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柏翰|兒少的性與情感教育——要不要教?怎麼教?

2017年不太平靜——從《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到台大、世新校園的情殺事件。陸陸續續發生令人惋惜的社會事件, […]

王鼎棫|馬英九洩密案:更需大是大非的院際調解權

針對馬前總統被起訴洩密罪一案,經台北地方法院8月25日下午四時宣判無罪,其後引發軒然大波。總統作為國家元首,繫權力與民意於一身,其運作是否能合乎法治,將深深牽動台灣未來的政治發展,法院的說法自可受公評,尤其今日主角─院際調解權的運用是否得宜!

王鼎棫|從八仙訴請國賠,看國家的保護義務

八仙事件轉眼過去兩年多,其中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為:究竟為何要國家負起國賠責任?回到最根本的原則,國家生來就有義務排除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傷害,發動國賠請求,不過是督促政府作分內的事。若迴避這樣的討論,除了罔顧自己的權益,其實更是縱容國家怠惰,無助解決任何未來可能會發生的公安疑慮。

Charles Tsang|一國兩制二十年後的香港司法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在這幾年是個台灣耳熟能詳的口號,台灣與香港的不同在於台灣還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下,所以相較於香港不管是司法、政治、國際地位上看似都有著較多較大的靈活空間,這個看似對台灣人值得慶幸與驕傲的現狀,卻因為兩岸不否認一個「中華」的現狀下,讓台灣雖然不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下,卻處處受其實質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