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刑事法

2017-03-06 / / 刑事法

2016年年末,被媒體列為「三大懸案」的劉邦友及彭婉如命案屆滿20年的追訴期,將無法追訴兇嫌;但是警方強調只要查獲新的證據,依然會積極偵辦,還給被害人真相與公道。
再早幾年,江國慶冤案被平反,前國防部長陳肇敏等人為了加速破案而以刑求方式取得江國慶自白,然而最終台北地檢署以追訴期已過而對被告等人不起訴處分,引起國人的嘩然。
追訴期是刑法上時效的一種,又究竟什麼是時效呢?在法律上又有什麼意義呢?…

2017-02-20 / / Issue
2017-01-28 / / 刑事法

毒品案件相較於其他刑案頗具特殊性,一來是因為隱匿性高,二來缺乏具體被害者。基於這兩個特性,不易接獲告發以展開調查,因此,「誘捕偵查」便成為警察辦案時相當重要且常見的手段。但政府製造毒品罪,不僅侵害被告者的自由權,亦造成政府 (尤其司法部門) 資源的巨大浪費。如此難題何解?方法很多,杜絕政府製造毒品犯或許是其一。…

作者:高睿甫(阿空)/法律白話文《性與法律》專欄客座主筆

法律,經常希望能言簡意賅卻又包山包海,但在《刑法》中,又特別需要「明確」,畢竟與一個人是否犯罪有關,字字必須珠璣、謹慎。1999年,刑法為了因應社會中「逐漸開放」的性道德,希望中性化原本甚重的價值判斷,而將「姦淫」改為「性交」,之後卻還是產生許多定義上、解釋上的問題。

2016-11-24 / / 刑事法

當代司法制度假設人們都是受到理性驅動的行動者,但真是如此嗎?
這本由亞當‧班福拉多(Adam Benforado)撰寫的法律書從神經科學及心理學出發,探討「人」在司法系統中可能會犯下的種種錯誤,提醒讀者:司法系統其實是透過人腦運轉的系統,如果人會犯錯,司法其實也會犯錯。
我們期望刑事司法帶給我們正義,卻忽視了人腦存在的不理性缺陷,更讓報復心理不斷滋長,讓整套制度運轉到處罰階段就嘎然而止,而不是更深層地往下解決結構性問題。
臺灣社會熱烈討論司法改革,這本書的意義即在於本書點醒了我們一件事:刑事司法制度其實是完全透過人腦運作的制度,如果我們不能正視人腦的缺陷,不去質疑那長久以來被視為理所當然──理性必然能戰勝偏見的假設,那司法改革必然不能成功。…

2016-11-04 / / 刑事法
2016-10-25 / / 刑事法

徐自強案訴訟長達21年,歷經8次更審、5次非常上訴,其中7度被判處死刑、2次無期徒刑,終於在更9審改判無罪定讞,二十年來家人不斷為討回徐自強清白努力。徐自強案讓我們發現,真相遠在天涯,我們可能永遠找不到它;但是死刑卻近在咫尺,別人的指控能疊起的不只是牢房,更是刑場。…

2016-10-21 / / 公法與人權

就在檢察官決定對杜平提起公然侮辱及傷害等罪名起訴,正在辦公室加班振筆疾起訴書時。檢察官驚鴻發現,在杜平其實才17歲,檢察官一邊看著杜平的出生年月日,一邊想起吳X真在廣告裡的聲音…知識不光是用來某取利益的,知識是可以用來奉獻的,知識是可以用來幫助別人的…..…

2016-10-14 / / 刑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