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分類:司法改革

林意紋|你信得過你請的律師嗎?

106年5月8號,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邀請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法務部及考選部等代表列席表示完意見後,由18名委員一致通過全面強制訴訟代理、辯護。
當採取全面強制訴訟代理制度後,將意味著以後打官司都要請律師。對民眾來說打官司的成本增加,當然,這也同時增加了對律師的需求。如果以後打官司都要請律師,這個要跟我們並肩作戰的律師到底是如何產生的?現行的律師考試制度及錄取標準到底是什麼呢?透過現行律師考取制度所篩選出的律師素質是否值得信賴呢?

江鎬佑|戒嚴時的法律可以拿來指揮民主時代的警察嗎?

公共政策網路平台在2017年4月7日提案了關於廢除《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主張,也在2017年5月16日達成附議門檻,有關機關必須在2017年7月16日做出回應。關於《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存廢躍上討論舞台在近年來已經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去年2月期間的「中華民國憲兵扣押戒嚴時期文獻案」。在那次的新聞風頭下,親民黨黨團不僅主張廢除該條例,更加碼廢除自願搜索同意權。到底這部法規規定了什麼?真的如此萬惡不赦嗎?

廖昶鈞|司法改革紙牌屋─國是會議可以做什麼?

從今年司改國是會議展開以來,已經陸陸續續地做成許多決議,像是「通姦除罪化」跟「全面律師代理」等,到底這些決議能有什麼樣的性質?是不是等於立法院必須照決議內容立出法律、行政院要依照決議實行政策、法官要朝著決議做出判決嗎?
司改國是會議做成「通姦除罪化」的結論是不是就代表著刑法上的通姦罪要被廢除了呢?以下本文將會一一為大家分析。

楊貴智|法律白話文運動 – 為何我們看不懂判決(上)

法律白話文運動的宗旨在於讓人民更容易閱讀判決、更容易理解法官想要傳達的資訊,以達到透過判決定紛止爭之效。本站英文採用Plain一詞,也是表彰法律白話文的白話重點在於清晰好懂,不讓判決做成後因資訊傳達發生短路,反而問題叢生,人民更不信任司法。

李柏翰|法律文書通俗化:從立法開始

從澳洲拉籌伯大學的Barnes教授的演講《從立法的角度來看白話文好不好?》,一起來思考「法律白話文」為何應是一場社會運動?既從人民的角度出發,通常會選擇與人民最切身相關的法案著手;事實上,程序明確性效果遠比結果明確性來得好。總之,「立法白話化」確實能提升人民的自信心和法感,更能接受自己作為法律主體這個事實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