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公法與人權

2017-02-26 / / 公法與人權

勞基法規定,勞工正常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得超過40小時。
當政府官員說:「手握方向盤才是工時」,這句話到底對的還是不對的?「待命時間」究竟是不是工作時間?
當資方想要為了壓低成本,而鑽進法律漏洞中繼續維持既有的病態結構,勞工成為工作的俘虜,我們又如何拯救這個社會?

《閱讀全文》劉珞亦|過勞之島的煉成(二)——握在方向盤上才是工作,其他都是下班時間喔

移民湧入與保護邊界,似乎成為了時代衝突與困境的焦點之一。許多世界主義者希望廢除現存的移民限制,形成一個沒有國家邊界的世界。與此相反,社群主義者基於自身文化傳統的考慮,認為一個國家有權制定移民標準,國家邊界不應被消除。我們應如何思考世界主義與社群主義的爭論間,自由移民權利的可能性與不可能性。

《閱讀全文》微思客|民主與國家──對自由移民權利的反駁

最近上網搜尋林若亞這名字,會在維基百科中發現最直接的介紹是「釋字第745號」的起源。因為這號解釋,使林若亞於農曆年一開工就登上了各大報社會新聞版面,到底這個釋字第745號在說些什麼?本文將介紹稅法中非常重要的「量能課稅原則」也就是依我們每個人的能力來被課稅。這個原則也將影響了《所得稅法》「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的計算哦!此號解釋雖要求限期檢討現行稅制,筆者希望這次不要又是頭痛醫頭,只有法規與時俱進,才有可能真正保護到所有納稅人。

《閱讀全文》黃書瑜|一個讓名模林若亞登上社會新聞的解釋──司法院釋字第745號

2017-02-17 / / 公法與人權
2017-01-17 / / 人權專題

過去重大刑案所常見,「兩公約」再度成為此次判決被受關注的標靶。近年來兩公約備受不少國人批評,好像因為台灣簽了兩公約,做什麼判決都受到拘束,甚至也引發不少要求廢除兩公約的聲浪。
國際人權規範並不是對各國的苛求,而是各個國家人權保障的最大公因數,也就是人權最基本、最低的標準,設置一個高於國家的規範,可以要求國家依循普世的人權水平。

《閱讀全文》蔡孟翰|麥擱兩人權公約?兩公約快問快答

國家簽署公約並完成批准程序後,國家就有遵守公約規範,實踐人權保障的義務。公約要求締約國定期做出國家報告(State Party’s Report),向委員會報告國家針對各個條文的權利保障情形,以持續監督國家實踐。
但是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沒有辦法將公約批准書存放在聯合國秘書處。兩公約施行法第6條亦明文要求建立人權報告制度。具體做法則是邀請國際人權法專家進行前置書面審查,並來台與我國政府、非政府組織開審查會議。比較特別的是,來台審查的方式,使第三部門的非政府組織,除了提出影子報告,幫助審查委員理解國家實踐外;在審查會議上的實際參與,也有機會針對政府回應議題清單,即時向審查委員作出澄清與補充。

《閱讀全文》劉容真|不一樣又怎樣?突破外交困境的人權公約監督機制

作者:高睿甫(阿空)/法律白話文《性與法律》專欄客座主筆

從陳水扁廢公娼到陳致中召妓,性交易相關時事三不五時就會出現在媒體報導中。2011年《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之後,我國從「罰娼不罰嫖」變成「娼嫖皆罰,專區除外」,但目前沒有縣市政府願意設置「專區」,因此是事實上性交易不合法的狀態。

逢年過節的各種掃黃專案依舊是警方的壓力來源之一,應召站、釣魚喝茶的各種「撇步」也仍是腥羶色導向的媒體和論壇裡的熱門話題。大家對於性交易中的各種環節充滿了各種想像,但法律上的性交易是甚麼樣子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閱讀全文》 性與法律|沒碰到也算是性交易?你沒想過的性交易類型

自從台灣於2009年《兩公約施行法》推出以來,針對種種膠著的公共議題,我們又多了一個論述工具:人權!但人權除了聽起來很厲害外,具體而言,它到底代表什麼呢?人權,究竟是什麼法律體系下的權利呢?如果在憲法裡,翻來翻去找不到,大法官也不曾在釋字裡言明,那國際人權法還能拿來主張嗎?怎麼用呢?那些似是而非的人權言論,又要怎麼反駁呢?

《閱讀全文》劉容真|人權就像藜麥,沒味道但很營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