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國際法

2016-11-29 / / Uncategorized

日前因為王正嘉老師一篇投書說「同性婚姻不合乎國際人權法理」。兩公約的確沒有明文規定國家有承認同性婚姻的條約義務,但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該項權利不存在。打個比方,條約人權很像神奇寶貝,抓到什麼是什麼,其實很看運氣,但只要一旦抓到了,就可以一直進化,以達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與權利上一律平等」的終極目標。

《閱讀全文》李柏翰|「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沒有人權」:人權保障進化論

2016-11-24 / / 國際法

跟著聯合國一同成長的國際法院,最近熱熱鬧鬧地慶祝成立70週年,不僅開放了位於荷蘭海牙的法院供眾人參觀,還舉行了一場以「七十年對和平與正義的貢獻」為題的攝影展。
開幕時,國際法院院長Ronny Abraham在致詞時就表示, 在過去的20年,法院「比先前任何時候都還積極」,處理了許多不同以往的法律問題,有時還涉及了複雜的科學事證。
因此,他相信,在逐漸建立新工作方法(work method)的同時,法院「將面臨更多新的挑戰」。

《閱讀全文》李柏翰|國際法院的七十年──越來越棘手的和平與正義

2016-10-01 / / 冷到法抖
2016-09-12 / / 國際法

阿瑪帝案反應了當前國際社會對世界各地破壞文化古蹟問題的重視,但透過以暴制暴的方式,不僅難以使行為人真心逡悔,亦加深當地人民對當代國際體系的不信任感。藉由國際刑事體系將行為人作為「被告」,並堅持以正當法律程序進行審判,不僅較為人道且易使人信服,更彰顯人類構築於數百年戰爭殘跡上理性的成長。

《閱讀全文》陳冠仁|破壞文化遺產會犯戰爭罪嗎?廷巴庫圖事件背後的國際法議題

2016-08-31 / / Dictionary
2016-08-27 / / 國際法

這場「只許勝,不許敗」的仗,是否應由警察主導,代替月亮來懲罰用藥者?其他「減害」措施應否且何時介入?這麼多年的風聲鶴唳所造成黑市、劣品,以及用藥社群的人心惶惶、健康疑慮等問題,除了丟到各種機構(不論監獄或醫院)外,還有沒有其他可能的作法?最後,如何能減緩整體社會的各種壓力呢?

《閱讀全文》李柏翰|在嚴懲與減害之間:淺談國際藥物法

2016-08-04 / / 國際法
2016-08-02 / / 國際法

非法、未報告及未受規範漁業(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Fishing, 簡稱IUU漁業) 從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後便開始逐步受到重視。然而受限於國際法破碎化之發展,有關打擊IUU漁業一事只得於國際組織或是區域性國際組織中各自發展例如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之下的附屬魚群協定(Fish Stock Agreement)、或是首先提出IUU漁業的區域性漁業組織南極海洋生物資源養護委員會(簡稱CCAMLR)。 《閱讀全文》 李濬勳|台灣漁業不能忽略的趨勢-透過港口國措施強化打擊非法捕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