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國際法

2017-02-20 / / 兩岸四地

2017年初,外傳北京將給予台灣人民「國民待遇」,讓台灣人民在中國能享有更多的福利以及權益。
但其實中國老早就給我們國民待遇了喔!國民待遇在好多地方都出現過了!
其實國民待遇並不是真的就把你當成國民,反之,正是不把你當自己國民看,才要給你國民待遇。

《閱讀全文》李濬勳|來自中國的國民好待遇,不拿?

2017-02-13 / / 國際法

說「條約」是規範國際關係的法源有些抽象,不如說「條約」是最容易舉證且適用的白紙黑字──答應就是答應、拒絕就是拒絕,一拍兩瞪眼。
條約這樣的強大,所以國際法上到底是用什麼樣的程序來讓條約對於一個國家產生效力呢?
一般來說,條約整個締結程序包括:談判約文➙簽署確定文字內容➙帶回國內讓國會批准➙簽署後寄回約定機構存放;而本文想著重在那個「國際法」與「國內法」交錯的環結上:條約締結的國內程序。

《閱讀全文》李柏翰|滿天全法條,該抓哪一條──條約的批准與生效

2017-02-07 / / 兩岸四地

2016年底,原臺灣友邦國家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國斷交,和許多過去與台灣斷交的友邦國家前例一樣,因為向台灣要求過分高昂的外交金援被拒後,選擇投向中共的懷抱,而對此事件,不意外的,國內不少輿論就我國砸重金給予名字都沒聽過的小國外交政策予以批評,更有不少見解指出台灣恐面臨陸續的斷交危機。

在科技發達、人員及資訊流通的全球化時代,國與國之間的疆界越趨模糊,不論是個人、公司、政府,在經濟、社會文化、政治層面上有跨國界的流動或影響也越趨頻繁。而國家在國際上的外交活動,有國際經濟貿易、條約的簽訂、政府間的合作等面向,以當今情勢對台灣而言,恐怕甚難置身於國際社會之外,因此外交政策、以及此次台聖斷交的事件,確實值得我國好好省思。

《閱讀全文》蔡孟翰|台聖斷交:除一中原則,外交突破有哪些可能

國家簽署公約並完成批准程序後,國家就有遵守公約規範,實踐人權保障的義務。公約要求締約國定期做出國家報告(State Party’s Report),向委員會報告國家針對各個條文的權利保障情形,以持續監督國家實踐。
但是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沒有辦法將公約批准書存放在聯合國秘書處。兩公約施行法第6條亦明文要求建立人權報告制度。具體做法則是邀請國際人權法專家進行前置書面審查,並來台與我國政府、非政府組織開審查會議。比較特別的是,來台審查的方式,使第三部門的非政府組織,除了提出影子報告,幫助審查委員理解國家實踐外;在審查會議上的實際參與,也有機會針對政府回應議題清單,即時向審查委員作出澄清與補充。

《閱讀全文》劉容真|不一樣又怎樣?突破外交困境的人權公約監督機制

2016-12-28 / / 國際法

人民、領土、政府與對外交往能力,這串常見的國家四要素非常古典,但這套標準其實向來被質疑不足以描述現代國家;而承認的法律地位雖看似更有實踐上的意義,卻同樣只能描繪出國家的部分樣貌。就當代的國家實踐和學者意見來看,關於新國家是不是成立,仍需要考量更多的要素,其中包括國家身分的自我主張,以及其他在程序中的不同條件。

《閱讀全文》法律白話埕|無視現代國際法的演進,台灣註定與國際社會脫節

2016-11-29 / / Uncategorized

日前因為王正嘉老師一篇投書說「同性婚姻不合乎國際人權法理」。兩公約的確沒有明文規定國家有承認同性婚姻的條約義務,但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該項權利不存在。打個比方,條約人權很像神奇寶貝,抓到什麼是什麼,其實很看運氣,但只要一旦抓到了,就可以一直進化,以達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與權利上一律平等」的終極目標。

《閱讀全文》李柏翰|「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沒有人權」:人權保障進化論

2016-11-24 / / 國際法

跟著聯合國一同成長的國際法院,最近熱熱鬧鬧地慶祝成立70週年,不僅開放了位於荷蘭海牙的法院供眾人參觀,還舉行了一場以「七十年對和平與正義的貢獻」為題的攝影展。
開幕時,國際法院院長Ronny Abraham在致詞時就表示, 在過去的20年,法院「比先前任何時候都還積極」,處理了許多不同以往的法律問題,有時還涉及了複雜的科學事證。
因此,他相信,在逐漸建立新工作方法(work method)的同時,法院「將面臨更多新的挑戰」。

《閱讀全文》李柏翰|國際法院的七十年──越來越棘手的和平與正義

2016-11-23 / / 國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