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合作專欄

2017-06-22 / / 國際法

最近國際社會有很多紛紛擾擾,關於主權爭執更是從未止歇。不過有一件不太多人留意到的消息──馬來西亞於今(2017)年2月2日向國際法院宣稱找到了關於「白礁主權糾紛」的新證據,提出「覆核判決」的聲請。所謂「覆核判決」,說白了就是修訂判決。
本文希望透過馬來西亞的聲請案,來介紹國際法院「覆核判決」的機制,以及「新證據」作為翻轉法律關係的潛力。

2017-06-21 / / 國際法

據稱2016年是世界走向「反烏托邦」的新起點,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於1949年出版的《一九八四》竟也默默地再度回到亞馬遜書店的十大賣座排行之列。種種極權之勢席捲各國、延燒國際,本文不談眾矢之的的川普主義及其右翼連線,而是想將藉由阿卡法官的拘禁事件,簡單介紹兩件事:其一是接續兩特別法庭的「國際刑事法庭機制」,其二是聯合國人員的外交豁免權。

2017年5月24日,臺灣司法院大法官作出第748號解釋,讓臺灣同性婚姻合法化向前推進了重要一步,消息一出,引起世界範圍內的廣泛討論。臺灣也有望成為亞洲第一個實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區。司法院大法官在臺灣憲政體制中處於什麼樣的地位?釋憲有著怎樣的效力?案件的爭議焦點是什麼?多數派大法官和少數派大法官又是如何論證這些問題的,本文試圖梳理這些問題,以便讀者能瞭解憲法角度討論同性婚姻問題的思維方式。

2017年5月24日臺灣司法院公佈釋字748號《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認為現行法令未保障同性婚姻,違憲,要求主管機關在公告後兩年內,修改相關法律。
同性婚姻究竟是一種權利,還是一種不道德行為乃至一項犯罪?不同國家不同群體都有著自己的理解。筆者則想通過對自由這一概念的辨析來闡明對同性婚姻的看法。

2017-06-09 / / 公法與人權
2017-05-31 / / 政府體制
2017-05-28 / / Uncategorized
2017-05-16 / / 公法與人權

每年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源於1990年WHO將同性性傾向從國際疾病分類移除。年初衛福部原本希望進一步禁止性傾向矯正治療,沒想到受到恐同團體的抗議而延遲了。事實上,醫療權威對性/別少數群體的壓迫,經常是體現並回頭再加重社會歧視最深層的幫凶之一。因此,今年的不再恐同日,讓我們來談談去病化的與不歧視之間的關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