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科技始終來自「狼」性,法律該扮演什麼角色?

隨著時代的轉變,科技的發展,法制的設定與運用,也得跟得上腳步;而科技發展,卻往往來自大企業的將本逐利的心情。其最高宗旨,不外乎資本積累。套句中國的用語,就是狼性的驅動。在這樣的脈絡下,我們借用無人超市,還有近日火紅的oBike來舉個例,看看法律該扮演的角色。

簡年佑|光輝十月?——中華民國法律中曖昧不清的糾葛

十月除了「國慶日」還有「光復節」,在歡欣鼓舞、普天同慶的氛圍裡,理所當然地放假,也理所當然以「國家」為榮。但這個「國」到底是哪個國?且讓我們先來看看現行的「我國」法規當中,究竟是如何規定、怎麼定義自己的國家邊界與內部關係。最後會發現,原來整個中華民國法律體系當中,始終懷抱著對中國的虛幻泡影與綿密糾葛。

劉珞亦|反年改抗爭是「王八蛋」?禁止陳抗才是真王八

在8/19晚上大家都深刻的看到反年改陣營因為抗爭年金改革的議題,而導致世界各國的選手無法進來開幕現場,開始網路上有不少的聲音,認為這樣的抗議是不對的,很丟臉;也有人認為,根本既得利益者,還來鬧;還有人認為,這樣丟臉到國外的抗議,應該要禁止!

李柏翰|假如我誰都不是——《日惹原則》十週年,然後呢?

2006年,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召集了許多人權專家共同提出了一份屬於性/別少數群體的權利清單,隨後於2007年3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議場外,決定將《日惹原則》視為全球性的同志平權綱領。而今年恰逢該文件的十週年,各地方都有慶祝(與抗議)行動,不過《日惹原則》到底說了什麼呢?

蔡孟翰|黃小姐的心情點播—獨立之聲如何唱?

近日,從台北主辦世大運有關中華台北的頭銜、到中國歌唱節目a台大舉辦活動、以及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台獨立場等爭議,兩岸關係又再次成為討論議題;地球另一端,加泰隆尼亞也再次挑戰獨立公投。熱情讀者黃小姐來訊洽詢:「以中華民國或台灣都不太可能獲得國際承認,撇除中國的威脅,在法律上以『台灣』之名獨立會有什麼困難呢?」

朴栽亨|《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韓國光州民主化運動及轉型正義

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已在韓國及臺灣上映,這部以韓國現代史為背景的電影,其實從尚未推出前,就引起多方熱議。影片之所以引起韓國當地觀衆關注,是因為改編自真實事件;透過協助赴光州紀錄事件的外媒記者,擺脫軍部追緝的計程車司機視角,向全世界宣傳發生在韓國境內「光州民主化運動」的真相,真實敘述了韓國悲痛的歷史——「光州民主化運動」當時的慘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