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十月革命100週年

在十月革命一百週年之際,俄羅斯總統候選人克謝尼婭·索布恰克(Ksenia Sobchak)表示:「如果有人問我當選後要做甚麼,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簽署法令把列寧遺體從紅場移走。…我們現在倒退到了中世紀,因為二十一世紀我們還在國家主要廣場上擺放人的遺體。不管他生前有甚麼政治思想,也不管誰怎麼評價他對我國歷史作出的貢獻。」

微思客|對於這個社會,哲學的公共責任是什麼

「哲學有什麼用?」可能是一個和哲學這門學問一樣古老的問題。到了現代,哲學作為一門學問,有什麼社會角色?應該如何介入社會?總的來說,當代政治哲學家對介入社會爭議似乎並不抗拒,但作為理論問題,「哲學應該如何介入社會」,卻甚少被系統地探討。哲學與社會的關係,難道不正是政治哲學最首先要處理的問題嗎?為何卻是討論最貧乏的一塊?

微思客|你愛國嗎?可否給我一個政治的理由?

《紐約時報》在評價電影《戰狼2》時這樣說,它「點燃中國人鷹派愛國主義激情」。我們常常提到「愛國」、「愛國主義」這類的詞彙,也往往在公共討論中,做出「愛國」與「賣國」的評價。不過,我們似乎並沒有進一步思考,愛國是怎樣的一個概念,對於一個國家的忠誠的理由是什麼?所以本文將聚焦於「愛國」。

微思客|她們的笑容我們應該守護──未成年人性侵案件之討論

未成年人性侵案件,由於被害人是特殊群體,理應得到更多關注。現實中,對未成年的法律保護問題相對複雜。一旦發生,對於受害者的侵害也是肉體與精神上的雙重打擊,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未成年的相關權益卻又往往為人所忽略。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分析,難點在於罪行認定和責任加重現象的判斷。

本文將帶大家認識中國法律如何處理未成年人的性侵事件及其不足,並參考他國是如何處理類似案件。

微思客|酷兒群體:傳統性別氣質的模仿、改寫與再生產

如今在2017年的此刻,當提到「同性戀」的時候,你首先會想到什麼?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問題甚至可以是,他們是和其他人(直人)一樣的「人」嗎?提這個問題或許奇怪,或許在當下的中國,它依舊未能引起人們對此真正地注意,而在另一些對於同志群體生存充滿威脅的國家與地區,這個問題很多時候就潛藏在那些偏見、暴力和虐殺的陰影裡,有時候甚至不是需要思考而是真切面對的。

微思客|不願繼續跪著生活的《正義辯護人》──從商人、法律人到政治人

《正義辯護人》是2013年上映的韓國電影。以1980年代第五共和初期發生於釜山的釜林事件為背景──釜林事件是1981年發生在韓國釜山的一起對大學生、社運人士拘留審訊的事件,而事件涉及刑拘逼供。《正義辯護人》就是在講述一名稅務律師宋佑碩因為突如其來的案件,決心冒著得罪獨裁者的風險,投身人權運動。
本文希望藉由這部電影中為自由奮鬥的宋律師的案例,帶大家一窺許多地方的自由鬥士是如何奮鬥,成為不願繼續跪著生活的「正義辯護人」

微思客|加拿大試行「基本收入」,這將是共產主義嗎?

4月24日,多倫多所在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省長凱斯琳·韋恩(Kathleen Wynne)宣佈,將要對安大略省的Hamilton、Lindsay、Thunder Bay這三個城市,在未來三年實行基本收入政策,政府將撥款1.5億加幣,每月給符合資格的居民發放基本收入。
獲款人可自行決定如何花費這些「基本收入」,無論是更好的住房條件,或者是用於食品、教育和工作培訓,旨在降低政府的管理成本。
這政策聽起來就像步入了「共產社會」或者被認為是烏托邦式的構想,這是否會帶領我們走向「公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