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駿彥|勞基法新增的「加班換補休」並非橫空出世,但不代表它沒有問題

近日勞基法修法鬧得沸沸揚揚,主要爭議在修法新增的第32條之1——即所謂「加班換補休制度」,這台灣的勞動現場上其實並非新產品,其在實務上的來龍去脈和本次修法動機到底為何呢,即是本文想特別處理的問題。事實上,這項法制上的發展,並非完全無跡可循,讓我們且從早年勞委會及後來的勞動部的幾則函釋出發,一同按圖索驥吧!

劉時宇|尋找不用上班的方法──你應該知道的特休算法

所謂特休,是指《勞動基準法》第38條,當勞工為同一個雇主或同一個事業單位工作持續一定期間,雇主應予休假的規定。特休制度是為幫助勞工恢復疲勞、維護勞動力和落實休息權。國際勞工組織第 132 號有薪休假公約明定有薪休假之最低服務年限資格不得超過6個月,故2016年修法也把特別休假門檻降低,只要工作滿6個月,便有3天的特休。

蔡孟翰|國家、法律為什麼要管?

在勞雇關係中,雇主通常處於較為優勢的地位,因此國家透過立法的方式,將保障平等。
國家高權就應該適度地介入自由市場,扮演調和、衡平的角色。不過,確立這樣的宗旨或許是容易的,最困難的還是介入的「程度」應該如何拿捏。「管太多」和「管太少」往往是同一個市場下對立的兩方容易產生對政府的質疑!

龍建宇|過勞之島是怎麼煉成的③—用假承攬就可以不給加班費唷(還可以超時工作)

知名連鎖飲料店COMEBUY被申訴,指COMEBUY強迫員工簽署合約,如果每日超過八個小時的加班工時,還有假日加班的工時,都改成由「威顧集團」的第三方公司聘用,而且簽的是承攬契約。COMEBUY利用「移轉勞務」之後再由威固集團利用「假承攬真雇傭」的方式規避勞基法加班費,讓企業負擔低廉的人力成本,卻忽視勞工基本的勞動條件。

劉珞亦|過勞之島是怎麼煉成的②——握在方向盤上才是工作,其他都是下班時間喔

勞基法規定,勞工正常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得超過40小時。
當政府官員說:「手握方向盤才是工時」,這句話到底對的還是不對的?「待命時間」究竟是不是工作時間?
當資方想要為了壓低成本,而鑽進法律漏洞中繼續維持既有的病態結構,勞工成為工作的俘虜,我們又如何拯救這個社會?

楊貴智|過勞之島是怎麼煉成的?勞基法的變形工時制度如何提升台灣競爭力

遊覽車爆出連續上班18天而過勞駕駛、火車爆出員工天天輪班而過勞執勤,一年復始,萬象更新,雞年才正開始,台灣已經雞犬不寧,依法放假與翻車意外,才讓我們驚覺原來轉動人潮的不是汽油,而是人們的血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