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Category: 刑事法

法律白話文|檢察官如何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辦案?談補教名師不被起訴的3個理由

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作者林奕含選擇辭世後,生前的案件也開始獲得眾人的目光,不僅媒體開始逐一檢視過去發生的事情,許多民眾也拿著《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到台南地檢署告發補教名師陳國星,眾人、媒體則以狼師等字眼加以批判,但最後檢察官予以不起訴處分,是什麼樣的理由而予以不起訴處分呢?

劉玥琳|吸毒招誰惹誰

現行政策對施用毒品採取醫療優先刑罰方針,但是礙於矯治單位分散,並無統一由專門機構處理,致使整體架構的設計不夠完善,與相關法規搭配運作下,施用毒品者的戒癮努力往往容易被視為無物,最終被排除於社會難以回歸。長遠來看,這樣的毒品政策並無法有效遏止毒品犯罪橫行。

王鼎棫|臺北地院為何宣判三一八佔領立院案無罪?

2014年的3月18號晚上,筆者在立院群賢樓外面,聆聽反對服貿的抗議晚會,當臺上慷慨陳情的同時,後方忽然一陣騷動,大批群眾與警方發生拉扯,原來是打算衝進國會,佔領院會場地;誰也沒想到,這一衝,激起各方對本爭議的高度關注,也活化民眾之後對不同制度的討論,扭轉臺灣至今的政治發展。

蔡孟翰|什麼是追訴權和法律的時效?

2016年年末,被媒體列為「三大懸案」的劉邦友及彭婉如命案屆滿20年的追訴期,將無法追訴兇嫌;但是警方強調只要查獲新的證據,依然會積極偵辦,還給被害人真相與公道。
再早幾年,江國慶冤案被平反,前國防部長陳肇敏等人為了加速破案而以刑求方式取得江國慶自白,然而最終台北地檢署以追訴期已過而對被告等人不起訴處分,引起國人的嘩然。
追訴期是刑法上時效的一種,又究竟什麼是時效呢?在法律上又有什麼意義呢?

法律白話埕|政府製造毒品犯:從一則陷害教唆販毒案談起

毒品案件相較於其他刑案頗具特殊性,一來是因為隱匿性高,二來缺乏具體被害者。基於這兩個特性,不易接獲告發以展開調查,因此,「誘捕偵查」便成為警察辦案時相當重要且常見的手段。但政府製造毒品罪,不僅侵害被告者的自由權,亦造成政府 (尤其司法部門) 資源的巨大浪費。如此難題何解?方法很多,杜絕政府製造毒品犯或許是其一。

性與法律|做愛就是性交嗎?從異性姦淫到同性性交

法律,經常希望能言簡意賅卻又包山包海,但在《刑法》中,又特別需要「明確」,畢竟與一個人是否犯罪有關,字字必須珠璣、謹慎。1999年,刑法為了因應社會中「逐漸開放」的性道德,希望中性化原本甚重的價值判斷,而將「姦淫」改為「性交」,之後卻還是產生許多定義上、解釋上的問題。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