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分類:國際法

蔡孟翰|黃小姐的心情點播—獨立之聲如何唱?

近日,從台北主辦世大運有關中華台北的頭銜、到中國歌唱節目a台大舉辦活動、以及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台獨立場等爭議,兩岸關係又再次成為討論議題;地球另一端,加泰隆尼亞也再次挑戰獨立公投。熱情讀者黃小姐來訊洽詢:「以中華民國或台灣都不太可能獲得國際承認,撇除中國的威脅,在法律上以『台灣』之名獨立會有什麼困難呢?」

蔡孟翰|核不合法?—談國際法下的核子武器

近日來北韓頻頻的向國際社會展示武力,雖然北韓挑釁的行動長期以來並不令人陌生,不過由於北韓擁有高度危險性的核子武器,最近北韓也對外表示核彈與氫彈(核子武器的一種)試爆成功,還是引起國際社會的擔憂。不過國際社會上、以及國際法如何看待戰場上的武器、以及核子武器呢?

李柏翰|世界難民日,你 #WithRefugees 了嗎?

今年的「世界難民日」,聯合國與網路上紛紛出現#WithRefugees的標記,難民問題看似距我們遙遠,然在台灣,有許多失於社會目光的逃難者和流離失所的人,漸漸被遺忘了。躺在立院十幾年的《難民法草案》於去年7月通過初審後,又無消無息了。因此藉著世界難民日,讓我們來談談誰是難民、誰有資格尋求庇護,誰又能取得居留或公民權呢?

顏聚享|超越國家的「人」──從國際法看,到底誰是原住民族?

台灣原住民平埔族至今仍在向體制爭取最基本的身分認定,以及作為原住民族所應該擁有的權利。日前,行政院通過了修改原住民身分法的草案,打算採用「增列平埔族於條文,但對應權利另外再處理」的方案。但草案引起一些原住民族的反彈,立場包括「兩個族群並不相同」,或者擔憂既有資源的壓縮。那麼到底誰是原住民呢?從國際的角度切入為何呢?

顏聚享|真的有「佔領法」(Law of Occupation)?(上):佔領的開始

國際人道法下有個特別的分支,專門處理在陸戰上普遍會遇到的情境,也就是領土遭遇敵國武力控制下所出現的法律問題,這是佔領法的適用範疇。
近來,不少針對台灣近代解密檔案的研究成果,例如陳翠蓮教授的著作《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臺灣》,指出戰後美中兩國對於台灣的長期控制,正是這種佔領關係。如果我們能跳出中華民國的視角,就佔領法的角度重新審視戰後至今,台灣與區域強權之間的法律關係,或許更能有助於理解自身的地位,以及未來可能的去向。

李柏翰|國際法院的判決能動嗎?──以白礁爭端「覆核判決」聲請為例

最近國際社會有很多紛紛擾擾,關於主權爭執更是從未止歇。不過有一件不太多人留意到的消息──馬來西亞於今(2017)年2月2日向國際法院宣稱找到了關於「白礁主權糾紛」的新證據,提出「覆核判決」的聲請。所謂「覆核判決」,說白了就是修訂判決。
本文希望透過馬來西亞的聲請案,來介紹國際法院「覆核判決」的機制,以及「新證據」作為翻轉法律關係的潛力。

李柏翰|瞎咪!國際法庭的法官被抓了──聯合國人員的外交豁免權

據稱2016年是世界走向「反烏托邦」的新起點,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於1949年出版的《一九八四》竟也默默地再度回到亞馬遜書店的十大賣座排行之列。種種極權之勢席捲各國、延燒國際,本文不談眾矢之的的川普主義及其右翼連線,而是想將藉由阿卡法官的拘禁事件,簡單介紹兩件事:其一是接續兩特別法庭的「國際刑事法庭機制」,其二是聯合國人員的外交豁免權。

李柏翰|從越界者眼中看見國際人權法的極限:難民與無國籍人

去(2016)年6月筆者有個機會到德國Dresden小城旅行,某天下午在象徵德國與敵國和解的聖母教堂旁吃飯,卻 […]

劉容真|台灣最美的風景是…?②反歧視專法能對抗川普化嗎?

台灣說大不大,倒的確是一個蘊含多元文化的移民社會。而你是否想過,我們足夠包容嗎?各身分認同群體之間,互相尊重嗎?我們會不會有一天(還是已經)川普化?台灣的現行法制能夠阻止這一切嗎?人權法有要求我們要立反歧視專法嗎?有必要嗎?立了就好了嗎?

李濬勳 | 為什國家要為了專屬經濟區大動肝火?

2008年6月10日我國漁船聯合號海釣船,進入釣魚臺海域進行海釣活動,而聯合號進入該海域後不久,就被日本的海上保安廳警告並且驅逐,最後演變成我國漁船被日本公務船撞擊沉沒、我國船長也被帶回日本,發展出一系列的外交事件。
究竟釣魚臺附近的海域,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從小我們就從課本上聽過「專屬經濟區」這個詞、在國際新聞上專屬經濟區的搶奪戰也從來沒有落幕過;台灣四周環海,漁業發達,面對鄰國的壓力,我們究竟要怎麼維護自己的專屬經濟區呢?然而到底什麼是專屬經濟區、為什麼各國都搶破頭似地想要爭取呢?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