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Category: 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

王鼎棫|臺北地院為何宣判三一八佔領立院案無罪?

2014年的3月18號晚上,筆者在立院群賢樓外面,聆聽反對服貿的抗議晚會,當臺上慷慨陳情的同時,後方忽然一陣騷動,大批群眾與警方發生拉扯,原來是打算衝進國會,佔領院會場地;誰也沒想到,這一衝,激起各方對本爭議的高度關注,也活化民眾之後對不同制度的討論,扭轉臺灣至今的政治發展。

劉珞亦|8種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上菜,今晚你要那一道?

從三通、ECFA到馬習會,兩岸交流不僅逐漸深化,也開始以法制架構確立交流機制。然而在兩岸的「特殊,關係」,我們不禁想問,難道我們對於兩岸簽屬協議過程「都沒有法律規定」?又到底甚麼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呢?

楊貴智|百家爭鳴:行政院提出的兩岸協議監督機制

行政院版草案強調行政自我監督,以行政院及總統府為主的國家安全審查機制審查兩岸協議,簽署前海基會應獲得行政院授權。草案並要求行政機關主動提供國會及人民足夠的資訊,以提升透明度,但草案本身並沒有規定如果行政機關疏於提供足夠的資訊時,立法院及人民如何請求行政機關主動提供資訊、以及行政機關未提供資訊時的法律效果;另外,基於權力分立考量,政院版草案並沒有像歐盟美國的制度一樣、使立法院可以直接監督談判的機制,政院版草案採用的是「行政機關自我監督」之機制。最後,立法院只有在協議文本「形式上直接牴觸現行國內法」或「行政機關欠缺國內法律授權而從事協議事務」時方能實質審查協議文本,其餘協議均準用行政命令之程序規定-形式上備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