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合作專欄

2016-10-25 / / 刑事法

徐自強案訴訟長達21年,歷經8次更審、5次非常上訴,其中7度被判處死刑、2次無期徒刑,終於在更9審改判無罪定讞,二十年來家人不斷為討回徐自強清白努力。徐自強案讓我們發現,真相遠在天涯,我們可能永遠找不到它;但是死刑卻近在咫尺,別人的指控能疊起的不只是牢房,更是刑場。

《閱讀全文》楊貴智|徐自強案21年—真相遠在天涯,死刑近在咫尺

「憲法設計」在中國的語境中,好像真是個無用的東西,當眾人都還在爭取憲法中明列的卻未能享有的權利,沒被憲法設計了就已經很好了,竟還妄想去設計憲法。可在我身邊有群人,整日在談論這些,在實踐這些,他們長期在做不知哪天才能實現的事情,很久才做成了一點

《閱讀全文》微思客 | 憲法設計:一場勇敢的憲法實驗

2016-08-30 / / 公法與人權

法律的解釋與適用,往往只在一念之間,法官賦予誰權利、要求誰承擔義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自身的價值與信念。法院的見解,或許維持了安定,但是這樣只讓想要趕走愛滋患者的軍官們感到安定,卻把受到歧視的愛滋患者能求救的最後一扇門給關上了。令人擔憂的是,愛滋病患者的權益若無法獲得保障,未來只會讓更多潛在的患者擔憂

《閱讀全文》楊貴智|當法院選擇保護喜歡安定的人-談愛滋退學案

2016-08-27 / / 國際法

這場「只許勝,不許敗」的仗,是否應由警察主導,代替月亮來懲罰用藥者?其他「減害」措施應否且何時介入?這麼多年的風聲鶴唳所造成黑市、劣品,以及用藥社群的人心惶惶、健康疑慮等問題,除了丟到各種機構(不論監獄或醫院)外,還有沒有其他可能的作法?最後,如何能減緩整體社會的各種壓力呢?

《閱讀全文》李柏翰|在嚴懲與減害之間:淺談國際藥物法

2016-08-03 / / 公法與人權
2016-07-29 / / 國際法
2016-05-07 / / 刑事法

再審制度及刑事補償制度存在的意義,絕非僅在於苛責司法系統中的每個運轉的小螺絲釘的失誤,更非在於忽視被害人的正義,其制度的意義在於當司法系統的現實運作未能像柯南或是金田一,帥氣且毫無疑問地指出兇手就是你時,當司法正視本身的無能過後,我們一起透過程序及補償承認錯誤以及用金錢去贖罪罷了。當贖完罪後,我們能否再昂首再面對冤案?面對那些我們難以確定的事實,司法系統及社會能否拋棄腦海中那些「想當然爾」及「過度自信」的態度?

《閱讀全文》江鎬佑|無辜人被判有罪,沒有人是自由人

2016-05-06 / / 刑事法

這社會總是習慣有了傷痕,就要找到兇手;鄭性澤案教導我們,就算找不到,也不能誰倒楣走在槍旁邊,就把誰當祭旗的替死鬼。人類不可能用侷限的眼光扮演上帝全知的目光,但司法制度卻企圖做這樣荒唐的事。因此我們要學者接受它能力有限、偶爾會犯錯,只是犯錯就應該要反省,讓司法不再是消費正義的商品。

《閱讀全文》楊貴智:司法看鄭性澤,從無庸置疑到半信半疑的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