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憶楨|律師之外還有「大律師」?香港跟英國的律師制度好特別!

一般而言,在台灣如果稱呼一位律師為大律師,通常是在向對方表達尊敬的意思,代表他(她)是一位厲害的律師。

不過在某些國家,「大律師」這三個字可是有特殊的意思,和一般的「律師」可是有所不同喔!是不是很特別呢?

潘宏朋|出面投案就是自首嗎?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時常從電視新聞頻道上看到各家媒體報導的新聞結果不太相同。

例如: A 新聞媒體報導,XXX 因為跟 OOO 發生財務糾紛等因此痛下殺機,隔日 XXX 因為心生悔悟受不了良心的譴責決定向警方自首。而另一間 B 新聞台則報導 XXX 是投案。

到底我們該相信A媒還是B媒呢?是投案呢?還是自首呢?還是兩者都一樣呢?

李柏翰|被「誤解」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與知情同意權

Malieyafusi Monaneng(莫那能)慨嘆:「你們一來篳路藍縷,我們就開始顛沛流離。」如今希望能與眾人公平且共同享有台灣的原住民族,但求能在轉型正義的浪潮下,追尋屬於族人能得以互相尊重、安身立命、永續發展的空間;而在所有人願意拋棄成見,正視法治精神與台灣土地的歷史之前,沒有人能真正置身事外。

李柏翰|從越界者眼中看見國際人權法的極限:難民與無國籍人

去(2016)年6月筆者有個機會到德國Dresden小城旅行,某天下午在象徵德國與敵國和解的聖母教堂旁吃飯,卻 […]

微思客|武松的公力救濟和私力救濟

山東年輕人武松在陽穀縣本來有著一個穩定的生活,武松自己也以為自己的人生就這麼過去了:不鹹不淡,但平靜快樂。不料去首都出個長差回來形勢突變:嫂子潘金蓮和姦夫西門慶及鄰居王婆合謀毒死了哥哥武大郎➜ 關鍵的問題來了——武松應該怎麼做?
在現代法治社會,法律的地位至高無上,專使權不容侵犯,對類似武松這種自力救濟私下報仇殺人的事情嚴格禁止,違者的懲處也很嚴厲。但法律要想達到設想的目的,在禁止自力救濟的同時,更重要的是把公力救濟做好

微思客|民主與國家──對自由移民權利的反駁

移民湧入與保護邊界,似乎成為了時代衝突與困境的焦點之一。許多世界主義者希望廢除現存的移民限制,形成一個沒有國家邊界的世界。與此相反,社群主義者基於自身文化傳統的考慮,認為一個國家有權制定移民標準,國家邊界不應被消除。我們應如何思考世界主義與社群主義的爭論間,自由移民權利的可能性與不可能性。

楊貴智|枕頭套與被單:司法改革在於拉近與人民的距離

法律這門專業與其他領域不同的是,法律無法脫離眾生運作,法律也必須依附於語言而存在;人們都受法律規範,而法律用語言規範人們。若法律人所使用的語言讓常人無法理解,則不僅是用專業掩飾傲慢,更彷彿回到白人才能擁有財產、男人才能投票的年代:懂法律的人才有資格受到法律保護,不懂法律的人只能任其擺佈。
因此司法改革的一大重點,就是判決書白話文化。究竟法律又沒有辦法白話文話呢?台南地院為我們做了完美的示範。

李柏翰|多元但簡約的「身後事」:環保葬的法規與文化意涵

從前,台灣人普遍都對於討論「身後事」有些避諱,絕大部分緣於死亡在漢人社會中的禁忌感,因此少有人願意討論殯葬文化的轉變、殯葬產業的發展等問題,而大多著重在生者/死者之間的情感聯繫與祭奠安置。隨著民眾對生死議題的解禁,近年來越來越常聽聞環保葬的實施,然而《殯葬管理條例》又是怎麼規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