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容真|人權就像藜麥,沒味道但很營養

自從台灣於2009年《兩公約施行法》推出以來,針對種種膠著的公共議題,我們又多了一個論述工具:人權!但人權除了聽起來很厲害外,具體而言,它到底代表什麼呢?人權,究竟是什麼法律體系下的權利呢?如果在憲法裡,翻來翻去找不到,大法官也不曾在釋字裡言明,那國際人權法還能拿來主張嗎?怎麼用呢?那些似是而非的人權言論,又要怎麼反駁呢?

楊貴智|英美法是不成文法?那到底是什麼法?

我們想到法律,就會想到六法全書或是全國法規資料庫裡面查到那些法條,這些經過明文而法典化的規則稱為「成文法」。而在台灣,法律就是白紙黑字寫出來的成文法一事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不過我們也常聽說:英美法是不成文法,也就是沒有法典化的法律。那這樣英美法到底是什麼呢?

邱怡嘉|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來自法學家耶林內克,而本文討論的問題是「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這句話到底意味著什麼?是指法律是道德的一部份嗎?還是說服從法律本身就是在遵守道德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