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鳴人堂

2017-02-20 / / 兩岸四地

2017年初,外傳北京將給予台灣人民「國民待遇」,讓台灣人民在中國能享有更多的福利以及權益。
但其實中國老早就給我們國民待遇了喔!國民待遇在好多地方都出現過了!
其實國民待遇並不是真的就把你當成國民,反之,正是不把你當自己國民看,才要給你國民待遇。

《閱讀全文》李濬勳|來自中國的國民好待遇,不拿?

2017-02-18 / / 政府體制

近期,川普提名了一位非常年輕的大法官人選戈薩奇,是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堅持「憲法原旨主義」,認為法官須忠於在二百多年前的憲法條文,解讀時不得加入任何後來時代的意思。我們可以發現到,當我們形容美國的「保守」時,總是可以清楚刻畫出「保守」的形象,可以明確地說出自己的「立場」,清楚知道自己屬於怎樣的「社群」。不過在臺灣,「保守」有兩種特徵。第一、保守的立場並不明確清晰;第二、兩大黨的差異並不是以「保守」與否作為差異。
我們幾乎看不見有人會很驕傲地自稱「保守派」。

《閱讀全文》劉珞亦|川普的大法官名單:想像臺灣的「保守派」

2017-02-08 / / 人權專題

若國際人權公約是人權的清冊,那麼國家人權機構應該確保統治者遵守國際人權公約的規範,因此它勢必得超然於國家機器之外,才有可能成為協助人民監督、平衡、尋求救濟,甚至對抗政府的後盾。
在台灣,人們終究是發生損害後,人民始能尋求救濟的最後一道防線,且大多仍須訴諸既有的國內法律規定,而無法直接仰賴人權公約的內容。
因此在「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會議」時,專家就已經「建議政府訂出確切時間表,把依《巴黎原則》成立獨立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列為優先目標」。

《閱讀全文》李柏翰、劉容真|人權理念在地化的關鍵──依法設立的國家人權機構

2017-02-07 / / 兩岸四地

2016年底,原臺灣友邦國家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國斷交,和許多過去與台灣斷交的友邦國家前例一樣,因為向台灣要求過分高昂的外交金援被拒後,選擇投向中共的懷抱,而對此事件,不意外的,國內不少輿論就我國砸重金給予名字都沒聽過的小國外交政策予以批評,更有不少見解指出台灣恐面臨陸續的斷交危機。

在科技發達、人員及資訊流通的全球化時代,國與國之間的疆界越趨模糊,不論是個人、公司、政府,在經濟、社會文化、政治層面上有跨國界的流動或影響也越趨頻繁。而國家在國際上的外交活動,有國際經濟貿易、條約的簽訂、政府間的合作等面向,以當今情勢對台灣而言,恐怕甚難置身於國際社會之外,因此外交政策、以及此次台聖斷交的事件,確實值得我國好好省思。

《閱讀全文》蔡孟翰|台聖斷交:除一中原則,外交突破有哪些可能

2016-11-28 / / 公法與人權
2016-11-23 / / 國際法
2016-11-23 / / 公法與人權

最近婚姻平/不平權硝煙再起,造謠、闢謠雙方都積極動員,彷彿婚姻只有單一的定義和特定的形式值得被法律保障。如同許多反對同婚者指出的,當下台灣紛紛擾擾,各種民生問題沸沸揚揚,那麼多法案同時在進行,所以到底是什麼讓一票反對者不顧一切地只聚焦同性婚姻呢?說到底,其實是「異性戀」主宰台灣社會的權力(不是權利喔~),或稱「異性戀霸權」(heterosexual hegemony),及主流異性戀者嚴正面臨的失勢焦慮)。

《閱讀全文》李柏翰、楊貴智|「婚姻是什麼」誰說了算?異性戀霸權與家庭權的轉型正義

2016-11-22 / / 公法與人權

「自由、平等、博愛」不僅是法國大革命的標誌,也是當代民法的基本精神。
然而過去,許多民法的規定並不平等。我們曾經規定,先生住在哪裡,太太就要住在哪裡;太太原則上必須冠夫姓;子女的姓氏及住所都只能跟隨丈夫;離婚後子女原則上由先生帶走照顧、太太必須等六個月後才能再婚、婚後所有財產均歸先生所有等……幸好這些事情都已經被歷史的洪流帶走。
而現在,我們發現,有些人彼此相愛,他們的愛卻不被民法承認,只因為他們喜歡的是與自己性別相同的人。人人本該平等,但有些人卻因為性傾向不同,就被民法排擠。

《閱讀全文》楊貴智、李柏翰|同婚專法將是恐同專法

2016-11-18 / / Translator
2016-11-06 / / 公法與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