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分類:婚姻平權

2014年底,為呼應多元成家法案,法律白話文推出婚姻平權專題;而在2016年,同性婚姻草案終於獲得數十名立委連署而熱烈討論,在一片對同性婚姻抱持期待與樂觀態度的同時,法律白話文重新修訂內文,並加入這期間推出之與同志權益有關的文章,將兩者整合為婚姻平權&同志權益專題。前者聚焦在同性戀家庭權,後者則關注所有因性/別相關特質承擔污名而權益受損的人們。

李柏翰、于政民|與眾不”同“不是病,消弭恐同從去病化開始

每年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源於1990年WHO將同性性傾向從國際疾病分類移除。年初衛福部原本希望進一步禁止性傾向矯正治療,沒想到受到恐同團體的抗議而延遲了。事實上,醫療權威對性/別少數群體的壓迫,經常是體現並回頭再加重社會歧視最深層的幫凶之一。因此,今年的不再恐同日,讓我們來談談去病化的與不歧視之間的關係吧!

王鼎棫|婚姻平權案之開庭重點搶先報

新聞中常看到「司法院大法官作出第XXX號解釋,宣告XX法違憲」等用語,且去年掀起大法官的提名風雲,更是朝野交鋒、沸沸揚揚,最近尚有婚姻平權的釋憲案,將於三月二十四號召開憲法法庭,令關心者熱血激昂。然不知大家是否清楚:大法官名稱裡有個「大」字,與平常法官到底差在哪裡?又負責什麼審判工作?之後若有其他需要,該怎麼向大法官請求救濟?這次釋憲案將對婚姻平權法案帶來什麼影響?又有何啟示?本文將為您娓娓道來~

李柏翰|「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沒有人權」:人權保障進化論

日前因為王正嘉老師一篇投書說「同性婚姻不合乎國際人權法理」。兩公約的確沒有明文規定國家有承認同性婚姻的條約義務,但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該項權利不存在。打個比方,條約人權很像神奇寶貝,抓到什麼是什麼,其實很看運氣,但只要一旦抓到了,就可以一直進化,以達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與權利上一律平等」的終極目標。

楊貴智|同婚專法將是政客看風向亂吹決定一起恐同的專法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今能引起如此廣泛迴響,讓尤美女委員能連續在兩個屆期排審的婚姻平權法案,正是因為社會上有越來越多民眾觀念已經改變,不僅不再視同性戀為變態,更能開始設身處地為同志著想,能感同身受同志族群因長期遭到壓迫的遍體鱗傷。

李柏翰、楊貴智|「婚姻是什麼」誰說了算?異性戀霸權與家庭權的轉型正義

最近婚姻平/不平權硝煙再起,造謠、闢謠雙方都積極動員,彷彿婚姻只有單一的定義和特定的形式值得被法律保障。如同許多反對同婚者指出的,當下台灣紛紛擾擾,各種民生問題沸沸揚揚,那麼多法案同時在進行,所以到底是什麼讓一票反對者不顧一切地只聚焦同性婚姻呢?說到底,其實是「異性戀」主宰台灣社會的權力(不是權利喔~),或稱「異性戀霸權」(heterosexual hegemony),及主流異性戀者嚴正面臨的失勢焦慮)。

楊貴智、李柏翰|同婚專法將是恐同專法

「自由、平等、博愛」不僅是法國大革命的標誌,也是當代民法的基本精神。
然而過去,許多民法的規定並不平等。我們曾經規定,先生住在哪裡,太太就要住在哪裡;太太原則上必須冠夫姓;子女的姓氏及住所都只能跟隨丈夫;離婚後子女原則上由先生帶走照顧、太太必須等六個月後才能再婚、婚後所有財產均歸先生所有等……幸好這些事情都已經被歷史的洪流帶走。
而現在,我們發現,有些人彼此相愛,他們的愛卻不被民法承認,只因為他們喜歡的是與自己性別相同的人。人人本該平等,但有些人卻因為性傾向不同,就被民法排擠。

法律白話埕|「給你個名份!」民事契約真的可以取代同性婚姻保障嗎?—淺談唐委員的解決方案不能解決的問題

報載,政務委員唐鳳表示她以民事契約給予對方合法伴侶保障,並透過公證確保契約履行,因此,未來即使立法院通過民法修正案,通過同性婚姻法案,她個人也不一定會使用。
但是,配偶間的權利義務關係,真的可以用民事契約完全取代嗎?
有些問題民事契約還是無法解決,通過修法才有辦法完整的保障同性戀者的權益。李菁琪律師來搞帶你一探究竟喔!

李柏翰|玫瑰少年的啟示:法律的能與不能

即將到來的台灣同志遊行,今年希望重啟法律與社會之間的對話,以打破「假友善」為主題,看似激進地劃破歲月靜好的表面 […]

Close