一個月的工資……。

《閱讀全文》劉芷瑄,劉畊甫|EP27:分手,不告而別最美?

畢業後,宇玲進入了一家中型電子公司擔任人資主管。一上任,宇玲就讓公司全體電子工程師簽訂工作型態約定書,其中載明公司與工程師間是承攬的關係,因此無勞基法之適用,也因為契約載明不適用勞基法,宇玲認為這些宅宅整天耗在電腦前一整天,也不知道有沒有做出工作成果,就降低工程師的加班費。宇玲雖然自信這樣做沒有問題,但大學打工的經驗已讓她了解社會險惡,為保險起見,宇玲還是銷毀了公司如此改制後的工資清冊….

《閱讀全文》劉芷瑄,劉畊甫|EP26 勞基法?還輪不到你!

潔芸畢業後進入周刊工作了一陣子,最近卻發現薪資似乎有些問題,公司雖然有幫潔芸投保勞工保險,也有另外為其提繳薪資總額6%的新制勞工退休金,但是,公司把卻6%之勞工退休金與勞保雇主負擔部分列入薪資單下的扣減項目,變成潔芸自己在付了,潔芸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公司如此必有問題…

《閱讀全文》劉芷瑄,劉畊甫|EP25:偶的薪水跑哪去了?!

雖然潔芸指證歷歷,但俊明在接受偵訊時,卻一直堅稱開車時沒有發現自己撞到人,所以根本沒有肇事逃逸的問題,但檢察官認為這些都是俊明的推託之辭。「知不知道自己撞到人,嘴巴說的也不準啦!還是測謊比較實在!」檢察官說。

「有撞到人我承認,但我當下就是不知道我有撞到人啊!我又沒有說謊為什麼要測謊?」俊明深覺個人誠信被侮辱,語調些微上揚。「如果你沒有說謊,那你怎麼會怕測謊?如果你是清白的,那測謊剛好可以還你清白啊!不敢測謊是心裡有鬼吧!」檢察官音量也隨之加大。「好啊測謊就測謊,誰怕誰啊!」俊明也不甘示弱地回話。

衝動下的俊明同意接受測謊,但就在測謊將要開始時,恢復冷靜的俊明想到之前跟律師討論案情時,自己有翻了翻刑事訴訟法,但似乎沒看到有關測謊的規定…… 《閱讀全文》 劉立耕|Ep5:「沒有說謊,何必怕測謊!」,事情真的有這麼簡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