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分類:公法與人權

蔡孟翰|黃小姐的心情點播—獨立之聲如何唱?

近日,從台北主辦世大運有關中華台北的頭銜、到中國歌唱節目a台大舉辦活動、以及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台獨立場等爭議,兩岸關係又再次成為討論議題;地球另一端,加泰隆尼亞也再次挑戰獨立公投。熱情讀者黃小姐來訊洽詢:「以中華民國或台灣都不太可能獲得國際承認,撇除中國的威脅,在法律上以『台灣』之名獨立會有什麼困難呢?」

朴栽亨|韓國光州民主化運動及轉型正義

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已在韓國及臺灣上映,這部以韓國現代史為背景的電影,其實從尚未推出前,就引起多方熱議。影片之所以引起韓國當地觀衆關注,是因為改編自真實事件;透過協助赴光州紀錄事件的外媒記者,擺脫軍部追緝的計程車司機視角,向全世界宣傳發生在韓國境內「光州民主化運動」的真相,真實敘述了韓國悲痛的歷史——「光州民主化運動」當時的慘況。

李柏翰|世界難民日,你 #WithRefugees 了嗎?

今年的「世界難民日」,聯合國與網路上紛紛出現#WithRefugees的標記,難民問題看似距我們遙遠,然在台灣,有許多失於社會目光的逃難者和流離失所的人,漸漸被遺忘了。躺在立院十幾年的《難民法草案》於去年7月通過初審後,又無消無息了。因此藉著世界難民日,讓我們來談談誰是難民、誰有資格尋求庇護,誰又能取得居留或公民權呢?

顏聚享|超越國家的「人」──從國際法看,到底誰是原住民族?

台灣原住民平埔族至今仍在向體制爭取最基本的身分認定,以及作為原住民族所應該擁有的權利。日前,行政院通過了修改原住民身分法的草案,打算採用「增列平埔族於條文,但對應權利另外再處理」的方案。但草案引起一些原住民族的反彈,立場包括「兩個族群並不相同」,或者擔憂既有資源的壓縮。那麼到底誰是原住民呢?從國際的角度切入為何呢?

李柏翰、于政民|與眾不”同“不是病,消弭恐同從去病化開始

每年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源於1990年WHO將同性性傾向從國際疾病分類移除。年初衛福部原本希望進一步禁止性傾向矯正治療,沒想到受到恐同團體的抗議而延遲了。事實上,醫療權威對性/別少數群體的壓迫,經常是體現並回頭再加重社會歧視最深層的幫凶之一。因此,今年的不再恐同日,讓我們來談談去病化的與不歧視之間的關係吧!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