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 貴智

Designed in Taiwan. Assembled in the Global Village. 長得像狸貓和浣熊,但分類於智人種(Homo sapiens) https://tw.linkedin.com/in/kcyang617
2017-02-17 / / Uncategorized

法律這門專業與其他領域不同的是,法律無法脫離眾生運作,法律也必須依附於語言而存在;人們都受法律規範,而法律用語言規範人們。若法律人所使用的語言讓常人無法理解,則不僅是用專業掩飾傲慢,更彷彿回到白人才能擁有財產、男人才能投票的年代:懂法律的人才有資格受到法律保護,不懂法律的人只能任其擺佈。
因此司法改革的一大重點,就是判決書白話文化。究竟法律又沒有辦法白話文話呢?台南地院為我們做了完美的示範。

《閱讀全文》楊貴智|枕頭套與被單:司法改革在於拉近與人民的距離

2017-02-15 / / 勞動法
2017-02-05 / / 司法改革
2016-12-24 / / Uncategorized
2016-12-08 / / 白話文導讀

由於早年德國提供優渥的獎學金,因此現今許多知名的法學教授都從德國負笈而歸,使得當今台灣有一大部分法律及觀念均是師法德國,也因此台灣法律人多半對德國法治存有美好憧憬。但是《法官的被害人》一書細數了種種德國刑事司法系統的缺陷,如今透過冤獄平反協會譯介在台出版,才讓人驚覺其實臺灣人心中的法治天堂也有許多令人感到瞠目結舌的司法亂象。

《閱讀全文》楊貴智|《法官的被害人》 ─ 在法庭上重點不是真相,而是「訴訟上的真相」

2016-12-06 / / Issue
2016-11-28 / / 公法與人權
2016-11-24 / / 刑事法

當代司法制度假設人們都是受到理性驅動的行動者,但真是如此嗎?
這本由亞當‧班福拉多(Adam Benforado)撰寫的法律書從神經科學及心理學出發,探討「人」在司法系統中可能會犯下的種種錯誤,提醒讀者:司法系統其實是透過人腦運轉的系統,如果人會犯錯,司法其實也會犯錯。
我們期望刑事司法帶給我們正義,卻忽視了人腦存在的不理性缺陷,更讓報復心理不斷滋長,讓整套制度運轉到處罰階段就嘎然而止,而不是更深層地往下解決結構性問題。
臺灣社會熱烈討論司法改革,這本書的意義即在於本書點醒了我們一件事:刑事司法制度其實是完全透過人腦運作的制度,如果我們不能正視人腦的缺陷,不去質疑那長久以來被視為理所當然──理性必然能戰勝偏見的假設,那司法改革必然不能成功。

《閱讀全文》楊貴智|《不平等的審判》:懷疑並非正義之敵,盲目的確信才是

2016-11-22 / / 公法與人權

「自由、平等、博愛」不僅是法國大革命的標誌,也是當代民法的基本精神。
然而過去,許多民法的規定並不平等。我們曾經規定,先生住在哪裡,太太就要住在哪裡;太太原則上必須冠夫姓;子女的姓氏及住所都只能跟隨丈夫;離婚後子女原則上由先生帶走照顧、太太必須等六個月後才能再婚、婚後所有財產均歸先生所有等……幸好這些事情都已經被歷史的洪流帶走。
而現在,我們發現,有些人彼此相愛,他們的愛卻不被民法承認,只因為他們喜歡的是與自己性別相同的人。人人本該平等,但有些人卻因為性傾向不同,就被民法排擠。

《閱讀全文》楊貴智、李柏翰|同婚專法將是恐同專法

2016-10-25 / / 刑事法

徐自強案訴訟長達21年,歷經8次更審、5次非常上訴,其中7度被判處死刑、2次無期徒刑,終於在更9審改判無罪定讞,二十年來家人不斷為討回徐自強清白努力。徐自強案讓我們發現,真相遠在天涯,我們可能永遠找不到它;但是死刑卻近在咫尺,別人的指控能疊起的不只是牢房,更是刑場。

《閱讀全文》楊貴智|徐自強案21年—真相遠在天涯,死刑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