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eThinker 微思客

2017年5月24日,臺灣司法院大法官作出第748號解釋,讓臺灣同性婚姻合法化向前推進了重要一步,消息一出,引起世界範圍內的廣泛討論。臺灣也有望成為亞洲第一個實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區。司法院大法官在臺灣憲政體制中處於什麼樣的地位?釋憲有著怎樣的效力?案件的爭議焦點是什麼?多數派大法官和少數派大法官又是如何論證這些問題的,本文試圖梳理這些問題,以便讀者能瞭解憲法角度討論同性婚姻問題的思維方式。

2017年5月24日臺灣司法院公佈釋字748號《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認為現行法令未保障同性婚姻,違憲,要求主管機關在公告後兩年內,修改相關法律。
同性婚姻究竟是一種權利,還是一種不道德行為乃至一項犯罪?不同國家不同群體都有著自己的理解。筆者則想通過對自由這一概念的辨析來闡明對同性婚姻的看法。

資本家擁有資本──就是諸如工廠、機器等等生產所必要的物質條件。無產者因為沒有資本,只得接受資本家的雇傭來掙取工資。但工人往往不能取得他們生產的全部成品,工人只得到工資,扣除資本家的利潤之後,必然低於他們生產出來那些商品的價值。事實上,工人往往只能取得僅僅足夠維持生活的工資,其他的全數為資本家作為利潤佔有。這些由資本家佔有的就是工人的「剩餘價值」。
勞動的是工人,資本家卻可以佔有大部份由他們生產出來的財富?!

如今,當我們審視自己所處的年代,並將其和文本中被構建的17世紀對比,我們所見所聞的世界似乎相對寬容,我們可以從隱晦管道下載粉紅電影;可以在宿舍內和舍友談論性經驗;可以通過文章表達自己對性侵的擔憂。但是,壓抑和成見依然如鐵籠罩著這個世界,只是我們常見到透氣的部分,而只有在碰到談性色變的周遭人,或者傾聽不同圈子、不同階層對性的看法,以及感受到突如其來的404時,我們才會猛然想起,原來這鐵籠一直都在。

明治二十二年(一八八九年),明治《憲法》公佈。翌年,《法院構成法》公佈。也就是從那時起,日本的近代司法體制得以確立。這之後的一百多年間,從明治時代一直到今天的平成時代,各個時期都發生過不少獨俱那個時代特點的大案。
這之中,我挑選了特別是對司法審判本身具有深刻意義,也對後面的時代極具影響的案件。
對於司法世界,我原本可以說完全是個門外漢。
因此,為了至今對司法審判都未必有興趣的讀者,能像讀故事一樣輕鬆地閱讀這本書,我就試著用盡可能簡潔易懂的方式,為大家導覽這一個多世紀的日本司法審判史。
──夏樹靜子(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

山東年輕人武松在陽穀縣本來有著一個穩定的生活,武松自己也以為自己的人生就這麼過去了:不鹹不淡,但平靜快樂。不料去首都出個長差回來形勢突變:嫂子潘金蓮和姦夫西門慶及鄰居王婆合謀毒死了哥哥武大郎➜ 關鍵的問題來了——武松應該怎麼做?
在現代法治社會,法律的地位至高無上,專使權不容侵犯,對類似武松這種自力救濟私下報仇殺人的事情嚴格禁止,違者的懲處也很嚴厲。但法律要想達到設想的目的,在禁止自力救濟的同時,更重要的是把公力救濟做好

組織有生命,保持穩定是內在機制。若外部環境驟變,求穩的組織容易失措,往往下意識自我保護。個體理性有限,組織也是。它以科層結構和行政命令驅動自身運轉,為了運轉穩定、有效,成員的自願服從、成員間穩定合作關係尤為重要,為此,它必須為成員謀利,並提供全方位支援和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