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Category: 勞動法

蔡孟翰|國家、法律為什麼要管?

在勞雇關係中,雇主通常處於較為優勢的地位,因此國家透過立法的方式,將保障平等。
國家高權就應該適度地介入自由市場,扮演調和、衡平的角色。不過,確立這樣的宗旨或許是容易的,最困難的還是介入的「程度」應該如何拿捏。「管太多」和「管太少」往往是同一個市場下對立的兩方容易產生對政府的質疑!

龍建宇|過勞之島是怎麼煉成的③—加班不給加班費的撇步(還可以超時工作)

知名連鎖飲料店COMEBUY被申訴,指COMEBUY強迫員工簽署合約,如果每日超過八個小時的加班工時,還有假日加班的工時,都改成由「威顧集團」的第三方公司聘用,而且簽的是承攬契約。COMEBUY利用「移轉勞務」之後再由威固集團利用「假承攬真雇傭」的方式規避勞基法加班費,讓企業負擔低廉的人力成本,卻忽視勞工基本的勞動條件。

劉珞亦|過勞之島是怎麼煉成的②——握在方向盤上才是工作,其他都是下班時間喔

勞基法規定,勞工正常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得超過40小時。
當政府官員說:「手握方向盤才是工時」,這句話到底對的還是不對的?「待命時間」究竟是不是工作時間?
當資方想要為了壓低成本,而鑽進法律漏洞中繼續維持既有的病態結構,勞工成為工作的俘虜,我們又如何拯救這個社會?

楊貴智|過勞之島是怎麼煉成的?勞基法的工時制度如何提升台灣競爭力

遊覽車爆出連續上班18天而過勞駕駛、火車爆出員工天天輪班而過勞執勤,一年復始,萬象更新,雞年才正開始,台灣已經雞犬不寧,依法放假與翻車意外,才讓我們驚覺原來轉動人潮的不是汽油,而是人們的血汗…

劉芷瑄,劉畊甫|EP27:分手,不告而別最美?

明傑原本有個黑手夢,想當個菲律賓與台灣南波萬的黑手,但幾年前,明傑被少年杜平用酒瓶打傷腦袋(EP18),由於那次的傷害,太深太痛,明傑只要看到有握柄的長條狀物品就肚子疼,但無奈黑手的必備工具幾乎都是有握柄的長條狀物品。
在夢想與麵包下,明傑向現實妥協,乖乖的到雞精瓶裝工廠當作業員,做了幾年倒也還算安穩,但好景不常,漸漸不太流行喝雞精了,工廠營運每下愈況,一日,明傑收到老闆給他的一封信,信上除了一個雞精罐子道歉的可愛塗鴉外,也請明傑不用再來了,並附有明傑一個月的工資……。

劉芷瑄,劉畊甫|EP26 勞基法?還輪不到你?

畢業後,宇玲進入了一家中型電子公司擔任人資主管。一上任,宇玲就讓公司全體電子工程師簽訂工作型態約定書,其中載明公司與工程師間是承攬的關係,因此無勞基法之適用,也因為契約載明不適用勞基法,宇玲認為這些宅宅整天耗在電腦前一整天,也不知道有沒有做出工作成果,就降低工程師的加班費。宇玲雖然自信這樣做沒有問題,但大學打工的經驗已讓她了解社會險惡,為保險起見,宇玲還是銷毀了公司如此改制後的工資清冊….

劉芷瑄,劉畊甫|EP25:偶的薪水跑哪去了?!

潔芸畢業後進入周刊工作了一陣子,最近卻發現薪資似乎有些問題,公司雖然有幫潔芸投保勞工保險,也有另外為其提繳薪資總額6%的新制勞工退休金,但是,公司把卻6%之勞工退休金與勞保雇主負擔部分列入薪資單下的扣減項目,變成潔芸自己在付了,潔芸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公司如此必有問題…

劉芷瑄 | EP17:慣老闆叫我走!

宇玲於是到了雞精店去做雞精,一天八小時。做了一陣子宇玲可說是得心應手。但在一日工作時,宇玲不幸被雞精燙傷,可能短期間無法工作,宇玲知道有勞保職災给付可以申請,申請後主管機關卻函覆她,老闆完全沒有幫她保勞保。找老闆理論。但老闆聽完只說,妳明天不用來了
作為勞工的你,是否也會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在遇到惡老闆時要如何保護自己的權利呢?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