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分類:鳴人堂

朴栽亨|韓國光州民主化運動及轉型正義

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已在韓國及臺灣上映,這部以韓國現代史為背景的電影,其實從尚未推出前,就引起多方熱議。影片之所以引起韓國當地觀衆關注,是因為改編自真實事件;透過協助赴光州紀錄事件的外媒記者,擺脫軍部追緝的計程車司機視角,向全世界宣傳發生在韓國境內「光州民主化運動」的真相,真實敘述了韓國悲痛的歷史——「光州民主化運動」當時的慘況。

王鼎棫|華光社區案2.0─大觀社區迫遷再起

大觀社區的法律問題看似單純,就是國有地上有群沒有產權的人,政府認為時候到了,就命他拆屋還地。可是國家忽略了,這群居民的形成,是來自早年殘破的住居政策─來台軍眷或城鄉移民,到了浮洲沒有適合的歸宿,只能選擇如此產權不明的地方落腳。再者,讓人民享有適足的居住環境,更是國家的基本義務;所以當國家主張所有權,運用公權力迫遷的同時,也必須顧及居民是否能被妥善安置。

只可惜,機關的態度是否定的,這就是大觀抗爭的起源。

楊貴智|颱風「假」到底該不該放?怎麼放比較公平?

放了颱風假,趁風還沒增強,雨還沒變大,你還是能攬上一部計程車,趕快前往卡啦OK、百貨公司度過這難得的小確幸。你雖然不經意的察覺,我放假了,卻還有人在上班,但是你信步拿著啤酒走進包廂或是拿著戰利品離開櫃檯,沒有想太多。
事實上,正是因為長年以來,颱風假不是受勞基法承認的假期,或者用更精確的術語來說,因颱風等天然災害發生致勞工繼續工作有發生危險之虞時,勞基法沒有明文要求勞工得請求停止工作的權利,因此颱風來了,你冒著大雨出門遊樂,他或她頂著強風在前往上班,一個國家,兩個世界。
颱風「假」到底該不該放?怎麼放比較公平?

江鎬佑|2017年的警察節用1980年的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真的沒問題嗎?

每年6月15日是平常在第一線維護治安、維繫交通安全、努力抓犯人的警察大大們的警察節,警察的辛勤眾所皆知,至於造成他們辛勞的原因,是因為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嗎?

公共政策網路平台曾在2017年4月7日提案了關於廢除《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主張,也在2017年5月16日達成附議門檻,有關機關必須在2017年7月16日做出回應。關於《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存廢躍上討論舞台在近年來已經是第二次了。
那之後到底會有怎麼樣的發展呢?

蔡孟翰|今天要說一個著作權使用合理不合理的故事

網路紅人谷阿莫製作「N分鐘看完某電影」系列,將一部數小時的電影以濃縮成短短幾分鐘的長度介紹,而在網路打響知名度。但由於影片當中涉及剪接盜版片源而引發侵害著作權的問題,因而遭到片商控告侵權、警方搜查,但谷阿莫本人則回應這是著作權法下准許的「合理使用」。
究竟怎樣會侵害著作權?什麼是可以受允許的「合理使用」?

李柏翰|都是為你好!——受教權中的兒童最佳利益

這陣子因為婚姻平權進程的關係,性別平等教育也莫名成為箭靶,許多人用「小孩教育爸媽自己來」等主張,來對抗「孩子的性別多元及平等觀念不能等」的理念。剛好2012年的時候,英國上訴法院民事庭出過一個有趣的G (Children)案判決在討論「爸媽甚至不同調,孩子教育怎麼辦」的問題,到底怎麼樣才是「為了孩子好呢」?

蔡孟翰|兩公約,是否該說再見?

前陣子士林地方法院對「小燈泡案」的兇嫌王景玉做出無期徒刑的判決,不意外的引發國內慷慨激昂的批判聲浪,法官審判依據的「兩公約」也再次的成為民眾撻伐的標靶,也有立委要求修法台灣免除受兩公約拘束。在因兩公約掀起的波瀾同時,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的呢?我們有受到兩公約的影響嗎?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