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國際法

國家簽署公約並完成批准程序後,國家就有遵守公約規範,實踐人權保障的義務。公約要求締約國定期做出國家報告(State Party’s Report),向委員會報告國家針對各個條文的權利保障情形,以持續監督國家實踐。
但是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沒有辦法將公約批准書存放在聯合國秘書處。兩公約施行法第6條亦明文要求建立人權報告制度。具體做法則是邀請國際人權法專家進行前置書面審查,並來台與我國政府、非政府組織開審查會議。比較特別的是,來台審查的方式,使第三部門的非政府組織,除了提出影子報告,幫助審查委員理解國家實踐外;在審查會議上的實際參與,也有機會針對政府回應議題清單,即時向審查委員作出澄清與補充。

《閱讀全文》劉容真|不一樣又怎樣?突破外交困境的人權公約監督機制

2016-12-28 / / 國際法

人民、領土、政府與對外交往能力,這串常見的國家四要素非常古典,但這套標準其實向來被質疑不足以描述現代國家;而承認的法律地位雖看似更有實踐上的意義,卻同樣只能描繪出國家的部分樣貌。就當代的國家實踐和學者意見來看,關於新國家是不是成立,仍需要考量更多的要素,其中包括國家身分的自我主張,以及其他在程序中的不同條件。

《閱讀全文》法律白話埕|無視現代國際法的演進,台灣註定與國際社會脫節

2016-11-29 / / Uncategorized

日前因為王正嘉老師一篇投書說「同性婚姻不合乎國際人權法理」。兩公約的確沒有明文規定國家有承認同性婚姻的條約義務,但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該項權利不存在。打個比方,條約人權很像神奇寶貝,抓到什麼是什麼,其實很看運氣,但只要一旦抓到了,就可以一直進化,以達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與權利上一律平等」的終極目標。

《閱讀全文》李柏翰|「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沒有人權」:人權保障進化論

2016-11-24 / / 國際法

跟著聯合國一同成長的國際法院,最近熱熱鬧鬧地慶祝成立70週年,不僅開放了位於荷蘭海牙的法院供眾人參觀,還舉行了一場以「七十年對和平與正義的貢獻」為題的攝影展。
開幕時,國際法院院長Ronny Abraham在致詞時就表示, 在過去的20年,法院「比先前任何時候都還積極」,處理了許多不同以往的法律問題,有時還涉及了複雜的科學事證。
因此,他相信,在逐漸建立新工作方法(work method)的同時,法院「將面臨更多新的挑戰」。

《閱讀全文》李柏翰|國際法院的七十年──越來越棘手的和平與正義

2016-10-01 / / 冷到法抖
2016-09-12 / / 其他
2016-09-12 / / 國際法

阿瑪帝案反應了當前國際社會對世界各地破壞文化古蹟問題的重視,但透過以暴制暴的方式,不僅難以使行為人真心逡悔,亦加深當地人民對當代國際體系的不信任感。藉由國際刑事體系將行為人作為「被告」,並堅持以正當法律程序進行審判,不僅較為人道且易使人信服,更彰顯人類構築於數百年戰爭殘跡上理性的成長。

《閱讀全文》陳冠仁|破壞文化遺產會犯戰爭罪嗎?廷巴庫圖事件背後的國際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