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話埕|政府製造毒品犯:從一則陷害教唆販毒案談起

毒品案件相較於其他刑案頗具特殊性,一來是因為隱匿性高,二來缺乏具體被害者。基於這兩個特性,不易接獲告發以展開調查,因此,「誘捕偵查」便成為警察辦案時相當重要且常見的手段。但政府製造毒品罪,不僅侵害被告者的自由權,亦造成政府 (尤其司法部門) 資源的巨大浪費。如此難題何解?方法很多,杜絕政府製造毒品犯或許是其一。

法律白話埕|美國當代藝術法—藝術作品侵權之法律思考

近來,中國大陸對藝術品保護之問題意識逐漸增加,但依照中國大陸現行法之規定,針對藝術品之範圍實際上並無實質法律規範加以保護,又中國大陸是一個對歷史文化遺產收藏非常豐富的國家,其美術館之藝術藏品內容多為著名珍貴,實務上卻面臨法律規定疏為簡陋,而受到侵害加以破壞,實為可惜。是以,本文主要討論美術館對美術作品之法律救濟問題,舉美國一案例從藝術家本身、藝術客體以及其法律關係等一一敘述說明。

顏聚享|無視現代國際法的演進,台灣註定與國際社會脫節

人民、領土、政府與對外交往能力,這串常見的國家四要素非常古典,但這套標準其實向來被質疑不足以描述現代國家;而承認的法律地位雖看似更有實踐上的意義,卻同樣只能描繪出國家的部分樣貌。就當代的國家實踐和學者意見來看,關於新國家是不是成立,仍需要考量更多的要素,其中包括國家身分的自我主張,以及其他在程序中的不同條件。

陳冠仁|破壞文化遺產會犯戰爭罪嗎?廷巴庫圖事件背後的國際法議題

阿瑪帝案反應了當前國際社會對世界各地破壞文化古蹟問題的重視,但透過以暴制暴的方式,不僅難以使行為人真心逡悔,亦加深當地人民對當代國際體系的不信任感。藉由國際刑事體系將行為人作為「被告」,並堅持以正當法律程序進行審判,不僅較為人道且易使人信服,更彰顯人類構築於數百年戰爭殘跡上理性的成長。

來稿|以沖之鳥為借鏡,談談我國南海主權政策的缺失

過去一年,國內民眾對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突然有了深刻的認識。首先因為菲律賓在南海仲裁案的言詞辯論中提到太平島僅是一個岩礁,我國極力主張太平島符合國際海洋法上島嶼的定義,而應享有專屬經濟海域;其次,今年4月我國籍「東聖吉16號」漁船在日本「沖之鳥」東南東方150浬海域,遭日本海上保安廳公務船以『東聖吉16號」在日本專屬經濟海域捕魚為由,扣捕該船並將船員連同帶回日本。馬前總統對於日本作法十分憤怒,遂派出海巡艦艇到沖之鳥海域護漁。

來稿|內國刑法與國際法的交界—肯亞案後你不能不知道的法律觀念

本篇認為,基於國際法的管轄權、引渡等制度,在沒有違反引渡條約與內國法的狀況下,肯亞將臺灣人民遣返到中國的行為,並無違反國際法,我國也無法就國際法上有任何主張。

來稿|管轄權與引渡,你說、我說還是他說?讓我們來看看國際法學者們怎麼說

國際公法規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本次肯亞將台灣人都送往中國的事件,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相關爭點集中在管轄權、引渡與人權法,本文嘗試整理相關爭點,並在國際法學者的見解的引導下,冀能幫助讀者了解相關的法律知識。

李濬勳|你的中國不是我的中國-從國際法看肯亞搶人事件

2015年十月底,肯亞警方偵破一起電信詐騙案,爾後肯亞法院下達之裁判,判決我國國民於此犯罪之審判結果為無罪,然而中國大陸向肯亞施壓,欲將我國國民帶回大陸。中國強行將我國人帶回中國大陸,我國究竟能如何主張自己的權利呢?我國應如何確實保護我國人民呢?中國是否真能這麼做?而肯亞當局是否又有違反什麼法律規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